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军事前沿>斯大林曾否定朱可夫:死守基辅折60万苏军

斯大林曾否定朱可夫:死守基辅折60万苏军

2013-08-01 16:01作者:金一南点击:78281

本文摘自:《心胜


战争与和平是千古话题。失败与胜利是千古话题。


两个千古话题之间,站着披甲执锐的军人。和平时期枕戈待旦,战争时期横刀立马。


但更多见的是和平时期未能枕戈待旦,于是战争时期也就无法横刀立马。


因此,即使是在同样经历的军人之间,失败与胜利的悲剧喜剧也是连绵不断。有些人因胜利其名字登上历史的英雄榜,有些人则因失败其名字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上一篇我们讲到了苏联卫国战争初期那个悲剧性人物:西部特别军区及后来的西方方面军司令帕夫洛夫大将。这一篇我们讲他的同伴、战友,莫斯科保卫战期间的西方方面军司令朱可夫大将。


朱可夫还用讲吗?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负盛名的苏军将领,他的名字即使在今天的俄罗斯,也与苏沃洛夫、库图佐夫一样,是胜利的象征。


但其胜利的轨迹依然值得思索,尤其是作为20世纪30年代苏联军队里崛起的两颗新星,当帕夫洛夫悲惨陨落的同时,朱可夫却如此耀眼地冉冉升起,两人命运的差异到底在哪里?


最初看上去,他们两人相同之处甚多:同时出任最早的坦克试验团团长,同时担任大军区司令,同时被授予大将军衔,同样深受斯大林信任,同样在苏军中享有崇高威望。甚至在希特勒入侵苏联最初的困难岁月,他们的遭遇表面看也有些相同。1941年7月初,帕夫洛夫因其指挥的西方方面军全军覆灭而被执行枪决。同月底,朱可夫因提出放弃基辅,被解除苏军总参谋长职务。


同一个月,斯大林培养的这两颗新星似乎都已陨落,失去了他的信任。但朱可夫与帕夫洛夫不同的命运,恰恰从这些表面看来似乎相同的地方开始。


帕夫洛夫被枪决,源自他出于种种原因,错误地估计判断了眼前这场战争。朱可夫被解职,则源自他对战争的严酷性和局面的严重性不但做出正确判断,而且敢于坚持自己这一判断。当时作为苏军总参谋长,他认为在西方方面军覆灭、德军已经形成中央突破的形势下,坚守乌克兰的西南方面军虽然作战卓有成效,但在整个战线上形成一块巨大的突出部,容易陷入德军从南北两个方向的切入合围,所以必须尽快后撤,放弃基辅。


乌克兰是前苏联的粮仓。基辅是俄罗斯文明的发源地。战争爆发以来,西南方面军作战一直是整个苏军中最好的,顶住了德军向乌克兰的强力进攻。这种情况下朱可夫竟然提出放弃基辅的建议,斯大林的第一个反应是:你在说什么?把基辅交给敌人?!第二个反应是:简直是胡说八道!


此时朱可夫本来可以像他的继任者沙波什尼科夫那样,只要统帅做了决定就不再吭气,反正天塌下来也不用自己扛——虽然建议不被采纳,但已经尽到职责。


朱可夫之所以不是理论精深但行动犹豫的沙波什尼科夫,其真正的可贵之处就在这里。他一个人坚持自己的意见,为此宁可放弃总参谋长职务。


他真的失去了这个职务,被派去担任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员。


后来的形势发展如他所言。9月上半月,德军发起基辅战役。斯大林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守住基辅,使苏军部队未能及时撤出包围圈,庞大的西南方面军后方被德军两个装甲集群的南北对进所切断。德国人使用的方式与两个月前围歼帕夫洛夫的西方方面军几乎完全一样,不过这次苏军损失更为惨重:明斯克对帕夫洛夫西方方面军的合围,使苏军损失了将近30万人;德军基辅一役对西南方面军的合围,苏军损失兵力达60余万之多。即使二战结束后,该役也仍然被德国陆军战史称为“世界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陆上合围战役”。


正是通过这一役的惨重损失,让斯大林真正看出了朱可夫的价值。


当时的局面确实异常严峻。在德军的装甲突击下,很多苏军将领没有完成他们对斯大林做出的许诺。他们未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未能及时阻止德军挺进,未能掩护好友邻侧翼,未能实现先前一再保证坚决实现的反冲击,德军一次又一次出乎苏联领导层预料地向前挺进,首都莫斯科面临的危险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朱可夫被从列宁格勒保卫战战地紧急召回接掌西方方面军,肩负起指挥莫斯科保卫战的任务。斯大林签发的命令中说:“在莫斯科以西六十二英里到七十四英里的防线上,保卫首都的任务已交给朱可夫负责。”


这无疑是朱可夫一生中责任最重大、任务最艰巨、考验最严酷的时刻。特别是当第五、第四十三和第四十九集团军放弃莫扎伊斯克防御地带的主要防线、德军在苏军防线中部地区实现纵深突破后,莫斯科的紧张气氛达到高峰:到处是文件焚烧后留下的焦黑纸灰,外交使团按苏联政府安排离开莫斯科退往古比雪夫,惊慌失措的人群谣传德军坦克随时可能冲进莫斯科市区。抢劫的场面也出现了:有人冲进商店抢劫,还有人抢劫运载罐头食品的卡车,更有人偷偷烧毁党证,摘掉家中的斯大林像。


斯大林决心坚守莫斯科。但莫斯科能否真正守住,他并没有把握,特别是过去坚守基辅的决心不但未能实现,而且还遭受到空前损失,这对这位苏联最高统帅的决策信心不能不产生重大冲击。此时的斯大林已经相信,在朱可夫那里能够听到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