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大国博弈>感受“中国崛起”:终结西方全球主导地位

感受“中国崛起”:终结西方全球主导地位

2013-09-27 16:08作者:程超泽点击:19329



在世界感受“中国崛起”


从1983年起至今,我以留学生、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以及后来担任澳大利亚大型中文报财经主编名义长期生活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或地区,并以各种身份陆续走访世界的很多国家和地区,也就在这段时间正逢中国的迅速崛起。实际上,不管你是否使用“中国崛起”这四个字眼,国际社会似乎早已普遍接受了这个概念,而且从我的观察来看,大部分使用这个概念的人对中国并无恶意。对中国的崛起,在世界已经形成了一股共识的洪流。


特别是当你置身国外,你会感到中国的崛起几乎是一个无处不在的事实。记得当年我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泰国,时间是1983年4月,当时泰国还鲜有来自中国的客人。我下榻的饭店经理用怀疑的眼光打量我:“你真的来自‘红色中国’?”而今天,中国游客早已成为泰国第一大客源。


20多年前我到台湾地区访问,在台南市中心一家茶餐馆吃小火锅,老板娘听说我来自中国大陆,惊讶得盘子几乎掉落地上:“你怎么跟我们长得一样啊?”而今天,台湾很多计程车司机都会说:“中国大陆发展太快了”。实际上,整个周边地区,从朝鲜、韩国、中国香港地区、中国台湾地区、泰国、越南、老挝、柬埔寨,甚至澳洲,几乎一夜之间,中国大陆游客成了他们的最大客源。随之而来的是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人民币成为被普遍看好的地区性硬通货。可20多年前,人民币却是遭受鄙弃的。


在欧洲,“中国热”一直持续发酵。除了商店都有很多“中国制造”的产品外,带有中国文化元素的东西,从中式老家具到老子的《道德经》都很受欢迎。瑞士的名牌表店,家家配上了华人职员。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现在每周有54个航班直飞北京、上海、广州、香港,上座率近百分之百。从布鲁塞尔到巴塞罗那,从慕尼黑到阿姆斯特丹,从巴黎到伦敦,与中国崛起有关的讨论会一场接着一场,让人应接不暇。笔者参加了在西班牙里斯本举行的中欧论坛会议,葡萄牙总统致辞强调:“欧中关系的前景无比开阔”。


拉美地区也出现了火爆的“中国热”。我到巴拿马参观闻名世界的巴拿马运河,巴拿马和中国还没有外交关系,但运河管理局的经理一听我来自中国,便为我一人单独介绍了半天这条运河的历史和今天,最后说:“我们早该和中国建交了。”


我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租车司机问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说“中国人”,他以拉美人特有的夸张口气说:“中国人来了,我们的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在巴西,一位多次访问过中国的学者一听说我是来自中国上海,便对我说:“20年前,上海比不上圣保罗,现在圣保罗比上海落后了一大截。”


消除贫困在国际上历来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但中国仅仅用了30多年,经济规模就扩大了几十倍,近5亿人脱贫,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提前实现联合国2015年极端贫困人口减半的“千年目标”的国家。我在发展中国家一提起中国老百姓致富脱贫的成就,那里的当地人甚至会自发鼓起掌来。虽然中国的脱贫至今还是低水平的,但你只要去任何一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看看,大多数国家在过去30年里,经济和社会发展停滞不前,甚至政治动荡、战乱不止,人民生活水平没有下降就不错了。正因为这样,今天的非洲特别关注中国。莫桑比克工商部官员对我说:“我们欢迎中国的投资,越多越好。”


我到坦桑尼亚的第二大城市阿鲁沙,旅店经理与我开玩笑:“只要中国人每人捐给我们一分钱,我们国家就现代化了。”


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一个黑人教授对我坦言:“非洲很难复制中国奇迹模式,因为上层没有像邓小平这样英明有魄力的领袖,下层又缺少中国人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


有一次在内罗毕谈中国发展模式,一位听众问:“中国出口到非洲的产品质量不怎么好这是什么原因?”没等我回答,会议主持人肯尼亚塔大学校长就说:“过去日本产品的质量也很差,中国很快就会赶上来的”。讲座结束,我坐上计程车回旅馆,司机听说我来自中国,对我说:“中国货质量还不错,但中国人建的路更好,车开上去真舒服。”


对于中国的崛起,除了赞誉,也有不少担心、疑虑甚至反感。我去意大利米兰做访问教授,一位当地学者私下对我说:“很多意大利人害怕中国人:中国人来了,把经营不下去的杂货店和餐馆都买下,然后开意大利餐馆,卖比萨饼和面点,比我们意大利人做得还好,还便宜,再加上偷税漏税,我们怎么和他们竞争?”意大利和西班牙后来都出现过针对华人的骚乱。


有一次我去悉尼参加一次小型企业演讲会,见到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他对我说:“我们澳洲人心里真是有点儿害怕中国,不是担心你们要打仗,而是担心这么一个问题:除了需要人与人直接接触的服务外,在几乎所有其他领域,中国最终都可能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


我去非洲也有这样的感觉,随着中国在非洲影响的迅速扩大,不少当地人开始抱怨中国产品损害了非洲的民族工业,抱怨中国人不与当地居民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