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军事前沿>中国和印度海上抗衡:印度要染指中国南海

中国和印度海上抗衡:印度要染指中国南海

2013-05-17 09:57作者:佚名点击:36582


中国海军编队


在冷战后的力量重新分配中,亚洲的地位无疑在上升。这主要归结于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亚洲大国综合国力的增长。但是,中印两国在上升为世界大国的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地区竞争。由于许多突出的安全问题,两国潜在的对抗性不容忽视。


亚洲是一个海洋结构的区域。中印两国互动与海洋或濒海地区有很大关系。两个国家没有共同的海上边界,但这并不影响两国的海上竞争。作为新兴力量,中印两国的现实安全问题分别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但两国的战略范围已经在这两个区域重叠,这导致两国将各自的海上战略触角扩展到了整个亚洲地区。因此,东南亚成为了中印两国地缘竞争的次级区域,而该地区处于太平洋西北部至阿拉伯海这条“中一印竞争弧”的中间地带上。


所谓海上战略“竞争弧”指的是印度洋北部-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这条海上弧形地带。对于中国来说,这一弧形地带是从西亚和非洲进口能源的重要通道。在印中军事冲突的假设情况下,弧形地带的安全会变得十分脆弱。这样的战略脆弱性也限制了中国为达到国家战略目的而在西太使用武力(如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为此,中国试图通过增加在这一地带的海军力量存在来缓解能源通道脆弱性的问题。海军军事存在也使北京能够对新德里施加战略压力以解决两国间突出存在的问题,从而在与印度发生冲突的情况下达到预期的军事目的。


印度洋北部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中国对缅甸给予了大量军事援助。中国在缅甸沿海和可可(coco)岛建立了海军设施、雷达和信息情报站,这些军事设施距离印度的安达曼岛最近仅18公里。将来,缅甸的军事设施可以为中国海军远航补充燃料或作为前出印度洋的前进基地。同时也应看到,印度自上世纪90年代对缅甸的外交政策毫无疑问也取得了成功。除了从缅甸那里得到了友善的保证,印缅两国的双边防务关系也取得了令人不可想象的发展。最具象征意义的事件是。缅甸海军在2006年赴印度布莱尔港参加了Mi-lan-2006演习,缅甸甚至允许印度海军官员参观了“可疑”地点。但是,缅甸军队对中国的军事援助设施同样具有很强的依赖性。就在2008年6月,中国海军人员对可可岛上的军事设施进行了升级。从某种意义上讲,缅甸对中国的军事依赖正是对印度的威胁。


2008年4月,印度和缅甸签订了加叻丹河运输合同,其中内容包括印度升级缅甸实兑港的设施,在缅甸的达威建设深水港。虽然这些举措设想主要受经济利益的驱使。但这也可以被看作是新德里试图监视中国在缅甸沿海活动的举措。但是,由于中国的压力,缅甸最终没有允许印度成为实兑港的单独承建方和使用方。


中印两国的竞争还表现在对缅甸能源的开发权利争夺方面。中国公司利用其在缅甸的强大影响力并利用印度的弱点,已经在缅甸取得了比印度公司大的市场份额。2005年,印度获得了第一个缅甸海上油气开发合同——blockA-1油气区块开发合同。孟加拉国起初同意让印度的输油管道通过其境内输往印度国内,但后来孟加拉人又反悔了,这使印度对缅甸的承诺无法按期兑现,最终导致缅甸于2007年决定将全部油气从实兑港输往中国昆明。这一决定让人觉得不可理喻,因为尽管孟加拉国节外生枝,但即使这样,缅甸输往中国的输油管道的最近路线距离也是缅甸输往印度线路的3倍。


2001年,印度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布莱尔港成立了海军司令部。这是印度针对中国在该地区存在所做出的反应。印度的举动引起了中国政府对其海上能源安全的焦虑。特别是2002年,印度海军与印尼海军开展联合巡逻,其巡逻航线从印度大尼科巴岛至印尼苏门达腊岛之间的海上航线,正是中国海上航线最薄弱的地方。2005年,印度开始与泰国在安达曼海开展类似的联合巡逻活动。虽然巡逻活动被称为主要针对海盗活动,但也有很强的针对中国的意味。


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是中国战略能源补给线的一个脆弱点。印度也是马六甲海峡的“用户”,但更重要的是,马六甲海峡的安全与印度相连的邻近海域有密切的联系。


如前所述,印度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军事进驻增加了印度在马六甲海峡执行军事任务的潜在力量,这对于中国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中国分析家指出,印度在安达曼的行为“透露出其希望成为马六甲海峡守卫者的愿望。”2007年9月,印度参加了五国Malabar07-2演习,这是印度洋迄今为止最大的海上军事演习。虽然其目的被描述为“反海盗”,但演习地点选择在靠近马六甲海峡的海域,这有强烈的警告中国的目的。


两国在马六甲海峡正在加强海军兵力的存在。2002年4月,印度海军在马六甲海峡为美国的船只护航。仅仅一个月以后,中国船只又在该水域进行了反海盗演习。其它方面则更为微妙。中国和印度努力寻找在马六甲海峡增加自身政治外交影响力的机会。政治外交影响力在战略上具有无以估计的价值。比如,这会使北京确信,在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马六甲海峡及附近濒海水域不会允许中国的敌人截断中国的战略进口。从印度一方来说,政治外交影响力可能导致该水域国家与印度合作,为印度提供中国西出马六甲海峡的海军船只情报。在政治外交影响力的竞争中,中印两国已经采取了各种方法,包括防务合作。为了在马六甲海峡争取主动,中国试图承认马来西亚在马六甲海峡的舵手地位,有意识地用各种方法,包括销售武器来拉拢马来西亚。有证据表明中国的努力获得了成功。2005年9月,中国与马来西亚签订了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这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签订的第一个类似文件。印度也利用海军施加政治外交影响力。最明显的例子是在2005年,印度将它惟一一艘航母驶向了马六甲海峡。印度航母对马来西亚的巴生港(Klang)和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进行了“友善”访问。而在此之前的几个月,印度海军还对印度洋海啸执行了大规模的赈灾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