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军事前沿>古今军事伪装与战争欺骗:“兵者,诡道也”

古今军事伪装与战争欺骗:“兵者,诡道也”

2013-07-08 00:01作者:赵渊点击:165



军事伪装


马基雅维利说:“虽然欺诈行为在其他事情上是可憎恶的,然而在指挥战争的时候,它却是光荣的,值得称颂的,用欺诈行为战胜敌人的人和用武力战胜敌人的人一样值得人们去歌颂。”


随着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伪装技术也不断发展,加进了更多的科技因素后与隐身技术珠联璧合,骗敌本领大增,在一些战例中大放异彩。那么何谓“军事欺骗”?何谓“伪装”?


依据军事术语,“军事欺骗”是指在军事斗争中以隐真示假等行动迷惑对方,使之产生错觉或意想不到,从而为己方达成作战目的创造有利条件。军事欺骗的方法很多,现代军事欺骗通常包括政治欺骗、心理欺骗、示形欺骗、诱饵欺骗和新闻欺骗等,“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说的就是军事欺骗的做法。“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在冷兵器时代,出现了最为简单的欺骗,这个时期的军事欺骗一般较为简单,通常表现为“谋


智”与“妙算”,往往通过单一手段的谋略就能达成目的。现代战争中,欺骗方式与手段更加复杂,效果也更为明显。据美国学者统计,在现代战场,当综合运用两种欺骗方法时,成功率为88%;综合运用3种以上的欺骗方法时,成功率接近100%。况且现今的战场是多维战场,其中心理战场被高度重视,作为其中一维,这方面的较量自然离不开心理欺骗。加之战场的多维化,必然导致军事欺骗从单一手段走向多种欺骗手段综合运用。


“伪装”是指隐蔽自己和欺骗、迷惑敌人的措施,其目的是隐蔽作战意图,达成作战行动的突然性,同时降低敌方杀伤兵器的命中率,减少己方人员、工事和兵器的毁伤,以提高部队的生存能力。伪装的基本途径是隐真和示假。人类战争史上,人们多次利用伪装,创造了一个个经典战例。春秋时期鲁庄公十年(公元前684年),齐国和宋国联合攻打鲁国过程中,鲁国的公子堰让士兵在马身上蒙上虎皮直冲宋军,宋军看到一只只斑斓大虎扑来,吓得四散奔逃,鲁军乘势冲杀,在乘丘(今山东巨野西南)大败宋军,齐军看到宋军已败,也不战自退,那是最早的一种伪装。伪装真正广泛运用还是始于20世纪。人们对伪装的重要作用有了新的认识,并开始在战争中大量运用伪装手段来保护自己的重要目标。这时的伪装手段也由原始的利用自然伪装发展到使用伪装网、迷彩、角反射器等现代制式器材,并出现了专门从事伪装行动的工程部队。


伪装与侦察是一对矛盾。20世纪90年代以来,侦察监视技术大大发展,全方位、立体化的侦察监视技术使得不加伪装或传统伪装技术的军队大大暴露,这迫切要求伪装技术推陈出新,必须加入新的高科技内容,以应付高技术侦察。于是伪装技术不断发展,特别是随着隐形技术和新材料技术的不断创新与突破,伪装所具有的高科技特征也更为突出。在未来的信息化战场上,战场侦察监视器材和侦察手段必将越来越先进,那么伪装的手段肯定将向高技术化的方向迈进,伪装隐藏手段更加高明,现代科技的光学、声电技术将在伪装中扮演重要角色。


军事欺骗与伪装是两个密切相关,却又并不相同的概念。从形式上看,军事欺骗重“谋”,伪装重“术”。军事欺骗几乎与战争的历史一样久远。东方兵学的“诡道”将军事欺骗发挥到极高的水平,孙膑的增兵减灶计、虞诩增灶智退羌兵、诸葛亮的空城计,都是运用欺骗谋略,也是符合心理战原理而夺取胜利的杰作。军事欺骗要达到“形人而我无形”,欺骗敌人要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或者直接达到胜利的目的。


而伪装则强调“形人而我无形”,重点是“我无形”,即运用隐真和示假手段,隐藏真实的军事目标甚至军事目的。现代战场上运用了电磁伪装、光学伪装、红外伪装等,目的是通过技术手段制造假相,以达成军事目的。同军事欺骗相比,伪装已经由单纯的伪装意图的思维范畴而变成了实际的技术行为,其技术水平也随军事工程技术的发展而水涨船高。现代伪装融电磁、光学以及信息技术于一体,进入陆、海、空、天、电磁及网络等全维空间,堪称扬威于现代战场名副其实的“战场魔术师”。


从发展趋势看,未来军事欺骗将越来越倚重现代伪装手段,两者“合璧”的可能越来越大。由于现代侦察监视技术的高精尖侦察方式,传统军事欺骗面临极易被识破的风险。因为即使谋略再高,欺骗手段再复杂,都有可能在全方位、全频谱、高精度的侦察技术面前现出原形,然后被高效率的指挥控制系统传输反馈回去,那就可能面临“灭顶之灾”。所以必须借助现代伪装技术才能达到欺骗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