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步兵攻击>第二节 突击“中央”阵地 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节 突击“中央”阵地 2

小说:步兵攻击 作者:埃尔温.隆美尔 更新时间:2013/12/18 13:59:54

拿定主意后,我们立刻着手工作。我留了一个排充当预备队,让他们负责输送弹药以及在“中央2号”阵地的侧翼阵地上构筑工事等任务。法军侦察兵试图窥探我们的阵地,但被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地赶走了。

加固工事进行得很顺利,一眨眼的工夫,我们战壕的深度就超过了1米。法军炮兵在我们发起袭击以来显得异常平静,现在,他们好像回过神儿来了,开始用各种口径的火炮向“中央2号”阵地开火。法军显然认为我们之所以能夺取他们的阵地,完全是凭借优势兵力。因此,他们打算用炮弹挽回一些面子。可惜的是,法军炮击的战果仅仅是把他们自己原来的阵地炸了个粉碎、切断了我们通往后方的交通壕而已。现在,我们的补给线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的威胁下,阵地前仅有的铁丝网也被炸飞了。不过,我们已经趁着炮击间隙,成功地将重机枪排部署在了阵地上。

晚上的时候,我们战壕的深度已经达到150厘米。法军的炮弹仍旧不停地落在我们身后。此刻,树林中突然响起了法军的冲锋号。敌人以他们惯用的密集队形,从距离不到100米外的树林里向我们发起冲锋,好在我们的火力很快就把他们打得全趴在了地上。由于阵地前的地面凹凸不平,存在不少隐蔽物,我们必须让敌人进入到80米的距离内才能准确射击。或许我们应该后撤到“中央2号”阵地,那里有更好的观测与射击条件。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撤到那里其实更有利于法军炮兵射击,从而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损失。法军这次进攻很积极,手榴弹战随处可见,一直持续到入夜以后。由于携带的手榴弹数量有限,因此我们在战斗中还是更多地使用步枪和机枪。那天夜里很黑,手榴弹爆炸产生的烟雾还降低了我们照明弹的效果,多数时间能看到的只有双方此起彼落的射击火光。最终,我们击退了敌人的数次反攻。

天亮的时候,我们向外扩展,占领了距离阵地50米远的一道沙墙。通过声音判断,法军一整天似乎也都在构筑掩体。过去的一整夜,法军步兵让我们不得安宁。早晨到了,炮兵又来接班。幸运的是,由于双方距离过近,法军的大部分炮弹还是落在了“中央1号”和“中央2号”阵地上,只有很少的几颗落在了我们阵地附近,几乎没有炮弹直接打到我们阵地上,这令我们感到相对安全,一点儿也不羡慕那些正在交通壕里饱受炮击、来回搬运食物和其他补给的运输队。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继续加固阵地,战壕深度达到了2米。除此之外,我们还构筑了用树干加固可供1—2人使用的小型掩体,还专门为机枪阵地安置了钢板和沙包。法军炮火在第一线造成的损失很小,但是在通往后方的交通壕里却每天都有人伤亡。为6月30日进攻而配属的炮兵部队,此时已转移到其他战线去了。我们建制内的炮兵因为缺乏弹药,无法为我们提供有效的支援。话虽如此,他们还是在前线配备了一个炮兵联络官,虽然仍旧不如人意,却还可以勉强接受!

从7月初开始,法军就从某个位于侧翼的炮兵阵地上,每天向我们的战壕发射迫击炮弹。这种火炮构造简单,但精度很高,经常能保持不错的命中率。单单一颗重型迫击炮弹就足以炸死好几名士兵,这给我们造成了相当大的伤亡。幸运之神不可能总保佑我们,如果不能及时从这个危险区域撤出,我们的后果就会更惨。

7月的时候,我奉命暂时代理第10连连长的职务,这一代理长达5个星期之久。为了减轻第4和第6连防线的压力,我们几位连长决定联手在地下8米的深处,合力构筑一座有多个出入口的防空掩体。大家夜以继日地执行这个计划,几个挖掘小组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开工,军官们也加入到工作的行列,我发现官兵一起工作有助于提高部队的士气。

