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大国博弈>9 11袭击前:美为多个恐怖组织提供援助?

9 11袭击前:美为多个恐怖组织提供援助?

2013-09-10 17:22作者:纳菲兹.摩萨迪克.艾哈迈德点击:3394

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


传统观点认为,冷战时期西方国家曾支持奥萨马·本·拉登和“基地”组织,利用他们协助驱逐占领阿富汗的苏联军队。该战略在1989年苏联解体以后结束,此后本·拉登转而反对曾经支持他的西方国家。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本·拉登以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为目标,领导基地组织向世界各地的西方目标发动越来越多的灾难性攻击,以“9·11”恐怖袭击为顶点,随后在马德里、伦敦、巴厘岛、伊斯坦布尔、孟买和其他地方,也制造了恐怖活动。


问题在于,西方从来没有真正中断过与“基地”组织的军事情报联系。冷战时期,英美只在阿富汗这一个地区与“基地”组织有牵连。冷战后,这种联系扩展到世界的其他战略地区。事实上,“基地”组织恐怖网络的全球化是西方秘密军事情报部门为了保护西方的地区利益而对其进行干预的结果。


1999年9月,中情局的国家情报委员会前副主任格雷厄姆·富勒暗示,应继续隐秘地用伊斯兰主义对抗俄罗斯的影响,促进美国的利益:


引导伊斯兰主义的发展,帮助他们对抗我们的敌人,这一政策在阿富汗反抗苏联红军的战争中发挥了奇妙的作用。同样的策略还可用于驱逐俄国的残余势力。13


富勒主张把在阿富汗“行之有效”的政策用来对抗俄罗斯的影响,恰恰指的是赞助“基地”组织,将其变为执行美国秘密行动的雇佣军。言外之意是,冷战后,对处于俄罗斯影响下的战略性区域——东欧、巴尔干地区、高加索和中亚地区——进行秘密破坏活动方面,“基地”组织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富勒还是在国家机密特权旁听席上被前联邦调查局译员西贝尔·埃德蒙兹揭发的人之一,西贝尔曾因在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各种委员会上的证言中公布美国与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的合作而被禁言。14她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证实:


我掌握着政府对我们撒谎的证据。我了解情况。例如,政府声称苏联解体后我们就终止了与本·拉登和塔利班的所有密切关系——但以我掌握的秘密信息来看,这很容易就可以被证明是谎言。因为直到“9·11”之前,我们还与包括中亚在内的恐怖势力有着密切联系。15


埃德蒙兹透露,土耳其在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协助下充当了美国中亚军事行动的主要调解人。当时美国的想法是,通过激励中亚人民致力于伊斯兰教和土耳其语的复苏,迫使俄罗斯退出该地区,并削弱当地民众对美国影响的抵抗。她说“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被“美国某个旨在进一步拓展石油利益和军事工业联合体的小团体利用,是中亚一项长达10年的非法秘密行动的代理人”。16在一次与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菲利普·吉拉尔迪的会谈中,埃德蒙兹进一步阐述了她所翻译的秘密对话:“这意味着中情局一直支持在中亚和巴尔干地区的‘基地’组织,训练他们如何搞到资金和武器,这些接触一直持续到‘9·11’。”


1997—2001年间,这些对话都与中亚地区涉及本·拉登的行动有关……谈话经常涉及“圣战者”,而且事实上在谈到“本·拉登”时不用单数,而是用复数。有好几个本·拉登乘坐私人飞机到阿塞拜疆和塔吉克斯坦。土耳其驻阿塞拜疆的大使与他们保持合作。


这些本·拉登在巴基斯坦人和沙特人的帮助下受我们管理。有一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100%负责此事,将人员从东土耳其带到吉尔吉斯斯坦,又从吉尔吉斯斯坦带到阿塞拜疆,在阿塞拜疆,有些人被送到车臣,有些人被送到波斯尼亚。美国官员在土耳其把所有的“本·拉登”成员送上了北约飞机。人员和武器一起运送,毒品随后。


“9·11”事件之后,关于这一战略连续性的证据纷纷浮出水面。五角大楼国防科学委员会于2002年8月为时任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准备的一份秘密文件泄露给了《洛杉矶时报》,该文件建议成立一个被称为“先发制人行动”的“超级情报支持活动”(P2OG),综合利用“中情局和秘密军事行动、情报、战争,以及伪装与欺骗”等各种手段。P2OG将会在“情报支持活动”的基础上扩展,该组织是高度机密的五角大楼秘密行动机构,20世纪80—90年代,一直在阿富汗和其他地区发挥作用。据《泰晤士报》报道,这个重组后的机构将对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恐怖分子和国家“发动秘密行动”以引发“刺激性反应”——也就是说,刺激恐怖组织发动恐怖活动,使他们暴露在美国“快速反应”部队的攻击范围之内。这个委员会甚至提议“创建一支由思想凶残的人组成的‘红军’,对美国密谋发动虚拟的恐怖攻击,从而使美国政府能够想办法挫败他们”。美国反恐部门一个很重要的职责便是“诱骗”甚至试图“刺激恐怖分子作出反应或者采取行动”。


根据西摩·赫什的观点,这里所说的P2OG战略早在2005年就已被充分激活了,几个秘密行动已经开始实施。在国防部长的领导下,五角大楼已经重新加强了对特别部队的控制,并且大大扩展了其行动范围。赫什引用一位五角大楼顾问、同时也是一位活跃的前美国军事情报官员的话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