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步兵攻击>第三节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节

小说:步兵攻击 作者:埃尔温.隆美尔 更新时间:2013/12/18 13:57:47

我试图沿着铁丝网下面的小径匍匐着爬过去,可是敌人从左侧射来的火力迫使我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此时,敌人就在大约300—400米外的地方,密集的铁丝网妨碍了他们的视线,因此他们很难发现我并准确射击。于是,我横下一条心,继续匍匐前进,任凭子弹在我周围乱飞。到达目的地之后,我命令全连像我一样,成单列纵队匍匐前进。可是先头排的排长已经被吓傻了,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导致他身后的士兵也学他的样子,趴在铁丝网后面装死。不论我如何喊叫和挥手,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法军的这片阵地简直就是一座堡垒,不是我们几个就能守得住的,必须把全连拉上来才行。我向西搜索,找到了另一条可以穿过铁丝网的通道,然后严肃地警告先头排排长,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否则我就执行战场纪律。后来,他识相地选择了服从命令。尽管敌人从左侧用轻武器射来密集的火力,但全连最终还是都弯着腰穿过障碍区抵达了阵地。

为了守住阵地,我把部队成半环形部署在这块被法军命名为“中央”的阵地上,并开始加强工事。这片阵地是法军依据最新设计理念构筑的坚固阵地,整条防线贯穿了阿戈讷地区,我们占领的仅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阵地上每隔50米就有一座碉堡,法军以这些碉堡为支撑点,组成交叉火力,再配合上大片的铁丝网障碍区,就让阵地的前面变成了一片凶险异常的屠场。每个碉堡之间还有用土筑成的胸墙连接,胸墙的高度刚好可以满足立姿射击的需要,法军可以隐蔽在胸墙后面,从容不迫地射击射程内的所有目标。墙后面有5米深的战壕,可供士兵隐蔽。为了收集渗出来的地下水,战壕里还挖了几个两米深的坑。战壕往后约10米的地方有一条与胸墙平行的小路,可供各种支援车辆来回行驶,胸墙的高度正好可以保证这些车辆的行动不被敌人发现。除此之外,在工事和铁丝网之间的开阔地上还挖有一道防护深壕。

我们所占领的这段阵地的左翼已有法军驻防,他们正在用各种轻武器向我们发射密集火力,但右翼显然还没有法军驻防。大约早上9时左右,我向营部发出书面报告,内容如下:“第9连已占领位于我攻击发起线以南1.5公里的部分法军坚固阵地,坚守在树林边缘的拉上。要求立刻给予支援,并补给机枪弹药和手榴弹。”

与此同时,奉命加固工事的部队正用铲子在冰冻的地面上努力挖凿着,但是根本挖不动,只能用十字镐和锄头慢慢刨。我们就这样挖了大约30分钟,直到阵地左翼的警戒哨报告说,左翼的敌人正在东面500米处成密集队形穿过铁丝网撤退。我命令手下一个排向他们开火,一部分敌人匆忙就地寻找隐蔽,大部分法军却仍然向东面离我们更远的阵地转移。他们最终达到了目的,因为我们开火后不久就受到来自那个方向的敌火还击。

我们加固工事的进展不值一提。仔细分析形势之后,我注意到在我们所处位置右侧200米处的防线弯曲部,有一段被敌军命名为拉布代尔(Labordaire)的阵地。如果我们想在敌军的整个防御体系中钉进一枚钉子的话,这就是一个很具有战术价值的重要节点。我们就一路杀到这个名叫拉布代尔的阵地,很快利用散落在地上的树干搭起了临时防御工事,并从这里向敌人开火,阻挠东面的敌人继续转移。我们的行动很快奏效,进退不得的敌人开始就地构筑工事。没过多久,他们的枪声就哑了下来。

我们占领的这段阵地包括4座碉堡。在我的指挥下,全连成半环形部署,并在阵地和铁丝网之间的一处隐蔽处,留下一个50人的加强排担任预备队。在那个隐蔽处的边上,有另外一条“之”字形的小径可以穿过布满铁丝网的障碍地带。时间分分秒秒在流逝,我们开始对上级的支援和补给一直没有落实而感到忧虑。突然,阵地右翼的部队报告说,在距离我们前方大约50米处,有大批法军正在穿过铁丝网障碍带向后撤退。负责那段阵地的排长请示我是否开火阻击,我考虑再三,除了开火,我们还有什么选择呢?我们马上就要卷入一场恶战,让这些法国人毫发无伤地后撤,对我们来说,简直是纵虎归山。可是如果我们开火阻击,那么法国人就会转而向西逃窜,绕个圈子再进入阵地。那之后,他们就有可能利用阵地上的交通壕反包围我们。话虽如此,我最终还是下令开火。

一声令下,我们站在胸墙后面向周围的敌军开火,一场苦战就此展开。法军打起仗来也很勇敢。情况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突然大约有一整营的敌军向西面迂回前进,在距离我们300米的位置穿越了铁丝网,然后又从西面成战斗队形向我们扑来。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一条向北穿过铁丝网与营部相通的狭窄小路外,第9连几乎被敌人完全包围了。即便是这条仅剩的生命线,也处在敌人东西两面的火力夹击之下。在我们右翼,敌人仍然被死死地钉在地上,无法越雷池一步。但是我们的左翼却出现了危机,敌人的攻击取得了进展,正在逐渐接近我们。我们的弹药越来越少,连预备队的大部分弹药也都被集中上来救急。为了尽可能节省弹药,我命令大家减少消耗,可是来自西面的敌人却仍然向我们继续靠近。当时我心中暗想:“要是弹药用完了,我该怎么办?”营部的支援是我们唯一的希望。现在情况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啊!

终于,敌人攻入了我们最左边的碉堡,并和我们的士兵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们被迫投出最后一批手榴弹。可是几分钟之后,也就是大约10时的时候,一个班的法军还是成功攻占了它,并通过它的枪眼,用步枪和机枪向我们背后射击。祸不单行,在我被告知这个坏消息的时候,偏巧营部派来的传令兵隔着铁丝网向我们大喊着传达营部的命令:“本营已进入北面800米外的阵地固守待援,隆美尔的连队必须撤退,营部无法支援!”前线的排长、班长们又一次叫喊着要补充弹药,我们顶多只能再支撑10分钟了。

到了该下决心的时候了!我们是否应该与敌人脱离战斗,并在敌人的交叉火网中穿过铁丝网撤退呢?这样的行动意味着至少百分之五十的伤亡。

另外一个行动方案是打到弹尽援绝,然后向敌人投降。投降——这是我决不会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向敌人发起逆袭,冲散他们的战线,然后再撤退,这在当时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敌人虽然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但是法国步兵不一定受得住我们的逆袭。如果在左翼的敌人被打退,那么我们就有机会比较安全地穿过铁丝网障碍区。在那种情况下,右翼较远处的敌军火力所造成的威胁很有限。速度是逆袭成功的关键,我们必须猛地给敌人一下子,然后在他们还没回过神来之前就摆脱他们,通过铁丝网。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5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