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军事前沿>美国海军陆战1师:最能玩命的一支部队

美国海军陆战1师:最能玩命的一支部队

2012-07-20 11:34作者:陈冰点击:61322



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组建最早的陆战师,海军陆战队第1师曾在海外作战200余次,为美国对外扩张立下过汗马功劳。目前,第1陆战师作为常备部队在维持美军前沿存在战略、对海外事务进行军事干预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虽然成立于太平洋战争前夕(1941年2月1日),但其所属各团的历史却可以上溯到20世纪初。其资历最早的第1陆战团于1911年3月在古巴关塔那摩湾组建,一战时期就已经在加勒比地区服役。其次是第5陆战团,于1914年美墨战争中在墨西哥境内组建,在一战中参加了15次作战任务。第7陆战团于1917年8月组建于费城,在古巴境内服役,战后很快被解散。第11陆战团于1918年在国内组建,成立时作为轻型炮兵团。以上四个团级单位就是日后声名赫赫的陆战1师的班底。


(一)一举成名


可以说,美国海军成立第1陆战师,就是为太平洋战争准备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初上太平洋战场时,其表现就赢得了整个反法西斯同盟的盛赞。海军陆战队第1师是在太平洋上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一举成名的。


也许很难再有部队能像海军陆战队第1师那样,初上战场就被投入到整个二战中最为惨烈的战斗——瓜达尔卡纳尔岛(以下简称瓜岛)争夺战中,并取得胜利。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瓜岛为美国属地。它位居澳大利亚门户,并且临近日本,对于日军而言,这个岛屿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因此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瓜岛很快被日军占领。


1942年6月底,日军派遣了2700人的施工部队进入瓜岛修建机场,并以惊人的速度在8月初就几近完工。日军在瓜岛修建机场的同时,美军也制定了代号为“望台”的南太平洋反攻计划。


当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亚历山大·范德格里夫特少将接到聚集部队攻击瓜岛的命令时,他不禁忧心忡忡。范德格里夫特少将承认自己“从未听说过瓜岛这个名字”。即使比原计划时间推迟了一周,“望台”行动依旧是一个仓促制订的两栖作战计划,针对瓜岛进行的演习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在最后一次参谋会议上,范德格里夫特少将暴跳如雷,他决心在最后48小时做好进攻的组织准备。于是,7月的最后一天,19艘运兵舰在43艘战舰的护卫下起航了。


美国海军太平洋攻势的第一次两栖强击作战在8月6日午夜开始。两栖作战队员们将先占领瓜岛背面的图拉吉岛,继而将图拉吉岛作为跳板向瓜岛发动进攻。日本情报机构完全没有预料到美国即将袭击所罗门群岛的行动。


早上6时30分,“昆西号”重型巡洋舰的9门八英寸火炮开始射击。7时左右,海空攻击达到震耳欲聋的高潮。早上8时,满载士兵的登陆艇列成一个纵队,向着预定地疾驶而去。尽管演习混乱不堪,实际登陆却达到了令人满意的结果。8时15分,第一批陆战队员们在图拉吉岛的红滩登岸,先头部队只用了一个上午就控制了岛上唯一的小镇。三天之后,海军陆战队第1师完全占领了该岛。驻岛的日军守军没有一人投降,2000名日军几乎全部战死,只有23人当了俘虏。


在与图拉吉岛遥遥相对的瓜岛上,最初的登陆也非常顺利。这个岛上的日军大多是修筑机场的工程部队,他们没有武器。在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士兵们登陆后,日军的工程兵全部逃到了海滩后的丛林。第一批两个营的海军陆战队员未发一枪,便成功登岸。


位于拉包尔岛的日军大本营在得知美军突然攻占了瓜岛后,曾经一度震惊到几乎完全无法运作。直到十多天后的8月19日,日军才组织起了第一次地面反攻。这时,美军工程兵已完成了瓜岛机场的修建。当日军旅团长市木大佐率领着1000人的登陆部队气宇轩昂的登上瓜岛时,等待他们的是士气高昂的第1陆战师士兵以及新被运上岸的坦克等重装备。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此时,市木的部队已经被陆战师的坦克赶回了沙滩。绝望的市木在一面血染的太阳旗边剖腹自杀。


市木失败的消息再一次让拉包尔岛的日军指挥部陷入了震惊。日军参谋本部迅速将收复瓜岛定为第一战略目标,随后便向瓜岛派出了第二批3000人的部队。成批的日军倒在陆战队员布防严密的防御阵地前。日军的这次进攻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被完全击败。


连续的失败让日军大本营恼羞成怒,日军随即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夺回瓜岛的死命令。在经过连续一周的空袭之后,10月23日,日军17军百武春吉将军亲率他麾下的精锐——仙台师团2.2万人,向瓜岛发起了最后的进攻。但由于岛上泥泞不堪的道路,日军的重炮部队并没有按时到达预定阵地,整个进攻计划被推迟了24小时。但由于疏忽,拉包尔司令部没有将第二次推迟进攻的决定转告百武春吉将军。于是百武的坦克发动了计划之中的进攻,于10月23日夜晚在步兵的支援下向瓜岛深处推进。


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士兵们为了防御日军坦克的进攻,搬来了37毫米反坦克炮,炮弹轻松地穿透了日军坦克脆弱的装甲,没有了坦克的掩护,日军步兵只得一次次上演着自断性命的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