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废除种族隔离后的南非:一半女性曾遭强暴

废除种族隔离后的南非:一半女性曾遭强暴

2013-06-13 15:42作者:黎藜点击:2292

南非警察逮捕强奸犯


南非是世界上强奸案发生率最高的国家,受害者中不少是孩子甚至婴儿。他们本应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却要遭受肉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梦魇或许会缠绕他们一生。


强奸儿童事件成“灾”


约翰内斯堡中部一座简陋的居民楼里,有一所名为“泰迪熊”的诊疗所,里面的病人都是曾遭受性侵犯的儿童。从窗口向狭窄的屋子里望去,只见一堆塑料玩具被凌乱地丢弃,一只玩偶漂亮的紫色头发被生生扯掉……


“孩子们会无缘无故地乱摔玩具、互相攻击,一些孩子用指甲扣自己的皮肤,鲜血直流,却丝毫没有意识到疼痛,”辅导员莉泽尔说,“他们中大多数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我一个也不会忘记。”


诊疗所的等候室里,挂着这样一行字:“请不要让它成为你的梦魇。”


诊疗所保存了一份厚厚的文件,记录着所收治儿童的资料。诺姆沙是其中之一。4年前的一天,2岁的诺姆沙在家门口玩耍时,被一名男子抓走并强奸。第二天下午,人们在一个电话亭里发现了她,下身血流如注。如今,诺姆沙依旧无法摆脱后遗症的困扰,等待她的或许会是一生的痛苦。


乔斯丁是另一名不幸的女孩。母亲喝醉酒后,把年仅4岁的她与两名男子单独留在一间肮脏的旅馆房间里,回来后发现女儿因遭轮奸而内出血。


施暴者的“猎物”不仅仅是女孩。比勒陀利亚8岁男孩托马斯在上学路上被人拖上出租车,遭到轮奸,伤势严重。这以后两年里,他无法走路,还患上精神疾病,终日沉默寡言。


在南非,强奸儿童事件就像流行病一样蔓延。《开普卫报》头条新闻讲述了当地一起骇人听闻的连环强奸案:一名仅9个月大的女婴惨遭轮奸,奄奄一息,她的母亲却不见踪影;几天后,又一名女童在2岁生日当天遭遇毒手后死亡,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国际刑事警察组织估计,南非是世界上强奸案发生率最高的国家,过去5年里,平均每年有160万至170万名女性和儿童遭强奸,其中30%的受害者可能因此感染艾滋病。



“泰迪熊”诊疗所副主任莎赫达·奥马尔说,仅在去年11月,夸祖鲁-纳塔尔省就有超过500名儿童遭强奸后入院,许多因救治无效而死亡,其中一些仅有几个月大。


根据儿童慈善组织“团结援手”一份2008年至2009年调查报告,南非每天有超过500名儿童遭强奸,只有其中八分之一向警方报案。由于过度惊吓,受害儿童往往无法向警方描述自己的遭遇,破案过程举步维艰。


“男性权力感”作祟?


“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面对强奸儿童案“大流行”的现实,开普敦强奸危机信托基金创立人之一卡罗尔·鲍尔不禁发问。


南非有大约500万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是世界上艾滋病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平均每天大约600人死于这种疾病。当地一些迷信观点认为,与婴儿或者处子发生性行为,便可以治愈艾滋病。这让不少孩子沦落为“猎物”。


“男子们把目标转向婴儿或者10岁以下的儿童,以寻找‘干净’的血液,”约翰内斯堡埃塞伦街健康中心负责人玛梅拉托·里奥彭说,“这都归因于无知和教育的缺乏。这是整个国家的病态。”


不过,一些妇女儿童权益保护人士认为,强奸案频发的主要原因还在于男性试图以强奸的方式寻求“权力感”。


南非贫富差距非常悬殊。小城镇里,居住条件简陋、拥挤不堪、毒品滥用成风。“泰迪熊”诊疗所创始人、主任卢克·兰普雷克特分析,在这些地方,男性处于社会底层,受教育水平低下,饱受失业之苦,对社会充满不满,“权力感”严重缺失。于是,他们试图通过强奸发泄不满情绪。


譬如,为了报复社会,自由州省士兵、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诺克瑟姆图·兹克胡强奸了12名11岁至14岁的儿童,故意把病传染给他们。为了增加传染的几率,他甚至故意割破受害者身体,手段残忍。


妇女儿童权益保护者姆布依瑟罗·博塔分析,南非男性所承受的社会压力与种族隔离制度不无关联。


1948年南非国民党执政后,全面推行种族隔离制度。在这一时期,男性完全把女性和儿童当做“占有物”,把与后者性行为视作施加权力的表现。


1994年,南非政府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并举行首次民主选举。不过,兰普雷克特认为,这并没有让所有男性都享受社会公平,“尤其是其中40%的失业者,绝大多数是黑人”。失业、没有未来希望、没有社会地位,这些男性所感受到的脆弱感和不安全感,迫使他们继续从“亲密关系”里寻求某种形式的权力感。


“过去的种族隔离制度使暴力成为一种控制手段,一种社会常态,”鲍尔说,“男性把他们的愤怒、无奈和耻辱发泄到最脆弱的女性和儿童身上,过去是这样,现在依然没有改变。”


呼吁建立制度保障


南非政府在保护妇女儿童问题上的态度让不少人不满。博塔说,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一直对国内强奸事件泛滥的现象缄默不言。在鲍尔看来,南非政府可以说是施暴者的“同谋”,“政府里有不少厌女主义者,他们根本没有意愿解决这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