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侦察科长亲历中印战争:11师斩断印军退路

侦察科长亲历中印战争:11师斩断印军退路

2014-02-08 17:17作者:牛俊熙点击:28894

1962年,在喜马拉雅山区--世界屋脊上发生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我时任国防第十一师司令部的侦察科长,自始至终参加了这场战争的全过程。


自1962年9月20日印军向我边防部队打第一枪起,中印边境局势便日趋紧张起来。我边防部队按照总参作战命令,积极进行备战工作,随时待命出发。


针对印军“铜头、锡尾、背紧、腹松”的特点,刘伯承提出“打头、切尾、击背、剖腹”的战略方针


中央军委对这场自卫反击战制订了三条反击路线:中印边境印军入侵的西藏阿里方向为西线,山南方向为中线,瓦弄方向为东线,以中线为重点进行反击。


中线第一战役的战场选在克节郎河谷,入侵这个地区的印军第七旅下辖四个步兵营,配属炮四旅两个营,旅长为约翰·帕拉希拉姆·达尔维准将。


我方参战的部队是西藏军区四一九部队所属一五四团、一五五团、一五七团和国防第十一师三十二团二营,配属军区炮兵三○八团。


根据战前的敌情侦察,军区前指分析认为,印军部署特点是:前重后轻,两翼暴露,纵深短浅。军区前指决定采取两翼开刀,迂回侧后,包围分割,各个歼灭的打法。即命令一五五团担任右翼突击,一五四团从左翼开刀,一五七团实施侧后穿插分割包围,三十二团二营作为战役预备队。


各部队按作战任务,于10月19日下午乘夜幕来临之前翻过拉则山口,利用河北岸密林作掩护,秘密行进到各自的出击位置潜伏下来。


10月20日早上7时30分,指挥所上空升起三颗红色信号弹,这是我边防部队发起反击的信号。早已憋了一肚子气的战士一跃而起,端着枪向敌人冲去,枪声、炮声、喊杀声、手榴弹爆炸声,顿时响成一片。


经过11个小时的激战,在当日18时战斗结束时,印军除少部分溃逃外,大部被歼。我军共计毙、伤、俘印军七旅旅长达尔维准将以下1987人,缴获大量枪炮弹药及军用物资。其中我十一师三十二团二营歼敌72人,缴获各种枪支120余支,炮6门,配合主力部队,取得了克节朗战役的胜利。


10月21日18时,根据军区前指指示,我三十二团和四一九部队分四路向邱散谋、龙布、吉米塘、永郅桥地区实施战役追击,上述各处之敌望风而逃。


10月23日,遵照总参“相机攻占达旺”的指示,我十一师三十二团和四一九部队、山南军分区部队共5个团又1个营,分五路直取达旺。达旺地区之敌在我军的震慑下,于当日已逃至达旺河以南、西山口一线。我各部队于24日、25日分别占领了东新桥、达旺等地后,就地集结整顿,准备再战。


克节朗战役结束后,印度当局仍不甘心失败,断然拒绝我国政府10月24日提出的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即:中印边界问题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和平解决前,双方武装部队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两国总理就边界问题举行会谈。印度政府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组织“紧急内阁”,加紧扩军备战,进一步全面策划扩大边界冲突。在此情况下,要缓和边境紧张局势已不可能,只有针锋相对。因此,中央军委决定在印军入侵的东、西、中三线进行全面反击。


西线阿里方向由新疆军区负责;东线瓦弄方向由五十四军负责;中线达旺方向由西藏军区负责。以达旺方向作为全线反击的重点。这个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主脉的南侧,是典型的高山峡谷密林地带,居住着门巴族、珞巴族和藏族同胞。


在达旺方向上仅有一条简易沿山腰河谷公路,弯弯曲曲通向西山口、申隔宗、德让宗、拉洪桥、邦迪拉、登尕威利,直至中印边界线伏特山口,而后通向印度提斯浦尔。印军依托这条公路为轴线及其两侧山林、河谷作一线式分段布防,重点在西山口。


中央军委对这次战役十分重视,军委战略组组长刘伯承根据西藏军区前指上报总参谋部的印军布局,当即指出印军摆的是“一字长蛇阵”,其特点是“铜头、锡尾、背紧、腹松”。他沉思后,提出对印军的打法是“打头、切尾、击背、剖腹”。他特别强调:“要准备实施强攻,准备打硬仗、啃骨头。插入、迂回、分割、包围,把敌人打死、打伤,或俘虏,这才是战争的胜利。”


为争到“切尾”任务,十一师师长余政泉胸有成竹地摆出了四条清晰的理由


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西藏军区前指于11月8日在达旺指挥部召开参战部队指挥员作战会议。张国华司令员传达了中央军委的意见后说:“刘帅提出'八字'打法很好,完全符合战场实际情况。但是在高山密林峡谷地区作战,困难是很多的,尤其是'切尾',任务非常艰巨,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人少了穿插没用,人多了穿插更困难。加上地形不熟、道路不明,又没有准确的军事地图,是一块硬骨头哇!事关战役全局,谁来'啃'?”参加会议的各师师长都争先恐后,争着要“啃”这块“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