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日本人怎样糟蹋了“支那”这个美好的词汇

日本人怎样糟蹋了“支那”这个美好的词汇

2013-11-15 15:11作者:徐波点击:50502


“秦人”摇身变“支那”


随着佛教传入中国,印度对中国的这种称呼也传入中国,但是中国人以及来华的西域高僧在翻译佛经时,有时直接用“秦”来直译这种对中国的称呼,而有时又把它按音翻译成“支那”、“至那”或“脂那”。


例如隋代的僧人学者费长房(公元6世纪人,不是东汉那位同名方士),在其著作中就说,中国总称“脂那”,或者“真丹”,或者“震旦”,“此盖取声”(这都是根据发音而译)。


对“至那”或“支那”做出最好说明的,是玄奘和他的学生。


玄奘是公元7世纪的人,比费长房晚一个世纪,比法显晚了两个世纪,法显就是他崇敬的前辈和先驱之一,他就是学习法显精神去印度(天竺)学习佛法。玄奘到印度时,印度陷于分裂状态,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说,印度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天竺。中天竺实力最强,趁机崛起,其国王(玄奘称他为戒日王)凭着强大的实力征服了东西南北四天竺,建立了一个统一但短暂的大国家,自称摩揭陀国。


玄奘到摩揭陀国,见到戒日王,寒暄过后,戒日王就问,你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玄奘对曰:我从大唐国来,来学习佛法。接着王就问了,大唐国在什么地方?经过哪里?到那里有多远呢?玄奘就说了,在此东北数万余里,你们印度以前所说的“摩诃至那国”就是。


国王接着问:我听说摩诃至那国有位秦王天子(指唐太宗李世民,继位前称秦王),这个人少年的时候就怎么怎么聪明,长大以后怎么英武(下面一片溢美之词,我猜测这是玄奘拍唐太宗马屁呢,《大唐西域记》是写给唐太宗的出国考察报告。印度国王怎么至于对唐太宗那么吹捧呢),大唐国就是这个国家吗?玄奘说:对。“至那者,前王之国号;大唐者,我君之国称”——至那国是我们以前的国号,现在我们叫大唐了。


显然,玄奘是外交和外宣高手,他是用戒日王已有的关于中国的知识,来向他来宣传中国。这比我们当前“有关部门”对外宣传的方法要高明多了。在《大唐西域记》里,玄奘写的是“摩诃至那”。“摩诃”就是“大”的意思,“摩诃至那”就是“大中国”。


玄奘回国以后,声名显赫,但他一心在长安的大慈恩寺译经。玄奘的学生慧立,给玄奘写了一本传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书中记载,有一次,一个“露形尼乾子”(耆那教修行者,裸身生活,不着衣物)来拜访玄奘。玄奘听说他们善于占卜,就向他请教自己是该继续留下还是回国、寿命如何等等。玄奘对这位尼乾子称自己是“支那国僧”(中国僧人)。


慧立没有去过印度,他是跟在玄奘身边,听玄奘讲述所见所闻。“支那”就是“至那”的异写。


刚才讲了,玄奘是用戒日王已经有的知识去向他来介绍中国的,那么戒日王此前他对中国的知识是哪里得来的呢?这又有另一个故事,而且这个故事还牵扯到中国的另一个名称“震旦”。


自孔雀王朝印度具备了关于中国的基本知识以来,中印之间民间交往就接连不断。西汉张骞向汉武帝建议打通从中国西南通往印度的道路(汉武帝和张骞的目的是找到一条迂回包抄匈奴的路径,这个目的没有达到),汉魏以来西域各地各种僧俗人等频繁往来中国西域之间,法显开启了中国僧人求学印度本土的先河,一批批中国僧人前往印度,这些都使中印之间的彼此了解日益增多。在玄奘之前,有一位中国使臣梁怀璥就曾来到过戒日王的宫廷。戒日王登基后就向唐朝派出了使臣,梁怀璥就是唐太宗派去回访的使臣。戒日王听说唐朝使臣来了,惊问国人:自古以来,曾有“摩诃震旦”的使者到我国来过吗?大臣们都说:没有。戒日王吃惊的不是来了中国人,而是第一次来了中国官方使节。一定是这位使臣向戒日王详细介绍了中国和唐太宗。


“摩诃震旦”是什么?也就是“摩诃至那国”。为什么呢?我们知道,现在从西亚到中亚到南亚的这一大片地区,有好多以“斯坦”结尾的地名和国名。“斯坦”一词来自古代波斯语,表示人居住的地方。既然“支那”是一个国家,当地人顺理成章地也在后面加上个“斯坦”,这就成了Cinastan,也就是China+stan。


再反过来译成中文,就是“真丹”或“震旦”,上述费长房书中已有这种译法。摩诃震旦,也就是“大中国斯坦”。


《新唐书》在记载此事时,还特意说明:“戎(外国人)言中国为‘摩诃震旦’。”


那么现在我们看到,北至匈奴,西至大宛,南至印度;公元前3世纪,到关于7世纪,前后一千年,这么大一个地区,这么长时间,通通都把中国叫做“秦”国。追根溯源,是不是可以说都出自由余向秦穆公的一个建议——称霸西戎,结果导致“秦”的大名传到世界,成了中国的代称。“秦”这个名称,后来逐渐演变成现代西方语言中的China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