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朝鲜战场揭秘:志愿军如何对待外籍战俘?

朝鲜战场揭秘:志愿军如何对待外籍战俘?

2013-12-27 12:56作者:郭维敬点击:36262

志愿军碧潼战俘营里的联合国军战俘(点击查看图集)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与打出军威、国威,取得军事胜利的同时,还有一项极不平凡,或可说世界独有的光辉业绩,那就是俘虏了大批联合国军的战俘,其中美军战俘就达数千人。这数千美军战俘中有21名拒绝返回美国,更多的人都受到了教育,表示不再参加侵略战争。这一辉煌成果,被许多军事评论家认为是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在美国军政界却引起了巨大的不安和惶恐。


一、军政当局的惶恐


美国方面对志愿军的宽待战俘政策持有多种疑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当年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陆军部及华盛顿最高当局。他们把被遣返回国的本国广大被俘官兵视为“真正的危险”,深怕他们在“军内”、“国内”大讲实施的人道主义宽待“政策”。”并因此,美国军政当局曾先后授权多方面的“防范”,又由陆军部对这批回国战俘在长达10年左右的跟踪监视后,得出极为骇人的结论,一再声称其战俘“失去了为自由而战的忠贞”,“精神垮掉了”甚至还断言在数千名美国战俘中,竟有三分之一的人“有严重通敌罪”,有“75人已成为共产党的特务”。西方著名军事专作家海斯廷斯就此惊呼,志愿军的战俘政策和对美国战俘的教育,是给美国人在心理上“造成了重大创伤”,“将来反对共产主义的斗争,确实隐含有令人惴惴不安的因素”。


为了消解中国人民志愿军宽待政策的巨大影响力,美国政府和军方虽然曾经挖空心思杜撰出所谓志愿军对战俘“洗脑”的许多绝招,把“洗脑”说得十分玄妙神奇、法力无边,但决不能抹煞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极端艰苦的战争条件下,对联合国军15个国家和地区的战俘实行人道主义政策的巨大功绩。在对待战俘问题上,我志愿军始终执行宽待俘虏的政策,一一消除恐惧,放弃敌对,建立信任,达到完全化敌为友。这些战俘回国之后仍能满怀感激之情,说明我军靠的绝不是强力或欺骗,而是靠的真正的人道主义和诚实无欺的宽待政策。


二、“当中国人的战俘是一种奇遇”


“当中国人的战俘,许多方面都是一种奇遇。”这是美俘约翰·支考埃一句出自肺腑的话,同时也是联合国军战俘一致的心声和共同经历。因为志愿军不仅在战俘营,而且在战场上都是执行宽待政策的,对于刚刚放下武器或负伤的敌军官兵一律予以宽待,宣传政策,解除恐惧,保护其安全,给予饮食,进行急救治疗等,凡不能行动的伤员,不是由我军迅即抬下火线,便是在初步进行治疗包扎后,设法送到敌军阵地前,让敌方抬回,此外,更完全尊重俘虏的人权,绝不允许对俘虏进行辱骂和搜腰包,使许多俘虏当时就十分感动。


关于志愿军在火线及后送途中,宽待联合国军战俘的事迹,真是说也说不完。美军第二师的士兵贝尔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说:“被俘前,我的上级一再讲,说中国人和朝鲜人对待俘虏十分残酷,他们抓住俘虏后,都要杀死……因此,我对被俘非常害怕,但我作了俘虏后,才知道情况并不是这样。”


贝尔接着写到了他被俘时的亲身经历:“我于1950年12月1日下午3时被俘时,5个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士立即前来同我握手,不久中国人把我带到一个暖和的屋子里,给我饭吃,里面有牛肉和马铃薯,中国人又安抚我,叫我安心,说我不会受到任何危害。”


贝尔在这封信里还回忆了他在被俘前美军虐待与杀害俘虏的情况。他说:“我们士兵也奉命不要零星收容俘虏而要杀死,说是我们没有时间把他们带到后方去。”“我在顺川和军队里之间,曾亲眼看到有200多个中国和朝鲜的被俘人员被残暴地杀死了”,“我在被俘前还见俘虏都被关在有铁丝围的笼子里,那时又正是冬天,俘虏被关在室外,一个个都冻得哆嗦。”贝尔在这封信中,实际上将志愿军与美军怎样对待战俘,作了鲜明的对比。


我志愿军对其他国家的战俘,也是很人道的。我十二军三十五师一○三团在汉城南消灭土耳其军一个营,俘虏了营长以下百余名。当时部队要继续向南穿插,在抽出人员往后方送这批土俘时,这些土俘一个个蹲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以为要枪杀他们,就是不肯走。我军又无土语翻译,一直无法向他们宣传政策,最后因政委苗兴华急中生智,首先命令医务人员将负伤的土俘一律进行了包扎,同时又安排对一名负伤的校级军官和另一名尉级军官用担架抬着走。这样土俘才知道是要转移他们,就活跃起来,被带出战场。


关于不拿俘虏财物的事,是严格执行了的。一个叫纳赛尔尼的美俘在1951年8月5日,写的家信中曾谈到这方面的感受。他说:“刚被俘时,我感到非常害怕。我深怕他们也像日本人一样虐待战俘,并拿走俘虏的东西。但使我惊奇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把我带到离火线几英里的地方,检查我身上的物品后,便立即如数归还给我。”另一个美军中土班长伊万说:“我被俘时,因担心会被杀死,便立即把我的手表、钢笔拿出来,要送给俘虏我的那个志愿军士兵,但他摇着手,很客气地拒绝了。同时他还拍拍我的肩膀,似在表示叫我不要害怕,我当时真感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