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平民贸易的“庙会”:中国商业文化的缩影

平民贸易的“庙会”:中国商业文化的缩影

2013-04-19 17:43作者:刘凤云点击:110




尽管清代的城市商业进入了迅速增长的时期,但专制政治与传统文化所能提供的只能是有限的空间,而商品经济所促发的商业运转及其内在的推动力却又无法制止这种需求。于是,城市商业在盲目而又自发的碰撞中找到了一片新的天地,这就是寺观。由于寺观已成为特定的公共集会场所,且又有以时举行的约定俗成的宗教祭祀活动,即人们通常所说的“赶庙”。于是,这种非官非民却又凝聚人气的地方,便成了商业渗透的空间场所,庙会具备了宗教与商业的双重性质,庙会也因此被称做“庙市”。


在历史文献中,有关庙市的记载随处可见。庙市大约出现于唐代,至宋代,一些大的城市皆有庙市,如《东京梦华录》就有“相国寺内万姓交易”的专条,然而,庙市形成全国性的商业市场却是在明清时期。其时,庙市已遍及全国的大小城市。


与店铺集中的街市相比,庙市的特点首先在于它是一种期集,即定期的集市贸易。如“都门(北京)庙市,朔望则东岳庙、北药王庙,逢三则宣武门外之都土地庙,逢四则崇文门外之花市,七、八则西城之大隆善护国寺,九、十则东城之大隆福寺,俱陈设甚夥”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都城隍庙》。。清人夏仁虎将“逢三之土地庙,四、五之白塔寺,七、八之护国寺,九、十之隆福寺,谓之四大庙市”夏仁虎:《旧京琐记》卷9,《市肆》。。汪启淑则进一步说明京城又以庙市划分出三大商业空间,即“西城则集于护国寺,七、八之期;东城则集于隆福寺,九、十之期;惟逢三则集于外城土地庙斜街”汪启淑:《水曹清暇录》卷9,《庙市》。。


还有一些小型的庙市,多为每年一次,如北京城北的觉生寺,又称大钟寺,“每至正月,自初一日起,开庙十日”;阜成门外的白云观,“每至正月,自初一日起,开庙十九日”;西直门外的万寿寺,“每至四月,自初一日起,开庙半月”;崇文门外的灶君庙,“每至九月,自十五日起,开庙三日”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可见,庙市作为一种期集,以轮流开市的形式成为定期集市和街市的商业行为的补充,并呈现出“甚夥”的景象。且由于庙市之多,几乎无日不有,而赶庙也就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商业活动。


庙市是一个琳琅满目的综合性市场,呈现出捆载络绎的殷隆景象。所谓“人生日用所需,以及金珠宝石,布匹䌷缎,皮张冠带,估衣骨董,精粗毕备。羁旅寄客携阿堵入市,顷刻富有完美矣”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都城隍庙》。。明人沈德符说京城“城隍庙开市在贯城以西,每月亦三日。陈设甚夥,人生日用所需,精粗毕备,羁旅之客但持阿堵入市,顷刻富有完美,以至书画古董真伪错陈,北人不能鉴别,往往为吴侬以贱值收之。其他剔红添漆旧物,自内廷阑出者,尤为精好。往时所索甚微,今其价十倍矣。至于窑器最贵成化,次则宣德。杯之属初不过数金,余儿时尚不知珍重,顷来京师,则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予为吐舌不能下。宣铜香炉所酬亦略如之。盖皆吴中儇薄倡为雅谈,戚里与大估辈浮慕效尤,澜倒至此”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24,《庙市日期》。。


在外国人的眼里,庙市更是充满了新奇,特别是庙市中花卉的展出,尤其令那些喜好以鲜花作为赠品的人们为之兴奋。他们记载说:“我们一直朝北走,来到一条宽阔的街上,大街直接通往鞑靼城东面城墙的靠南的城门。沿着这条大街向前走了一半,在街左面,我们来到一座寺庙前。寺庙的入口处有座牌楼,或称为纪念拱门。正门前摆着许多鸡毛掸子,等着出售。有人领着我们走进寺庙的一间偏殿里,我们发现那里有一个定期的花展。如果将这里的花卉摆放在任何一个欧洲国家中,都会让这个国家增色不少。花卉和灌木栽在颜色各异、质量不齐的盆中,整齐地排列着,摆放在寺庙的院子四周。”DFRennie,MD,PekingandthePekingese(《北京和北京人》),第六章。


这种平地起肆、沿路设摊的贸易形式,对买卖双方来讲都有便利可言,尤其便于中小商贾入市,自然吸引了更多的人与物。而且每逢庙市,市廛中的商肆也向庙市转移。所以,庙市广阔的贸易空间超过一个固定的市廛是很平常的事情。仅就北京的都城隍庙而言,开市之日,“西至庙,东至刑部街止,亘三里许”《燕都游览志》,见于敏中等编:《日下旧闻考》卷50,《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