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志愿军存少数"怕死鬼":开枪自残求下阵地

志愿军存少数"怕死鬼":开枪自残求下阵地

2013-12-13 16:57作者:叶雨蒙点击:69561


本文摘自:《血雨


第一节 仓促上阵


继九十一团巩固了597.9高地而敌人放弃了对该阵地的进攻之后,双方攻防的焦点便转到了537.7高地北山方向。反击并防守537.7高地北山的任务落到九十二团肩上。


九十二团的不幸在于,反击537.7高地北山的任务并不是一开始就明确的。这个团10月24日才从金城防御阵地撤下,准备回谷山休整。10月25日,在撤向谷山的路途上,九十二团接到停止北进,准备调四十五师方向参战的命令。本来就情况突然、时间紧张,再加上交给九十二团的具体任务又一变再变,当最终确定由该团反击537.7高地北山的时候,时间已剩短短几天了。在短短几天内,又要看地形,又要制订作战方案,又要运输弹药……准备工作之仓促可想而知,这就使得九十二团这一仗打得不那么顺利,部队付出了很大的伤亡。用这个团1938年入伍的副团长姚履范的话说,这个仗“打得窝囊”。说到残酷,姚履范说:“大别山也相当残酷,可不像上甘岭这一仗那么窝囊,上边不给时间,不给自由处置权,限时间拿下阵地,搞得我们团9个步兵连指导员,全部伤亡,全团伤亡1300多人……这是葬送部队呵!大别山时候那么苦,我没掉过泪,可上甘岭这仗,让我伤心……”


九十二团团长李全贵是在10月25日晚上行军途中接到十二军首长的电令的。据他说,当时部队刚刚历经一年时间,完成了金城前线的防御任务后撤下来回谷山休整,大家心情很放松,“10月下旬的夜晚,朝鲜半岛上寒风阵阵,我们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行进,大家抑制不住轻松愉快的心情,队伍中不时传出音调不高的欢声笑语。”然而,这种“放松”的心情对于他们实在很短暂,就在这天夜里的行军途中,“军司令部作战参谋章昭薰乘坐吉普车赶来送信。我一看到章参谋匆忙和严肃的神情,就意识到部队的行动要有重大变化。”


李全贵接过章参谋送来的信,就在夜路边展开,用手电筒照亮,匆匆读过。信是十二军首长曾绍山、李震、肖永银写来的,内容为“……三十一师五十一团原配属十五军四十四师担任防御,现决定调四十五师方向参战。你团立即停止北去,接替九十一团之防务,配属十五军四十四师执行作战任务。望你接信后先由团干去十五军司令部接受任务,然后再去四十四师。部队随后开往九十一团现防地铁洞(平康东北10公里)地区备战,你团之棉衣及已抵谷山之火箭筒分队,由军负责车运你团……”


接到军里的指示信后,李全贵立即命令各营和团直属队暂停待命,并临时借用朝鲜老乡一所草屋召集各营营长和教导员开会,决定立即开始对部队进行紧急动员。第二天,李全贵委派参谋长陈永香去十五军司令部接受任务,他本人和马魁鸾副主任率领部队向上级指定的目的地铁洞开进。


经过昼夜行军,10月30日晚,九十二团进至平康东北约10公里的原十五军四十四师一三二团防区,接替原九十一团担任四十四师预备队,随后,该团根据所担负的任务,开始组织干部到西方山和平康地区勘察地形,各营抓紧在二线阵地加修工事,团司令部开始拟定作战方案,并组织部队进行战术演习……


不料11月6日,九十二团接受了新的任务:向五圣山附近运动,担任九十一团坚守上甘岭597.9高地的预备队。这一来,近一个星期的地形勘察、抢修工事、作战方案的拟定都等于白搞,一切又要从头做起。但是,两天后,更突然的变化又接踵而至:


李全贵回忆道,“11月8号那天夜里,我正在团指挥所的掩蔽部里和陈参谋长、马副主任研究如何配属九十一团作战,突然接到师首长电话,要我立即到师指挥所受领任务。当时,师里派来接我的汽车已经等候在山脚下急造的简易公路上……那时候我已经预感到,部队恐怕马上就要投入战斗了……”


果然,就在那天晚上,李全贵带着一个参谋,跳上师里派来的敞蓬吉普,借着敌机投下的照明弹的火亮赶到德山岘师指挥所后,三十一师政委刘瑄(当时该师师长赵蓝田已奉调六十军任副军长,而新任师长吴忠尚未到任)立刻向他下达作战命令:


“……现在上甘岭597.9高地由九十一团坚守数日,已经基本巩固。把你们九十二团调过来,任务是反击占领上甘岭537.7高地北山的敌人,坚决夺回并守住这个阵地。”


接着,副师长李长林又指示李全贵,要他先去四十五师一三三团了解537.7高地北山的作战情况,部队的行动则由师指指挥所通知。并告诉他,11月11日以前要完成一切战斗准备。


在师部受领任务后,李全贵和杨参谋便由师部通信员带路,直奔一三三团指挥所——上所里北山。一路上,李全贵不住地催促通信员,而他心里更是焦急:“……那天夜里是8号,天一亮就是9号了,部队以最快的速度向攻击出发地开进,最快也要10号才能到达,那么10号到达,11号就要发起攻击,只有两天的准备时间……实在太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