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书摘>文化地理>弗洛里斯岛矮人的故事:新人种被证实存在

弗洛里斯岛矮人的故事:新人种被证实存在

2013-02-15 13:40作者:关雪莹 编点击:666



印度尼西亚群岛东部的弗洛里斯岛上,狭窄的山路弯弯绕绕,在山坡的一侧,一个巨大的洞穴展现在我们眼前。藤蔓盘成花环的形状垂落下来,铁丝网象征性地拦在洞口。这就是利昂·布阿洞穴,在当地的方言中,这个词语是“凉快的洞穴”的意思,进得洞来,方知此言不虚。在入口的左侧,两处深色土堆正是挖掘现场,也就是印尼和澳大利亚古生物学家们发现新人种化石的地方。他们把这一新的人种命名为“弗洛里斯人”。


新人种被证实的确存在


这个发现对科学界来说可谓意义重大,而对弗洛里斯岛上的居民来说,“另一个人种”的说法却并不新鲜,因为它一直存在于当地文化中。在这个印尼小岛上,许许多多的故事和传说都讲述着生活在茂密森林深处的“矮人”们的故事。更奇妙的是,发现化石的科学家们正是受到这些传说的启发才决定对我们人类这不寻常的“近亲”作更多的了解,而且有可能对“矮人”们曾经生活过的地点进行重新定位。人们曾经借用《指环王》里的人物为这个新的人种取了个绰号——霍比特人,因为他们最令人震惊之处无异于仅1米左右的矮小身材,而且其脑容量也要小上380立方厘米,只相当于现代人即智人脑容量的三分之一。此外,这些矮人们都没有下巴,同直立人——他们假设中的祖先一样。另一个惊人的数据是,这些矮人们生活在距今几千年前,从进化论的角度看来,就像发生在昨天的事情,而科学家们一直认为自2.7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消失后地球上只居住着我们这一个人种。2004年10月的《自然》杂志将这一发现公之于众后,科学界大为震惊。一时间,质疑声四起,持怀疑论的人认为这些骨化石应该属于一个侏儒或是患有头小畸形病的人,这种病会使人的脑容量比正常人小。但这两种说法都站不住脚,因为在古生物学家们发现的骨骼中,除了颅骨之外,牙床骨、股骨、胫骨都是迷你型的。此后争论愈演愈烈,直到2005年1O月,一篇新的文章宣布了新的挖掘发现,在同一个洞穴内,发现了至少七具完整程度各异的矮人化石,他们具有同样的体貌特征:身材矮小,四肢细短。其中一些生活在距今1.2万年前,而另一些则埋在更深的地质层中,他们约在9万年前就行走在弗洛里斯岛的土地上了。


法兰西学院的古人类学家帕斯卡尔·皮克兴奋地说:“真是神奇啊,这一发现可以打消一切怀疑,因为诸如头小畸形这类的疾病在一个种群里持续几万年的假说,显然是不成立的。也就是说另一个不算久远的人类种群曾和我们同时存在过。这又一次证明了人类种群的系统进化远比我们料想的要丰富和复杂得多。”


古生物学求助于人种学


事实上,没有人曾想到在距离我们如此之近的过去,有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种和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人类大家庭的这个新成员从何而来?他们是怎样生活的?什么时候又是什么原因销声匿迹?如此之多的难解之谜摆在科学家们的面前,他们试图一一破解,可惜大部分的传统方法都对此束手无策。德国马普学会的让一雅克·于布兰和斯方特·佩博已经开始研究这些化石的古DNA以确定这一人种的基因构成,然后便可以找出该人种与我们人类有哪些共同点。但是由于从第一具尸体牙齿上提取的DNA损坏程度超出预料,所以研究毫无收获。为了解“弗洛里斯岛矮人”的大脑功能,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克对其脑腔内部作了研究。根据他的研究结果,无论从大脑的形状还是啮叶的位置来说,“矮人”的大脑发育程度同智人不相上下,由此可以证明这些化石的所有者在生前是完全正常的,具备一切复杂反应能力,会制造工具,甚至会使用语言。荷兰莱顿大学的古生物学家杰尔特·范登博格对此解释说:“这些信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们间接地表明‘弗洛里斯岛矮人’很可能捕杀过一些大小至少可以和剑齿象及巨蜥媲美的动物,因为在发现‘矮人’化石的同一地质层中也发现了它们的骨化石。”


到目前为止,确切的证据还是很少,一些科学家已经转向借用人种学的研究方法。不过人种学主要是研究当今社会的问题,其研究领域和研究时代都与古生物学迥异。过去也曾有史前史学家用一些方法把这两门学科联系在一起,可是所谓的人种一考古学,局限性还是显而易见,因为结合人种学和考古学得出的论断往往不能进行科学演示。但在这个案例中,情况却有所不同。科学家们并不想建立一套无法进行演示的纯理论,而只是想利用人种学的一些信息来推动挖掘工作的继续。在弗洛里斯岛上,住在丛林中的“小矮人”的故事是当地民间传说和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传说由来已久,但是自“矮人”化石出土后,这些传说又有了另一层意义。杰尔特·范登博格教授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人种学感兴趣的原因,这些传说也许能帮助我们找到生活在更为现代的‘矮人’的化石所在地。”作为“矮人”化石的保管者,印尼古生物学家托尼·朱比安托诺也同意这一观点:将古生物学和人种学相结合是继续挖掘研究“矮人”之谜的可行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