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泰姬陵的“凄美”: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

泰姬陵的“凄美”: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

2013-04-22 18:12作者:袁田点击:205


泰姬陵


泰姬陵:面颊上一滴永恒的眼泪


Aug21st,Day2,Delhi-Agra


新德里的太阳还没有升起。


当我背着大包独自穿行在睡满人的新德里火车站时,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一头母兽,在自然里生存的本能重新回到了我的体内。在便捷的城市里生活太久,双脚并没有站在大地上,每天飘浮在生活的表面,忘记了真正的眼泪,也无法开怀地笑。爱的人曾说我隐藏了一头野兽在体内,这让他害怕。在新德里启明的晨曦里,我的兽性回来了。


BopalShatabdiExpress列车在早晨6点15分发车。



小贴士


火车站台设有女士专用候车室,里面有洗手间及供人休息的长凳,可以避开无谓的骚扰。



“你觉得我们有早餐吃么?”这是我和Peter聊的第一句话。


坐在我右边的这个西方男人诧异地望过来,他说:“早餐我不确定,但是我们肯定有报纸看。”这时列车员递过来两份《印度新闻》,于是我们开始攀谈。


Peter,新西兰人,曾在澳洲做软件工程师,最近的几年一直在亚洲辗转。先是在东京写程序,过去的两年在越南大叻教当地小朋友英语,此行是经停德里去伦敦面试一份工作。飞机将在后天的中午起飞,他要用半天的时间看世界上最美丽的陵墓。Peter的长相酷似豪斯医生(House),讲话的口吻也同样地带着冷幽默。


“你这么长的时间都在亚洲,你的家人呢?他们会想念你么?”我问他。


他想了一下,认真地说:“自从我离开他们,我们的关系好像亲近了许多。”


我笑了,我们都懂这种刺猬之间的两难。我自己何尝不是这样?与我的家人、与我爱的人在一起时,因为距离太近让彼此都丧失了空间,造成许多无谓的折磨和伤害。因为我不懂得如何去爱,尤其对最爱的人,自以为的爱或许只是种占有。所以我离开了,我希望有一个转机。


聊到未来的时候,Peter露出了几分担忧。


“我擅长的软件设计在过去的几年已经开始失去市场,我不知道这次去伦敦会有一个什么结果。投出去的二十份简历只有一个通知面试,公司通常不相信一个休息了几年的人还可以重新回到行业。”


我好奇,问他:“为什么你坚持要做回软件呢?在越南教小朋友英语不好么?”


他无奈地说:“在越南的日子好像只是一个假期,你知道派对总会有结束的一天。派对结束的时候,我便要变回一个疯狂工作的软件工程师。我不讨厌我的编程工作,可是也说不上有多么的喜欢。几年前辞去日本的工作后,我突然想体验另一种人生,所以我飞到越南,领很低的工资,吃不像样的西餐,在大叻小镇的山顶我租了一套小房子,每天种植香料和煮茶。”


说到茶叶,他的眼睛里突然发出明亮的光。他看着我大喊:“你是中国人呀!你们中国以茶叶出名的啊!”


呃,我告诉他,工作的时候我每天喝袋装的立顿红茶(非广告植入)。他顿时很失望,开始对我说起他的宝贝——他在大叻的山顶小花园,自己种花自己晒干,在小屋里冲一杯玫瑰花茶是他最大的享受。


“现在我的包里就有煮茶的壶和茶叶呢!”他得意地说。


两个小时的旅程很快结束,快要下车的时候,Peter旁边的韩国女孩突然开口了。听我和Peter聊了这么久的天,她都没有要加入的意思,原来是因为她的英文有些吃力。韩国女孩叫朴珠妍,在恒河的发源地瑞诗凯诗待了一个月的时间学瑜伽,要搭今晚的火车回德里然后飞回首尔。


Peter建议我们三人同去泰姬陵,这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本想休息彻底后,清清爽爽起个大早去看日出前的泰姬陵,这样的话只能在烈日炎炎的大中午去了。


Beopen!Beacceptable!敞开心胸,接纳一切,我提醒自己。一个人去浪漫的泰姬陵的确也有些心酸,于是一个新西兰男人、一个韩国女孩和一个中国姑娘一起在阿格拉的尘土飞扬中步履艰难地走向泰姬陵。


泰姬陵,印度人唤她:塔基麦尔。


你在无数海报上、电视上、电影里看到过她,已经不留任何的想象空间了。可是在你不得不穿越黑暗狭小的门洞,推开一个踩着你的脚的本地游客,又被簇拥着往前趔趄了几步后,你突然抬头,在不设任何预期、防不胜防的时候你突然瞥见了她——一座静静端坐的巨大白色优雅建筑。你只能张嘴,却说不出话。


你怎样描述她呢?泰戈尔描述过她是“面颊上一滴永恒的眼泪”,英国作家吉普林描述过她是“所有纯洁之物的化身”。可她需要什么华丽辞藻么?


你什么都不用说。在她的面前你只需闭上你的嘴,穿上你的鞋套,甚至放下你忙碌的照相机。不然你会后悔,在与泰姬陵相处的或许一生都不会再有的短短数小时内,你甚至没有好好看过她。落日从亚穆纳河上洒向泰姬陵,河上有小孩子在顺流游泳,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西边的清真寺泛出沙红色温暖的光,鸽群归巢,咕咕咕咕。排队想要进入陵墓的游客们还在九曲十八弯地打着蛇饼,唧唧喳喳讨论着今晚要吃些什么,他们看不到,他们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