通常情况下,我们修筑的阵地会在一个小时之内被法军炮兵破坏殆尽,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用少量木料加固的工事,在敌人无情的炮火下像纸糊的似的被撕得稀巴烂。有趣的是,法军的炮击模式几乎一成不变,总是先从右侧阵地开始,然后把炮火逐渐转移到左侧阵地。在敌人猛烈的炮火下滞留,意味着付出高昂的代价。因此当法军开始炮击的时候,我们就从战壕里撤出来,等到他们的炮火移动到阵地的另一侧或是我们后方的时候,我们再重新进入阵地。如果法军步兵在炮击之后趁势向我们发动进攻,我们就会发起反冲锋来击退他们。敌军步兵的攻击对我们而言威胁不算太大,因为在面对面的白刃战搏斗中,我们比对手高明不少。

“中央1号”阵地上的拉锯战不断上演。距离敌军阵地大约50米的地方,我军故技重施,开始用掘进的方式向法军逐渐靠近。8月初,我们连接替了第12连在马汀(Martin)地段的防务。因为这个连在一天前的掘进过程中遭受了巨大损失,法军对他们进行了地下坑道埋雷爆破的打击。破晓时,我连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接到这项命令,随即就开始冒着敌军炮火展开行动。整个过程中,我们经常卧倒在地上,和法军尸体趴在一起躲炮击。在炮击的间隙,我们就赶紧拿起工具加固战壕。当战壕深度达到180厘米、战壕附近挖掘了数个散兵坑之后,我们才不必过分担心法军炮火的威胁。说句实话,作为连长,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想尽可能把这些跟随我的士兵一个不少地带回去。

付出的辛苦总算得到了回报。尽管法军经常发动炮击,但凭借坚固的战壕工事,我们的损失很轻微。两天之后,全连在没有重大死伤的情况下离开了阵地。

这之后,我把连队指挥权移交给接替我的人,开始享受开战以来的第一次休假。这个假期足有14天。

战场观察

在6月30日的进攻作战中,为了避免让敌军准确判断出我军的攻击发起时间,在长达3个半小时的炮火准备过程中,我们有意安排了多次的火力间隙来迷惑敌人。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我军炮火异常猛烈,但敌人的阵地却没有被完全摧毁,我们在进攻中仍然遭遇了一些幸存的机枪火力点的抵抗。

此役之中,德国步兵的作战能力再一次得到了充分体现。进攻发起后,我们并没有在夺取预定目标后就停滞不前,而是主动寻找战机,继续攻击敌人。我们的攻势如此凌厉,以至于法军的一名团长和他的全体参谋人员都沦为我们的俘虏。我们的攻防转换也很迅速。就地固守时,我们有意避开了被我们占领的法军阵地,选择自己挖战壕。因为法军对自己的阵地必然很熟悉,炮兵很可能早就标定了射击目标,随时准备对我们火力覆盖。由突击队后面的预备队负责携带弹药和工具的做法也非常有远见,因为法军在进攻发起后的报复性火力,很可能完全切断我们的补给和通信联络长达数小时之久。

在7月1日法军从附近树林对我们发起的反击中,步枪和机枪火力取代了手榴弹,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这值得我们注意。

那天天亮之前,法军步兵利用沙包堆成的墙作掩护,在我们战线前方仅仅大约50米的地方挖掘工事。很显然,这些沙包中有一部分是他们在进攻中夺取的,有一部分也可能是他们的后勤人员利用战斗间隙运送上来的。

在我们发起进攻后的几个星期里,一旦敌人开始对我们的阵地发起炮击,我们就立刻撤出阵地,降低损失。现行的步兵《野战条令》在防御作战方面明确规定,连长有权依据战场情况调整部队的局部部署,以避免遭受优势敌军的炮火威胁。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5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