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日本人怎样糟蹋了“支那”这个美好的词汇

日本人怎样糟蹋了“支那”这个美好的词汇

2013-11-15 15:11作者:徐波点击:50502


1911年中国爆发辛亥革命,接着清朝覆灭,民国建立。此事一时使维持君主政体的日本感到惊惧,担心民国风潮危及日本天皇政体,也不希望看到中国成为一个统一的民主的共和国,妨碍其侵华利益。1913年日本迫于大势决定承认中华民国,鉴于在公文中使用“清国”名称已不合时宜,与中国政府在条约国书中理应使用“中华民国”名称,但又密告内阁各大臣和军方首脑,“在帝国政府内部及与第三国之寻常往来公文中,今后一律废除‘清国’之称而以‘支那’代之”。以“支那”称呼中华民国,意味着日本只承认中国地域上暂时存在的某个政权。而非中华民国政府。为其日后侵华扶植伪政权埋下伏笔。1929年那个暴露了日本侵华野心的《田中奏章》,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这两句话:“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


其实,在辛亥革命之前,中国许多维新派和革命派人士,也借用了日本的方式,管自己的祖国叫“支那”。原因也在于,当时中国没有一个国号,“清朝”是一个朝代的名称,不是国家的名称,尤其是对于那些革命派来说,他们正要推翻这个朝代,不可能以“清国”称呼自己的国家。“中国”、“中华”这样的名称他们不想用,因为他们知道中国不是世界的中心,“中华”还容易使人想到自古有之的华夷之分。所以,他们就借用了支那这个名称。


当时的先进知识分子以“支那”来称呼中国的情况比比皆是。梁启超有一个笔名就叫“支那少年”。康有为在戊戌变法失败以后流亡国外,有段时间住在印度,他的女儿康同璧万里探父,走的完全是法显、玄奘西行求法的道路,她为自己的壮举自豪,作诗记述自己的这次行程:“若论女子西行者,我是支那第一人。”建国后毛泽东、周恩来一起接见康同璧,还盛赞他这句诗。


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建立,中国有了自己的国名。但是又有相当长的时间,中国处于南北分裂的局面,连许多中国人自己都搞不清楚,南方革命政府和北洋政府到底谁是中华民国。直到1927年以后,中国实现了形式上的统一,“中国”、“中华民国”名称才逐渐普及开来,“支那”这个名称在中国逐渐地消失了。但这时候正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加紧侵略的时期,日本以“支那”称呼中国,当时中国的爱国人士和中国政府坚决予以拒绝和抵制。


1913年9月,中国驻日代理公使奉命拜访日本外相,要求废除“支那共和国”称呼,改称“中华民国”。但日本政府以已有此种先例为由予以拒绝。尔后,在中日“二十一条”交涉、巴黎和会及五四运动时,中方都对日方坚持“支那”称呼进行过抗议,但均未获理会。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中国实现统一,日本依然沿用“支那”称呼。1930年5月,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议决,并责令外交部照会日本政府:“今后称呼‘中国’,英文须写NationalRepublicofChina,中文须写大中华民国。倘若日方公文使用‘支那;之类的文字,中国外交部可以断然拒绝接受。”


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引起日方注意和日本媒体的强辩。中国几大媒体同时发表同名的长篇连载评论对其强辩予以批驳。迫于中国强大压力,此后日本对华条约或公文里大都改称了“中华民国”。但是日本社会长期形成的蔑华仇华心态没变,“支那”称呼在其他公私文件、文章和口语里依然充斥,一些政界要人坚持“支那”蔑称。


抗战胜利后,1946年6月国民党政府派代表团到日本,专门照会日本政府:今后在任何出版物、媒体、公文上一律不能以“支那”称呼中国,必须以“中华民国”或者“中国”称呼。再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时事发生重大变化,尤其是抗美援朝战争之后中国国际形象大为改变,“支那”这个名称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现在“支那”一词还在使用吗


但是这个词本身真的消失了吗?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新中国政府怎么对待这个称呼呢?是不是一见“支那”就一概予以排斥呢?也不是。


上世纪六十、七十年代,当时我们的政治生活中有一件大事:支援印度支那三国人民抗美救国战争。


战后,在国际关系中出现了一个所谓“印度支那(Indo-China)”问题,前前后后持续了近半个世纪。这个称呼指的就是东南亚中南半岛上的越南、柬埔寨、老挝三国。19世纪这三国沦为法国殖民地,由于地处印度和中国之间,法国人就把这些地方叫做印度支那。类似的地名还有“交趾支那”(Cochinchina)大体是越南南部一带。上世纪40-50年代,印度支那三国掀起摆脱法国殖民统治的斗争;60-70年代,三国经历了抗美救国战争;整个80年代这里又因为“柬埔寨问题”而成为国际热点。


新中国走上国际政治舞台,有一个重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参加1954年日内瓦会议。这是中国第一次以重要一方的身份参加一个重要的国际会议。会议有两个议程:一个是解决朝鲜停战问题,一个是解决印度支那停战问题。在这个会议上,我们就照样大大方方地使用“印度支那”这个称呼。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的发言:“我们达成的这些协议不仅仅结束八年的印度支那战争,把和平带给印度支那人民和法国人,而且也将进一步缓和亚洲及世界的紧张局势。”


直到90年代,印度支那问题依然是当时国际关系中一个重要的议题,印度支那这个名称也照样不断出现在中国官方文件和媒体中。


现在形势变化,东南亚国家正在努力建设自己的区域性合作组织大东盟,中国与东盟也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和合作,“印度支那”这个词已不被人们提及。


(“朝阳文化大讲堂•季我努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