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二战后日本人畸形社会观:处处充满着恶意

二战后日本人畸形社会观:处处充满着恶意

2013-06-23 21:49作者:[日]岸田国士点击:703



在人的一生当中,无论是一言一行,还是一举手一投足,都有意或是无意地、每时每刻都会感受到的某种无形的压力,我们把这种精神状态姑且称之为强迫症状。那么,这种精神状态必然会引起一些精神障碍,其结果就是,即使相应的威胁和压力被消除之后,人的精神依然会呈现出一种异常的状态。



回想自己所走过的历程,结合我们今天的生活环境,我可以肯定地说,上述异常的精神状态的影响绝非个例,而是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无法幸免的“通病”。



时至今日,我已经没有勇气公开宣称我们日本人没有被赋予自由。因为真正的自由并非是别人赋予的,或者说,被赋予自由的地方实际上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



在我看来,我们日本人甚至并不明白自由为何物!因为很少有人懂得自由的最大敌人正是诱惑与成见。我们追求的充其量只是摆脱了某种强制的自由。诚然,这种自由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但我们必须明白,这样的自由就好比一只手摆脱了束缚,而另一只手又被束缚住了一样,是一种得而复失的自由。



我有些跑题了。我们日本人的生存环境,造就了日本人的这样一种特质:不敬畏该敬畏的,反而惧怕本不该惧怕的。



当然,所谓的本不该惧怕的东西,实际上只是理论上的。因为事实上,那些东西会以一个不确定的形式威胁到我们的生存。如果对其置之不理的话,它就会不定在什么时候让我们吃到苦头。如果我们人人都能有坚强的意志,坦然面对这些威胁与痛苦的话,自然一切都不会成为问题。然而,这种想法本身就很幼稚。



因此,我们有必要明确那些莫名的威胁来自何方,并努力去消除它们所带给我们的恐惧与痛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今后的生活充满希望,才能让我们的民众生活在一个更为宽松的气氛当中。



在这里,我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日本人表现出的恐惧的表情是千差万别的。有的人内心恐惧,但为了掩饰这种恐惧,表现得非常平静;有的人虽然恐惧但却虚张声势,凡此种种。但即便如此,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由于内心里的某种恐惧感,并因此而形成的屈服于这种恐惧感的抑郁的情感。



究其根源,这种令日本人感到恐惧的真凶就是所谓的无视“人性”的社会思潮。毫无疑问,这种社会思潮是封建陋习中最为典型的表现。然而,在对这种封建陋习进行批判的过程当中,既包含了某种忌惮,也不乏对民众进行恐吓的言辞。由此,日本人那种特有的精神构造展现得一览无余。看来中国典籍中的那种“大丈夫”的气概,在传入日本后,由于其独特的风土人情很快就褪色了不少,真是可悲可叹啊!



把一切都归咎于封建制度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我更为迫切地想要知道,为什么虽然各国的封建制度形态各异,而唯独日本的封建制度造就了如此具有独特性格的日本国民?!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即便在德川幕府的恶政下,当时的日本人也远胜于当今时代;虽说明治维新是一场并不彻底的革命,却也使日本有了近代国家的风貌,举起了进步的旗帜。因此,我认为,我们的血液受到了毒害,并非都应当归咎于专制的封建政治,更重要的根源,应当是名不副实的欺瞒政治及其影响力。


教育诏书(1890年10月30日发布,目的在于明确天皇制国家的思想以及教育理念。——译者注)


在明治时代当时是非常必要的。然而,随后它便渐渐地被当做一个招牌,频繁地用于鼓吹军国主义。



形式上,它标榜皇室和国民之间是父母与子女的亲密关系。但实际上,皇室和国民却是主仆关系,甚至差距更大。



议会被标榜成国民的代表。而议会中的各党各派却只顾各自的私利,除了纠结于政权,从不把国民的利益放在心中。



警察被塑造成人民的保护神,然而却在各种场合将他们原本应该保护的对象当做犯人来对待。



受法律保护的家族制度原本是为了维持好的社会风气,然而事实却为了那被强制的美德而导致了许多的人间悲剧。



类似这样的现象,存在于日本社会的各个角落。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秩序只不过是维系人们利害关系的表面形式。权力带着各种伪装,已经干涉到了人们生活中的每个细节。社会生活是由那些“暴发户”来支配。所谓的“自由竞争”“机会均等”的美丽辞藻,都被那些崇尚权势又谋得权力的人所拥有,并成为他们以权谋私的既得利益的幌子。



日语中的“ご無理ごもっとも”(“您怎么说都有理”),所传达的那种对于对方的言语、行动表示无条件接受的思想,也许是从我们的祖先那里传承下来的,这和“泣く子と地頭には勝てぬ”(“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所表达的思想一脉相承。



然而,令我颇为不解的是,我们却并不因为自己的这种思想而羞臊难当。



那些嘴里叨咕着“邪恶当道,正理无存”的人们,虽然面带轻蔑的微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其实他们整日里神经紧绷,总得提防着突如其来的“无理要求”。而他们的那些靠不住的“道理”只会被他们压入“箱底”,因为“道理”并不能成为他们挑战“邪恶”的武器。最大限度地阻止“邪恶当道”的不是“道理”,而是完全异质的、类似于哀告、祈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