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军事前沿>俄罗斯海陆双头鹰: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

俄罗斯海陆双头鹰: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

2012-07-17 10:18作者:陈冰点击:6530



号称“海陆双头鹰”的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是当今俄罗斯海军的一支王牌部队,也是俄军统帅部所倚重的战略机动力量。在过去的40多年历程中,除出色地完成日常战备值班任务外,第55近卫陆战师曾参加了第一次车臣反恐战争和“机动—2004”等大规模战略军事演习。


(一)精装雄狮


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的前身,是前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第390独立陆战团,组建于1968年12月1日。有趣的是,当年组建这支部队完全是因为苏中关系紧张。据俄罗斯老兵回忆,当年如果发生苏中大规模冲突,按苏军总参谋部的部署,这支部队将会通过海路出现在中国锦州葫芦岛附近的海滩。


1705年,彼得大帝下令组建海军陆战团时,曾要求陆战团士兵一定要从优秀的水兵中挑选。这一传统一直保持到了今天。随着俄军“以核遏制为依托的机动战略”以及“先发制人战略”的出台,属于俄军战略机动力量的俄海军陆战部队,在得到俄军各级指挥官重视的同时,其兵员的组成达到了精挑细选的地步:20世纪90年代初,第55近卫海军陆战师的兵员曾达5000人;如今第55海军陆战师经历了历次缩编后,兵员约1500人左右。


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的官兵们来自俄罗斯各个地区,其成分主要都是农村青年。在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服役的还有不少高加索人,多是达吉斯坦的本地居民。第55海军陆战师官兵不仅身体素质过硬,文化教育程度也相对较高,大部分水兵都接受过中等教育。


为了保障兵源的合格率,太平洋舰队专门成立一个海军陆战队征兵委员会,其成员包括资深军医和心理学家。每名候选队员在两个月的隔离期内都要经受严格的训练和审查。同时,太平洋舰队对陆战队员的心理素质也有很高的要求。每年征兵时,专门成立的陆战队征兵委员会要对候选队员进行生理与心理的严格筛选。用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师长米哈伊尔·柳别兹基上校的话说,心理学家会将他们折腾、折腾、再折腾!


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注重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军史教育,官兵们精神焕发,士气高昂。车臣战争中阵亡烈士的名字被镌刻在营区的石板上,他们的床铺一直被保留着,以此激励部队斗志。在纪念牺牲的官兵时,战士们在该师报纸——《黑色贝雷帽》上发出了“为俄罗斯的土地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


(二)“灰狼”克星


1994年12月9日,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俄军出动大批部队向杜达耶夫的反政府武装发动进攻。此时的俄军士气低落,军纪涣散,在车臣战场上步履维艰,处处挨打。处于内外交困中的俄军高层,不约而同想到了海军陆战队。为摆脱困境,俄军方先后从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的海军陆战队中各抽调了数量不等的部队投入车臣战场。其中隶属于太平洋舰队的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共有两个营的兵力被抽调参加了车臣战争。


1995年1月,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第165陆战团奉命开赴车臣,参加了第一次车臣反恐战争。当时担任第165陆战团空降突击营营长的米哈依尔·柳别茨基上校,率领全营官兵出色地完成了攻打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围剿山区恐怖分子、护送军用物资车队和营救被围困的地面部队的作战任务。


在由别斯兰护送军用物资到格罗兹尼的路途中,第165陆战团伞降突击连多次遭到车臣恐怖分子的伏击。但在奥列格·托卡连科大尉正确、果断的指挥下,这支连队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行军150多公里,将军用物资安全运抵格罗兹尼。这批军用物资对攻打格罗兹尼的最后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托卡连科大尉因此被授予“俄罗斯英雄”称号。


在反政府武装里面,有一支最凶悍顽固的特别战斗队,名叫“灰狼”,俄军的其他部队都对它感到头疼。但是,第165伞降团在和“灰狼”初次的交锋中,就仅以数人的代价,击毙近二十名“灰狼”战斗队员。由于初战成功,以至后来俄军每当发现“灰狼”战斗队时,上级均会尽可能派近卫海军第55陆战师的部队前去迎战,而“灰狼”只要碰到近卫海军第55陆战师的部队,均难逃厄运。


除了被派去对付“灰狼”外,近卫海军第55陆战师的部队还参加了诸如争占渡口、桥梁、制高点以及进攻格罗兹尼总统府等最危险的任务。他们每次都不辱使命。率先将俄罗斯国旗插上了车臣总统府大楼顶部的,就是该师的第165陆战团。但由于海军陆战队历次执行的任务都是高度危险性的,所以伤亡也不小。不过正是海军陆战队在车臣的浴血奋战,给国家、政府和军方挽回了“面子”,因此受到了俄各界的高度赞扬及重视。


在第一次车臣反恐战争中,第165陆战团共有63名官兵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中有5位烈士被俄前总统叶利钦授予“俄罗斯英雄”称号,其他烈士被授予各种勋章。近卫海军陆战第55师的官兵用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俄罗斯海军陆战队继续保持且发扬了老一辈海军陆战队勇猛顽强、不怕牺牲的战斗作风。


(三)“机动—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