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史海烟云>南斯拉夫内战凄惨的妇女:被士兵肆意奸辱

南斯拉夫内战凄惨的妇女:被士兵肆意奸辱

2013-06-27 09:12作者:孙云点击:467400


南斯拉夫内战时的镜头


流血的伊甸园


1992年3月1日,波黑首府萨拉热窝春光里透着几分寒冷。在这之前,邻近波黑的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共和国相继宣布独立,脱离南斯拉夫。是否独立的问题也摆在波黑共和国面前,并在波黑联合执政的三大民族政党之间产生了严重分歧——代表占波黑人口44%的穆斯林利益的执政党民主行动党坚持脱离南斯拉夫联邦自立门户;代表波黑人口31%的塞尔维亚民主党则坚持反对波黑独立,主张按民族实行地区自治;而代表波黑人口17%的克罗地亚民主共同体则要求将波黑境内的克罗地亚人居住区域同邻近的克罗地亚共和国合并。三方唇枪舌剑相持不下,于是决定进行全民公决,并于3月1日公布结果。这对波黑各族人民来说是个重要事情。这一日,与往常的休息日相比,萨市街头气氛似乎有些异样:除了稀稀拉拉前往投票站参加全民公决的市民外,人们还发现有人在游行,他们反对就波黑命运举行全民公决;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大街上巡逻;一些大街小巷筑起了大大小小的路障。


这天上午,在萨拉热窝市巴什查尔尼希亚一所东正教教堂里,充满了欢庆样和的气氛,一对塞尔维亚族新人正在热热闹闹地举行婚礼。他们互换戒指、互相发誓忠于对方、白头借老,并接受主教的祝福。前往贺喜的亲朋好友挤满了教堂,大家簇拥着新人,脸上荡漾着圣洁的光芒。


婚礼就要结束了。新娘挽着新郎,他们面带微笑,在人们祝福的目光里,缓缓向教堂门口走去,准备迎接他们渴望已久的崭新的生活。


突然,教堂传来急促的枪声和爆炸声。有人朝参加婚礼的人群开枪扫射,一些人座声倒在血泊中。两伎新人虽然幸免予难,但新郎的父亲被当场打死。人们顿时乱作一团,四处逃散,婚礼变成了血染教堂的惨剧。


南斯拉夫,曾被誉为欧洲难得的一个没有受污染的世外桃源,几十年来,一直是欧洲人,尤其是奥地利人、意大利人和德国人的度假圣地。有人说,南斯拉夫的千岛之岸,即其亚得里亚海沿岸,是欧洲最美的地方,生态环境学家曾美誉之为“人类创世纪中的伊甸园”。那里雨水不多,却有淡淡的雾气从地上升起,滋润着肥沃的土地,也净化着空气;地中海的植物终年露出青绿的嫩芽,仿佛置游人于永恒的春天之中,明媚的阳光,照在海水和溪水上,显得晶莹透亮,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在其南部,有十几个享誉全球的天然裸泳场。每年都有一些自然主义者慕名而来,在这里过上几天无拘无柬的生活,体会那抛开尘世一切烦恼、回归自然的特有感受。然而,如今令入神往的“伊甸园”如今却被硝烟和血腥污染了,被内战的烽火烧得千疮百孔,令世人扼腕叹借。南斯拉夫内战爆发以来,战火持续不断,交战各方虽多次达成停火协议,但往往是协议墨迹未干,枪声又起,人们不禁要问,内战的根源到底何在?南斯拉夫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场兄弟相煎的自杀性战争呢?


1991年3月31日凌晨,在克罗地亚共和国普利特维采湖区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原来克罗地亚共和国特种部队与当地塞尔维亚族警察之间发生了严重的武装冲突,从此点燃了南斯拉夫“内战”之火。


普利特维采湖区是南斯拉夫著名的旅游区,风景秀丽,吸引着大批国内外游客,是克罗地亚共和国一棵“摇钱树”。塞尔维亚自治区为加强其势力范围,增派不少地方警察进驻该区,引起克共和国当局的注意。克罗地亚共和国当局随即派特种部队前去抢占该地区。在特种部队必经之路上,塞族警察事先埋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准备打一个优击战,当克特种部队到达时,双方发生激烈的枪战,造成2人死亡,20多人受伤。据报道,塞族警察曾向克罗地亚特种部队军车扔了一威力很大的反坦克雷,幸运的是,这是颗“哑雷”,没有爆炸,几十人这才幸免于难。


枪战发生后,在南斯拉夫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南人民军部队奉命进行干预,由30多辆装甲车和军区部队组成的队伍很快开赴普利特维采湖区,严密守卫在该区周围,在交战双方中间形成一个缓冲区,局势虽然暂时缓和,但夜间还不时响起零碎的枪声和爆炸声。


这起流血事件在克罗地亚境内其他塞族聚居地引起很大的惊慌。塞族人纷纷集合、游行,抗议克罗地亚当局的“暴行”,要求克特种部队和警察部队撤出该地区。一些塞族区先后宣布脱离克罗地亚共和国,甚至要求加入塞尔维亚共和国。1990年度宣布成立的塞尔维亚自治区中心克宁市还宣布进入战备状态,以防止克罗地亚特种部队的突然袭击。而克当局一方面继续向普利特维采湖区增派部队,一方面扬言要全民动员,捍卫克罗地亚共和国的领土完整,防止共和国的分裂,致使许多塞族妇女和儿童纷纷逃往外地。该区的铁路和公路交通已不能正常运行,工厂和学校也不能正常生产和上课,普利特维采湖区一时陷入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