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大国博弈>韩国残忍对待中国籍朝鲜族人 引发一场血案

韩国残忍对待中国籍朝鲜族人 引发一场血案

2012-08-02 10:23作者:金文学点击:10016

对同胞非人道的歧视


用“非人道”来概括韩国人对中国朝鲜族的歧视和虐待是再恰当不过的了。有的雇主毫不掩饰地称在现场工作的朝鲜族工人是“中国狗”或“中国乞丐”,报酬本来就很低,还不能全额支付。这种事是家常便饭。玩弄了中国朝鲜族女性之后,还以告发非法滞留相威胁,企图将自己在性方面的无礼行为正当化,这种厚颜无耻的人并非少数。


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如果将它写成系列通讯报道的话,编10卷以上都不成问题。经历了这些艰难的中国朝鲜族同胞甚至说:“过去受日本鬼子的欺辱,只能背井离乡,来到中国,以求生存。现在在韩国,又受到韩国混蛋的欺辱。同民族的韩国混蛋,竟比日本鬼子还坏!”


在中国朝鲜族的生活圈子里,最不受欢迎的不是别人,正是韩国人。他们对和自己流着同样的血的同胞,甚至不能以温暖而宽阔的胸怀来接受。日本也雇佣了很多来自巴西等南美国家的日本同胞,但日本人不仅没有歧视他们,反而在政策上对同胞有所保护,提供了很多方便。中国朝鲜族在韩国为了赚钱而流血流汗地工作,却受到自己同族如此冷酷的对待,可见韩国人扭曲的心态。


不久前去韩国过年,顺便与出版社的K社长与Y(一位年轻的历史学家)会面并一同用餐。那天Y对我,准确地说是对中国的朝鲜族,讲了一番令人非常不快的伤害感情的话。


“最近有人搞运动,帮助在中国的同胞。对此,我很不赞成。过去我们国家艰难的时候,他们抛弃了祖国,现在祖国富强了,就来搜刮民财……”


K社长自然同我一道对Y出自情绪化的、狭隘的民族意识的说法进行了反驳。那天,我再次感受到了韩国人对中国朝鲜族的冷漠。在Y这样的韩国人看来,中国朝鲜族只是贴着同族的标签,已经是脱离了“我们”而在异国生活的“他们”。对“他们”可以无所顾忌地冷漠或歧视,甚至残忍地对待。


为什么会发生“佩斯卡马号杀人事件”


有一个事件集中地表现了韩国人对中国朝鲜族的残忍。那就是深刻反映了韩国社会与中国朝鲜族社会的纠葛,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的“佩斯卡马号杀人事件”。1996年6月14日,中国朝鲜族全在泉等7人从北京乘飞机到首尔(汉城)后,立即转机去塞班,从那里再次出发到丹阳岛。


在丹阳岛,他们登上韩国太阳水产公司所属的佩斯卡马15号船。7名中国朝鲜族人是所谓被雇佣的船员。他们想赚点钱后回到中国,干点事业或与家人一起享受安逸的晚年生活。他们怀着这一玫瑰色的梦想,内心充满了希望和兴奋。但是从航行的第一天开始,梦想就被击得粉碎。16日从丹阳岛起航后,他们正式开始了工作,可是从未乘过船的中国朝鲜族船员由于晕船,不停地呕吐,吞不下一点东西。就在这时候,伴随着“这帮杂种,混蛋”的恶狠狠的骂声,韩国水手长像踢足球一样,猛踢趴着呕吐的船员,并开始殴打他们。船员们无奈,只好忍着又开始了工作。虽然生来第一次在船上工作,韩语(特别是工具的名称)都不太懂,但他们还是拼命在干。


登船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水手长将中国朝鲜族船员李春善叫去,气势汹汹地问道:“喂,你没有不满吧?”“有!”于是水手长问了这样一番话:“小孩子是从哪里出来的?”“从老婆的肚子里。”“你是从母鸡肛门里掉出来的吧?”如此恶毒地侮辱李春善的同时,他开始用拳头猛击李氏的头部。李氏对这样的歧视和非人待遇非常生气,但还是极力忍着。这一天,韩国船员以中国朝鲜族船员干活慢和不懂韩国话为借口,对他们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殴打和侮辱。


还有一次,正在值班的中国朝鲜族全氏听到水手长叫他,就立即跑了过去,不知何故,又受到刁难:“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才来?”水手长出言不逊的同时,扬手就打。鲜血从全氏的眼睛、鼻子里喷出,打湿了甲板。全氏真想还手揍水手长一顿,但想到难得出来打工挣钱,为了将来就忍着吧。于是全氏向水手长道歉:“对不起,我错了。”也许觉得自己太过分了,水手长停止了殴打。


非人的待遇和暴行


对中国朝鲜族船员实施的这种非人的辱骂和暴行,一天都没有停止过。他们中的6名船员对水手长的暴行再也无法忍受,提交了抗议书。但是,暴行和殴打却进一步升级了。水手长和船长用棍棒和工具殴打中国朝鲜族船员,打得他们头破血流,疼得动弹不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歧视和暴行依然持续着。为了能来韩国,这些船员在中国花了12万元,这笔钱即使在今天看来也不算小数目。但是事情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不被打死也会变成残废。于是他们哀求韩国人,不要报酬了,只要能让他们回家就行。


最终,中国朝鲜族船员们因为身体疼痛而拒绝干活。7月30日夜里,船长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想回国的人可以回去,但是需要提交申请,并且利用他们想回国的迫切心情,迅速让他们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后来他们才知道在背面附着的行李签上这样写道:“6名中国人上船后,不服从船长和水手长的指示,擅自拒绝工作,手持凶器企图杀害船长并施予暴行,将强制其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