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西北军血战临沂:日本王牌师团伤亡惨重

西北军血战临沂:日本王牌师团伤亡惨重

2012-12-31 15:16作者:龚晓虹点击:562794



杀人魔王的较劲


矶谷廉介第10师团之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血洗滕县,是因为他在同另一支铁军暗中较劲。那支日本铁军便是板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第5师团和第10师团同属日本华北方面军的第2军。前面说过,西尾寿造所统帅的第2军出师山东的机会来之不易。华北方面军最高长官寺内寿一咽不下那口气,眼睁睁地看着华中方面军取得辉煌战果,而自己在一旁坐着冷板凳。因此,他多次向本土大本营要求进攻山东。第2军西尾寿造急得嗷嗷叫,不满意大本营的侵华战略把他统帅的第2军晾在一边。直到1937年冬天,因解除了来自苏联方面的威胁,大本营才允许寺内寿一派遣华北方面军出师山东。


面对日本华北方面军的积极求战,加之在淞沪会战、南京会战中屡战屡败的国民政府的不妥协,日军大本营改变了原来的计划。在比较分散的几个地点进行实验后,日本人选中了徐州,他们认为只要从南北两个方向上设置两把铁钳,在陇海铁路线上收拢,就可以把在这里集结的30万中国精锐部队聚而歼之,从而给中国军队致命一击,使其永远不可恢复。


日本大本营修改原来的计划,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自己都没有预料到,上海、南京、杭州竟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手里。攻占徐州是当前日本军队的最佳选择,这样不仅可以把南北两条战线连成一片,还可以把从山海关到杭州湾的整个海岸线都置于他们的统治之下,像东北那样,建立一个“满洲国”傀儡政府,控制通向汉口道路的战略要地。


基于这个目的,日本军队的具体部署是:在津浦路南段,第9师团部署在芜湖附近,以主力对长江上游警戒,以一部由芜湖渡江,经裕溪口沿淮南铁路北进。第3师团以主力沿津浦路北进,到张八岭附近停止,以一部由镇江渡江经扬州向苏北进攻。


在津浦路北段,日军第10师团南下,攻占济南、泰安、兖州等要地。其濑谷支队以3个步兵联队,配置骑兵、炮兵、工兵等联队和坦克队为前导,向邹县地区挺进。第5师团从青岛登陆,向胶济进攻,由台儿庄直取徐州。


矶谷廉介的第10师团同板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计划在台儿庄会师,然后一道进攻徐州。由于山东韩复榘为保存实力,带着自己的部队逃往鲁西南,致使日本的两支铁军部队快速推进,如入无人之境,大肆烧杀掠夺,山东人民遭受巨大的苦难。


在矶谷师团攻打滕县的同时,板垣师团也正在攻打临沂。临沂不像滕县,临沂最易攻取,那里的守军庞炳勋只有1万多兵,加上地方武装也不过2万人枪。滕县就不同了,驻守滕县一带的是国民党军五六万的人枪。矶谷廉介不怕对面的22集团军。他的铁军第10师团还没听说怕过谁,只是当面的这块骨头太大了,不好啃。矶谷是怕板垣那小子把头功给抢了。


板垣征四郎不这样认为。他认为中国军队人多人少都一样,同日本军队一接火,就是人再多也要跑。山东韩复榘人不多吗?结果咋样?一枪没放,跟野兔子似的跑得没影了。板垣也怕矶谷把头功抢跑了,滕县多方便呀,顺溜着就去了徐州。


矶谷廉介师团长同板垣征四郎师团长就这样在暗中较上劲了,他们拿中国人的头颅和身躯当筹码,进行了一场血腥的赌博。


是否有专家对杀人魔王进行过心理研究?血淋淋的屠杀是否会给杀人魔王带来一时的快感和心理的满足?那时的中国人不知道,他们对变态狂的心理和举止都还很陌生。只有在南京第一次目睹或经历过这件事,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有一群不是东西的东洋鬼子。


日本军人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真可谓罄竹难书。全世界为之震惊。号称世界头号法西斯的德国纳粹分子,在日本军人面前也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日本军人在南京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为血腥的杀戮,短短几天里,中国同胞竟有30多万人的头颅滚落在地上。在南京屠杀场上,日本军队的军官与军官、军官与士兵、士兵与士兵开展了一场杀人比赛。在规定时间内,看谁杀得多,杀得血腥,杀得让周围的将士喝彩,谁就是赢家。砍青壮年的人头,破孕妇的肚,挖小孩的心,刺少女的阴道,割妇女的乳房,刺刀枪上挑着不满周岁的婴儿,展开你的想象,你能想到的和不能想象的,全被日本兵干完了。在日本军队里有一群虾夷族军人,以烤食人肉为癖嗜,让人触目惊心。


这段惨不忍睹的历史,中国人民应该世代铭记。历史像一面镜子,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列宁说得好,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灾难深重的中国,数百年之所以被世界列强践踏,是因为中国太贫弱,落后就要挨打。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屠杀我中国同胞,就是贫穷、落后的下场。为中华之崛起,为中国之富强,无论是留学西方的,还是留学东洋的,都应牢记历史的教训,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同心同德地去奋斗。


日本大本营极力赞扬这类杀人竞赛活动,作为武士道的精髓,在中国战场大力推广。以至于在后来的各种进攻、扫荡中,多有效仿。矶谷廉介和板垣征四郎便是武士道精髓的追随者,他们在徐州以南地区相互叫板,以屠杀中国百姓和中国军人为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