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四川李庄古镇:中国学术的临时“避难所”

四川李庄古镇:中国学术的临时“避难所”

2013-06-24 01:14作者:唐建光点击:311


李庄古镇


李庄,一个在中国版图上用针尖都无法确指的弹丸之地,偏安于四川省南部的群山峻岭之中,坐落在宜宾市郊的长江南岸。得益其便捷的水道交通,李庄历经千年,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一座繁盛的集镇,由此得来“万里长江第一镇”的美誉。但在1940至1946年间,由于战事所迫,中国知识界的一次群体性南渡西迁,使李庄一度成为与重庆、昆明、成都并列的四大抗战文化中心之一。在此定居的学者中,有傅斯年、李济、梁思成、童第周等现代学术史上泰山北斗级的一流人物。


突忽而来的因缘际会,将这座千年古镇推向其历史的巅峰,她的名字径直和“中国”联系在一起。倘若在信函上写有“中国李庄”四个字,便无论它是从纽约、巴黎、卡萨布兰卡还是伦敦发出,都会准确地投递到位于东经104度47分11秒—48分11秒、北纬28度48分9秒—48分3秒之间的古镇李庄。


时至1946年夏,当载有最后一批学者师生和教育物资的轮船鸣笛起锚,顺江而去,身为临时避难所的李庄,一下子空寂了。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很多去了台湾,或是流寓国外。不少学者及其著作因时代所迫未曾流行于世。而古镇李庄,也渐渐淡出这段荣光的历史,重拾往昔的平静。


择水而居:从里桩到李庄在没有公路、铁路和飞机等现代化交通的古代,最兴盛的莫过于河运交通。李庄的由来,即与此息息相关。据说,南朝萧梁时期的长江水运,每60华里设有一个里程桩,航船者或岸边拉纤者都用它来计算路程和工钱。自南溪上溯60华里的里程桩就在李庄下游北岸约15华里的一个叫凉亭子的地方。此处前不挨村,后不着店,水流湍急而不便泊船,恰好有一巨型石笋屹立崖岸,为图省事,人们便在上面刻字,用它代替本应人工设置的里程桩。久而久之,人们便将这天然的里程桩唤作“里桩”渐渐地,李庄成为长江上游重要的水路驿站:从宜宾经这里,去泸州、重庆,可直抵南京、上海。在李济旧居,就有这么一张老照片,上有一石笋,刻着“里桩”二字。不知是因为它的存在才有了传闻,还是因这传说后人才刻上了文字。当年,学者们来李庄,还依托过水路运输;而如今,这条长线航运已经终止了。


而李庄的存在,最早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当时,这里即为古僰人聚居地,属古僰国。梁代置戎州,兼置六同郡,辖僰道、南广两县,李庄属南广县。北周时,南广县迁移到李庄镇所在地(后因避讳隋炀帝,南广更名为南溪)至唐宋,战乱不已,由于李庄地处坪坝,常受侵扰,南溪县治便迁到长江北岸的奋戎城,即现在的南溪县城。


转眼又是数百年过去,李庄于明代设镇,清代设里。康熙初年,四川巡抚张德地从广元入蜀赴任,一路行来,只见满目疮痍、人丁寥落,一幅百废待兴的光景。于是,他上书朝廷,请求川省招流反籍,移民复垦。湖广填四川”的浩然移民之行,就此拉开了序幕。南方移民多是顺江而上,穿三峡、进重庆,而后分流至川西平原。作为岷江下游的重要码头,李庄一时成为重要的移民口岸。


明清时期的兴建,基本奠定了李庄今日的人文风俗和建筑格局。这里有九宫十八庙,人文胜迹星罗棋布:明朝的旋螺殿,清代的奎星阁,精妙的白鹤窗,清幽的席子巷……斑驳旧迹,承载着李庄贤达荟萃的过往。一代学人傅斯年曾面之而心生感叹:一邑中人文之盛,诗人辈出,先后相踵。”


座落于李庄镇尾的临江楼阁奎星阁,是一座全木结构的三层建筑,曾被梁思成评价为长江上“从上海到宜宾二千公里中,建筑最好的亭阁”沿此一字排开,则建有东岳庙、王爷庙、张爷庙、天上宫、慧光寺、禹王宫、巧圣宫、川祖寺等数十座寺庙。每日晨钟暮鼓,香火兴盛;每年从旧历三月东皇会开始,庙会市集便人声鼎沸。虽然李庄当时不过是个只有三千人口的小镇,但得益于良好的地理经济条件,其社区生活异常活跃,为此设立的公共设施和建筑也尤其丰富。当时的人们,可曾想到自己祭祖拜神烧香请愿之所,有朝一日会挪作他用呢?


中国学术的临时避难所1939年7月,日本借卢沟桥事变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事。年底,国民政府迁址重庆,随之带动了一系列行政、学术机构的大规模内迁。


中央研究院是国民政府的最高学术研究机构,早在“九一八”事变后就化整为零,以所建制,陆续迁徙。北大、清华、南开三所高校也撤到长沙,在傅斯年的倡议下合组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上海同济大学的吴淞湾江湾校舍在淞沪会战中夷为平地,惊恐的同济人尚未打点好行装便仓皇逃离。而收到“东亚共荣协会”请柬的梁思成,为了不当汉奸,只得离开北平,领着全家老小仓促上路。


随着战火硝烟的迫近,撤退到昆明的文教机关也越来越多。然而四季如春的昆明已非久留之地,随着战事进一步迫及内地,其上空的轰炸也日趋繁密。那些西迁的学术逃亡者,刚刚落定,便又不得不丢开手里的工作,频频躲避空袭。同济大学在昆明的建校计划步履艰辛,不得不考虑再次迁址,并向四川校友发出协助寻找接收之地的函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