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中国“古典命定论”:占卜术如何窥探天机

中国“古典命定论”:占卜术如何窥探天机

2013-05-15 17:44作者:王溢嘉点击:1673



“我们可以说,‘观象于天’的结果产生了占星术,‘观法于地’产生了堪舆术;‘观鸟兽之文’则产生了鸟占、兽骨卜等。而‘近取诸身’,让我们想到的是占梦、体相、八字、姓名学等;‘远取诸物’则有占物术、八卦卜等。”


“令人感兴趣的是,这些都不是中国的特产,对其中的每一个项目,我们都可以从古往今来的其他民族身上找到非常类似的方法。”


“在两个复杂而多样的体系间进行排比,然后建立一种有意义的秩序关系,是古典命定论及预知术的方法学,也是人类思维的必然。”


“现代科学决定论认为可能与个人命运相关的因素,事实上都已被古典命定论设想过了,但它们所建立起来的却是不同的秩序关系。”




故事



【故事一九】 于庙祈梦


韩丞相在还未显达前,曾到于谦的神庙祈梦。在踏进圆仙梦房间后,看到有一位某甲已坐在房内,韩某问他所占何事?某甲说想求子。于是两人并铺同睡。


某甲梦见神明送给他两枝竹管,他在梦中不解地问神明,神明却说:“问与你同卧之人便知。”而韩某也梦见了神明,当他在梦中向神明请教自己的前程时,神明也回答说:“问与你同卧之人便知。”


两个人醒来后,都向对方描述自己奇怪的梦境。韩某在听了某甲的梦后,说:“从前孤竹君有两个儿子,你做的这个梦应该是会有两个儿子的好预兆!”某甲听了非常高兴,连忙拱手对韩某称谢说:“但愿你将来能当上状元宰相。”后来果然都应验了。(清·梁晋竹《两般秋雨盦随笔》)



【故事二○】 荧惑入南斗


隆庆六年,荧惑(火星)侵入南斗星宿。钦天监占星后,说:“天子下殿走。”当时穆宗有病在身,一日传旨升殿,銮驾抵达宫门时,穆宗神思恍惚,忽然自己走下台阶,并召来大臣说话,但大臣都不晓得他在说什么。穆宗在回到乾清宫后,才又清醒过来。


稍后,火星又进入紫微垣,侵犯帝座及上相的命星。当时我正从关中前往任所,途中经常于夜间望见这种异象,内心不安,于是兼程赶往任所。不久,穆宗就驾崩,而丞相也奉皇太后懿旨免官,几乎身罹不测之祸。(明·张瀚《松窗梦语》)



【故事二一】 祖坟改向


先祖父的好友徐南湖,曾提起他家迁移祖坟的经过。原来徐家的祖坟是他祖父徐乃修筑的,位于南关阡附近。但修好后,子孙即多人罹患吐血之症,寿命也短。徐乃只活了五十多岁,徐乃的弟弟蓉江也因病而差点死掉。后来蓉江遇到一位地理师,地理师对他说:“贵府的祖坟一定要改为西向,子孙始能富贵长寿。”


当时徐家正贫困,但徐蓉江仍然变卖家中仅有的首饰珠宝,为祖坟改向。施工期间,他每天一早就风雨无阻地前往坟地,到了晚上才匍匐而归。祖坟改向后一个月,容江的病就好了,而后来徐南湖也中了进士,做到御史,巡按福建,颇受好评。徐南湖的身体硬朗,活到七十五岁才仙逝。(明·李豫亨《青乌绪言》)



【故事二二】 李半仙


甘肃有一位参将李璇,自称李半仙,能观看人身边的一个物件,就知道他的吉凶祸福。


彭芸楣少詹(注:少詹为主管东宫庶务之官)和沈云椒翰林联袂前往,请他占卜。彭某指着一个砚台问他,李半仙说:“砚台石质厚重,外形有八个角,这是官居八座的迹象。可惜属文房所需,并非封疆外吏之材。”


沈某则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条手巾请教,李半仙看了看,说:“这条手巾绢素清白,您一定属玉堂高品,可惜边幅小了一点。”(清·袁枚《子不语》)



【故事二三】 切头与强盗


袁尚宝尽得他父亲袁太常(袁珙)的真传,以相术而名闻天下。他曾路过苏州,在阊门沈家作客。沈某有一个儿子刚满周岁,特别抱出来请袁某看相,袁某笑着摸摸孩子的头,说:“切头!切头!”此外即别无他语。沈某以为他有意戏弄。后来,沈某的这个儿子长大后,凶狠不肖,竟真的犯了杀头的重罪。


又,袁某也曾在南濠徐生药家中作客,徐某生了个儿子才三天,袁某在厅堂上听到婴儿洗澡时发出的哭声,竟说:“是一名强盗!”徐某听了极为愤怒,出手就要揍他。但徐某的这个儿子长大后,果然沦为强盗,并因罪论死。古代有视熊状而知灭族、闻豺声而识丧家的故事,袁尚宝的相术较之古人,不遑相让。(明·陆粲《庚巳编》)



【故事二四】 星命奇验


永嘉人张文忠在中举之后,一直无法更上层楼,几经蹉跎,最后他放弃大考,而准备到钦天监(国家天文台)去谋个一官半职。当他前往吏部登记候选时,在大门口和御史王相不期而遇,王相见他容貌奇特,好奇询问。在知道原委后,连忙劝阻他说:“你不久就能平步青云,大展宏图,不只荣登甲榜,而且还是国之栋梁,岂能如此大材小用?”张文忠听了只是笑笑,认为对方的话太过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