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步兵攻击>第一节 在阿戈讷的壕沟战 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节 在阿戈讷的壕沟战 1

小说:步兵攻击 作者:埃尔温.隆美尔 更新时间:2013/12/18 13:59:00

第一节 在阿戈讷的壕沟战

我们的新阵地比以前的好多了,它的地势较高,地表积水不会再困扰我们。更重要的是,当地的土质很适合挖掘工事。我们在敌人进攻的间歇抢挖了避弹坑和深入地下4—6米的掩体,即使法军炮火也无法贯穿。我和一名枪骑兵军官共用一个避弹坑,和我一样,他也是连长。为了躲避敌人火力,我们只能匍匐着去联系我们的连队。我们不敢生火,因为只要一有烟雾冒出,肯定就会引来法军炮火的狂轰滥炸。为了抵御夜晚的寒意,晚上睡觉时必须4个人依偎在一起,凑合到天亮。

对峙期间,部队规定了10天轮班制度,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必须在第一线、二线预备阵地和补充营各待10天,循环往复。幸亏有了出色的阵地和工事,即便法军逐日加大了骚扰炮击的强度,前线的损失却依旧轻微。和我们相比,法军炮兵似乎有打不完的弹药,我们的弹药却少得可怜,我们的炮兵只是偶尔过来点缀一下而已。

听说1月29日撤退时被我们留下的那5个重伤员后来都被法军俘虏了,不过他们恢复得都不错。几个星期之后,我因为那次战斗被授予一级铁十字勋章,我可是团里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尉。

在接下来的2、3、4月这3个月里,我们特别强化了阵地上的工事。阵地右翼的第120步兵团,从1月29日的阵地又向前推进了一些。我们第124步兵团则在原地挖工事固守。阵地左翼的第123步兵团却一枝独秀地向西默蒂埃(Cimeti鑢e)推进,该地和法军所谓的中央阵地的东部相邻。除了在原地掘壕固守,我们还尝试着向法军阵地方向挖了不少攻击战壕。这些战壕逐渐向前延伸,并互相连接起来。凭借这种方式,我们的前沿阵地逐渐接近法军,最后终于到达了他们主阵地前沿的铁丝网障碍区。

敌人的炮兵和重迫击炮妨碍了我们的土工作业。法军还是第一次使用重迫击炮对付我们,有很多士兵因此在战壕中被击伤。我们的交通壕、后方通道、指挥所还有补给点,随时都处在法军的炮火威胁下。当全连士兵后撤到补充营(位于一线阵地后方约3—4公里)休整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在这段休息时间里,我们主要担负埋葬阵亡战友的伤感任务,与一线不断增加的阵亡率相呼应的是森林里日渐密集的墓地。

从1915年5月开始,法军用各种中小口径的迫击炮炮击我们邻近“中央”阵地的前沿地段。对于我们这些征战阿戈讷的老兵而言,这样的炮击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虽然迫击炮的声音比其他火炮的声音都小,但它发射的炮弹初速很慢,慢到可以留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寻找隐蔽。白天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看着这些炮弹从空中掠过,然后再从容不迫地隐蔽起来。不过要是在晚上,最好的保命办法还是完全避开敌人迫击炮可能打击的区域。法军炮兵的骚扰射击如此频繁,以至于大家后来都懒得从掩体里爬出来了。

尽管每天都有伤亡,战场上的气氛也越来越恐怖,但大家的士气却依旧很高,每个人都恪尽职守。在阿戈讷这个被鲜血浇灌的角落,我们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它的一部分。这期间,最难过的事莫过于向那些身负重伤或英勇捐躯的战友告别。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黄昏,一位腿被迫击炮炸断的士兵躺在沾满鲜血的担架里,从我们面前沿着狭窄的战壕被抬了下去。眼睁睁地看着一名优秀的青年战士以这种方式离开我们,我感到一种难言的伤感,只能握着他的手安慰他。可是这位士兵却说:“长官,不用担心,即便我不得不装假肢、拄拐杖,我也会尽快回连队里报到。”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再也没能看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他在前往医院的半路上就牺牲了。我认为,他可以代表我们连队整体的精神风貌。

5月初,我们接收了后方运来的第一批圆木,用它们加固战壕,还专门构筑了供1—2人使用的掩体。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安心地把上岗的士兵安排在哨所里了。由于我们的前沿已经推进到非常靠近敌人阵地的地方,他们的炮兵为了避免误伤自己人,不敢再肆无忌惮地对我们开炮。他们炮击的主要对象现在已经转向我们的后方,包括补给线、预备阵地、指挥所和营房在内的各种目标。

就在这个时间前后,一位没什么实战经验的资深中尉奉命接管第9连,原因是团长打算把我调到别的连队。可我最终拒绝了这个安排,因为我真的舍不得离开这些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士兵们。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5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