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志愿军血溅砥平里:死伤五千只杀敌四百?

志愿军血溅砥平里:死伤五千只杀敌四百?

2013-08-06 17:45作者:李英 王树和 陈彻 李维赛点击:126683

三五九团团长李林一,刚向三营传达了坚守既得阵地的命令,只听报话机里“咔哒”一声就再没动静了!他还准备嘱咐部队注意利用地形地物,防炮防空,减少伤亡,却不能了!


白天是美军的天下,天刚见亮,砥平里的守敌便依仗他们的优势装备开始了火力反击。


我军夜里攻占的山头都只是几十公尺高的丘陵起伏地,229高地和相邻的凤尾山还都在敌人手里。美军居高临下,用坦克直射火炮和大口径的M一16自行高射机枪,把我军的突击部队全压在起伏地上,只要看到哪里有人动弹,坦克炮和高射机枪便集中火力打过来。近在咫尺,又快又准,压得全营都抬不起头来。这时候再想撤也撤不出来了!


天大亮以后敌机就成群结队地飞来了,有1个头的海军战斗机“黑老鸹”,有两个头的B一26轻型轰炸机,有3个头两个肚子的叫不上名来的家伙,还有4个头的在日本扔过原子弹的B一29重型轰炸机,遮天蔽日,啸音震地,开始了轮番地扫射和轰炸。敌人的炮群也像耕地似的反复地向我们占领的山头上排炮轰击。处处闪灼着爆炸的火光,硝烟像浓云重雾似的笼罩了整个阵地。我们的突击部队完全被压制在狭窄的既得阵地上,攻不能攻,退不能退,被动挨打,束手无策。李奇微的“火海战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三五九团九连的英雄指导员关德贵同志又第3次负伤,血流如注,牺牲在前沿阵地上了。他所带领的突击排也大部分惨烈地牺牲和负伤丁!


指挥员与部队失去联系是最大的苦恼。团长李林一急得捶胸顿足。他命令作战股长张立敬亲自带司号员和三营联系。


张股长带领司号员隐蔽地接近三营阵地,事先看好防炮的位置,然后才吹响军号,吹完号立刻转移隐蔽。敌人轰轰隆隆地循声打过来几十发炮弹。炮袭过后,张立敬另选位置,再让司号员吹号,吹完号立刻转移隐蔽。敌人立刻又打来密集的炮弹。就这样反复吹了三五遍,三营阵地上依然毫无反响。


团里的同志眼看着敌机疯狂地空袭,耳听着炮火的猛烈轰击,都在替三营揪着心。


团长李林一更是坐立不安,六神无主。他让报话机员连续呼叫,喊哑了嗓子也毫无反应。最后,他给通信连下死命令,给团部和三营架设有线电话。但是敌人的火力封锁区根本过不去。通信连接连派出7个电话员,结果都有去无回,全部牺牲在半路上。


14日黄昏,“邓指”命令部队继续攻击砥平里。一一五师三四三团和三四四团也都赶到了。炮兵也有部分营连参加了战斗。入夜便从四面八方猛烈进攻砥平里。激战一宿,把敌人压缩到只剩两平方公里的狭窄地区。给敌人以重大杀伤。美军二十三团团长弗里曼也负了伤,但是敌人用坦克作机动火力点,依靠强大火力顽强抵抗,依然固守着凤尾山、299高地和以砥平里为中心的环形阵地。’


徐国夫师长夜里亲自来到最前沿,看到敌军工事坚固,火力强大,兵力越打越多,与我们战前的判断不符,特别是敌人以坦克做屏障,我军没有有效的反坦克武器,战士们摸到冰冷的装甲也毫无办法,再继续打下去也只能增大伤亡而难以奏效。他准备向“邓指”建议,停止攻击,撤出战斗。恰在这时,温玉成军长赶到了砥平里。徐国夫师长立刻向军长汇报了当夜的战斗情况,并陪同温玉成登上砥平里北山,视察了胶着对峙的阵地。


横城战斗结束,一一八师临时划归六十六军指挥,兼任“邓指”的预备队;一--~师和三五五团临时配属四十二军南下攻打原州;一一九师由“邓指”直接指挥攻打砥平里。四十军指挥部唱了《空城计》。直到攻击砥平里受挫,越打敌人越多,(4邓指”才打电话责成温玉成军长来统一指挥,收拾残局。


15日,美第九军骑一师第五联队20多辆坦克,冲破了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和四十二军一二六师的重重阻击,搭乘部分步兵在空军掩护下闯进了砥乎里。由骊州方向出援的南朝鲜第六师和英二十七旅,由原州出援的美二师三十八团也都步步抵近砥平里。


天亮以后,三十九军派一一五师参谋长程国璠同志来了。温玉成组织两个师的领导干部研究了下一步怎么办?大家的一致意见是:向“邓指”建议,撤出战斗,不再打了。因为敌人并不是准备要跑的一两个营,而是火力很强的一个多团。是预有准备地和我们打阵地战、消耗战。再打下去也是以我之短对敌之长,费时费力,增大伤亡。况且敌人的多路援兵已经逼近。美军绝对优势的武器装备,雄厚迅捷的物资供应,日益显示出潜在的威力,并且逐步争得战场上的主动。而我军的供应线拉长,运输力减弱,开到南朝鲜的汽车几乎全被敌机打掉了,粮食和弹药都难以为继,即便打下砥平里,也不可能在南朝鲜站稳脚跟。这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刚刚取得胜利的中国还没有条件与美帝国主义进行这种实力的较量。


温玉成返回军部立刻给“邓指”打电话,建议撤出战斗。


邓华副司令听了温军长的意见说:“你不要放电话,我向彭总报告一下。”


彭总当即表示同意。


志愿军首长于15日17时30分决定部队撤出战斗,全军向北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