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中统头子徐恩曾:无耻霸占一双姐妹不知足

中统头子徐恩曾:无耻霸占一双姐妹不知足

2013-10-16 15:21作者:安子点击:29530

留洋三年的徐恩曾,不但是管理学硕士,而且还是个响当当的才子……正所谓才子风流,徐恩曾也是一个十分风流的人物,一辈子阅女无数,而且也结了三次婚。这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优秀,一个比一个漂亮。三个女人有传统的、也有思想开放的,甚至还有共产党……


先说说他的第一个老婆梅于琴,这个女人是徐恩曾的同乡,是通过媒人介绍的,算是包办婚姻。这种婚姻形式其实对徐恩曾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仔细分析一下,有三个原因:其一,徐恩曾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一个人格独立、思想独立的人怎么会忍受强加进来的爱情呢?更何况这个梅于琴无貌无才,又怎能引起徐恩曾的兴趣呢?其二,徐恩曾好歹也是留洋分子,大家都知道,留洋的人一定受了西方文化的影响,而且徐恩曾是一个受西方影响很深的人。自从他回国后,经常听外国的歌剧,吃西餐,看英文报纸,甚至后来他连写回忆录都通篇用英文写……他的婚恋观应该也是西式的,恋爱是自由恋爱,包办婚姻是徐恩曾无法接受的。当然他与梅于琴的结合,更多是碍于母亲的意愿!其三,梅于琴本人是一个封建色彩极其浓厚的女性,价值观、道德观与徐恩曾相差甚远。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这句话放在徐恩曾的耳旁,却成了“不思进取”!徐恩曾欣赏的是那种才貌双佳、思想开放的女性,而绝不是这种被封建色彩勾勒的满目疮痍的女性。梅于琴就是这样一个女性,无才无貌,甚至还像那些旧社会的女人缠脚,甚至连个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典型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式的!


起初,刚刚留学归来的徐恩曾与梅于琴的感情还可以,这一点更多源于女人的神秘对徐恩曾产生的吸引作用。毕竟他刚刚回国,涉世不深,勉强还可以接受这样一个女人。随着徐恩曾进入CC系后,眼界大开……而且这些机构里的女人个个漂亮,而且都是一些思想开放有文化的女性,这让刚刚见了些世面的徐恩曾蠢蠢欲动,欲罢不能了。


徐恩曾慢慢开始厌倦梅于琴,觉得梅于琴要才无才,要貌没貌,整个一“三无”女性。他开始慢慢找借口不回家,哪怕花钱去青楼,也愿意回家。后来梅于琴生气了,抓着徐恩曾的领子问他:“你是不是在外面找女人了?”


徐恩曾推开梅于琴,一脸怒气道:“你自己也不照照镜子,这幅模样,我怎么带你上街?更何况我也是个有身份的人!”


“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心里清楚!”


徐恩曾对于自己这个包办婚姻的老婆,越来越不满意。他回家的唯一原因就是给钱,而梅于琴也消磨中也慢慢接受了徐恩曾的这种做法。她逐渐允许和默认他去跟其他女人鬼混,只要给足家用便可(因为那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梅于琴也逐渐对自己的婚姻冷淡了,开始吃素念佛。不管是“南海观世音”还是什么掌管其他命门的菩萨,她都拜。念经,什么大藏经、金刚经……只要是经她就念。既然凡世有难,不如将自己寄托给佛。她不再纠缠徐恩曾,而是放之任之。


徐恩曾逐渐摆脱“包办”带来的困扰,他便慢慢开始为自己物色一个有才有貌的女性。也就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女人走进他的法眼,这个女人叫王素元。王素元是东北人,高头大马、皮肤白皙,双乳高挺,而且长得十分漂亮,是典型的东北美女。加之东北人生性豪放,散发出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一下子勾起了徐恩曾的欲火。


王素元是个涉世不深的小职员,而徐恩曾却是王素元的上司,所以徐恩曾便以上司的身份经常与王素元接触、幽会。在徐恩曾的感情攻势下,王素元渐渐喜欢上了徐恩曾。徐恩曾是一个十分有才分的人,经常可以用“诗歌”和“外文”哄骗她。


有一天徐恩曾约王素元在一个饭店吃饭,便提出自己的想法:“素元啊,我打算开一家实业,名字都起好了!”


好奇的王素元便问:“什么名字啊?”


“正元实业,这个名字怎样?”徐恩曾一向在女人面前故能玄虚,从而显摆他的学识和文采。


王素元一脸疑惑,摇头不解。


徐恩曾说:“素元啊,你知道我最喜欢两个人。一个是蒋委员长,一个是你!委员长叫蒋中正,而你叫素元!正元的意思就是这样……你觉得好听吗?”


“好听!”


王素元觉得徐恩曾既体贴又会心疼人,便投入了徐恩曾的怀抱。徐恩曾靠自己连哄带骗的伎俩将王素元搞到了手,心里美滋滋的。既然有了这样一个女人,徐恩曾自然就不去青楼嫖娼了。他想:与其去青楼,不如找一个稳定的、可靠的女人。王素元与徐恩曾确立了恋人关系之后,徐恩曾确实安分了一段时间。


可是好景不长,徐恩曾的老毛病又犯了。几个月后,王素元的姐姐王素卿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个“局势”。有一次,王素卿来南京看望自己的妹妹王素元,因为长久不见,便相谈甚欢。就在此时,下班回来的徐恩曾见到了王素元的姐姐王素卿。


王素卿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当好色的徐恩曾看到她后便起了歹心。他问:“素元,她是谁?你怎么从未向我提起过?”


王素元说:“她是我姐啊,怎么样,是不是我俩长得很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