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步兵攻击>第三节 罗马公路沿线森林中的战斗 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节 罗马公路沿线森林中的战斗 2

小说:步兵攻击 作者:埃尔温.隆美尔 更新时间:2013/12/18 13:54:47

所有部队报告准备就绪,我们随即发起了攻击。营部跟随第7连攻击前进。在距敌人阻击阵地100米的地方,法军的火力迫使我们卧倒。在茂密的灌木丛里,我们的视距被限制在20米内,压根儿看不到敌人。我军开始还击,大家利用低矮的灌木作掩护,并尽量向敌人接近。战场上的声音很嘈杂,我们无法准确估算出敌人的距离。敌人的火力越来越密集,攻击行动终于还是被迫停止了。

为了让第7连继续向前推进,萨兹曼少校和我到了第一线。我从一个受伤士兵的身上拿了一支步枪和一些弹药,并接管了几个班的指挥权。在那种环境下,由于联系不畅,根本不可能指挥更多的部队。有好几次,我们试着穿过灌木丛向我们感觉似乎离得很近的敌人冲过去,但都没成功。敌人猛烈的火力迫使我们一直卧倒。到处都是呼叫医护兵的声音,这说明我方的伤亡正在急剧增加。

我们趴在地面上或者躲在粗壮的橡树后面,听任敌人尽情开火。只有等到敌人射击的间隙,才能趁机往前跃进一些。总而言之,部队的进攻遭遇挫折,推进速度变得异常缓慢。从两翼传来的声音判断,我们的友邻部队应该和我们的情况基本相同。

我带着刚刚收入麾下的几名士兵,再次向前方灌木丛里的敌人冲过去,敌人也再次对我们疯狂射击。终于,在离我大约20步远的地方,我发现有5名法军士兵正呈立姿射击。我立即端起步枪对他们射击,有两名背靠背站在一起的法国人成了我的枪下亡魂,但还有3名敌人挡在我面前。很显然,我已经过分深入敌阵,在我后面隐蔽的士兵这时根本帮不了我。我试图再次朝法国人射击,可是步枪却没有反应,我拉开枪栓一瞧便知不妙,因为弹仓里空空如也。在这么短的距离内,我根本没时间重新装弹,附近也没有地方可以掩蔽,逃跑更是枉然。这时,刺刀成了我唯一的希望。平时,我非常热衷练习拼刺刀,并且对刺枪术掌握得相当熟练。即便是在1对3的情况下,我对我的武器和能力也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当我冲上前去的时候,敌人开火了。这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一颗子弹击中了我。刹那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地倒在敌人面前。子弹从我的左大腿侧面贯穿,血从拳头般大小的伤口涌出。此时的我只能绝望地等待着敌人给我补上一枪或者一刺刀,让我痛快上路。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我尽力用右手压住伤口止血,同时滚到一棵橡树后边藏了起来。在敌我双方的火线中间,我躺了很久。终于,我方士兵突破灌木的重重阻拦,将敌人击退了。

二等兵劳赫和鲁斯曼负责照料我,他们用一条武装带充当止血带,并包扎了我的伤口。这之后,他们用担架把我送到阵地后面。后来,我从上级的战况通报中了解到,敌军最终被赶出了森林,并留下了200名俘虏。我们也遭受了不小的伤亡,仅第2营就有30人阵亡,其中包括2名军官;另有81人负伤,其中包括4名军官。据团部作战日志记载,这已经是第2营3天内第3次在战场上力挽狂澜了。

离开这些勇敢的人是痛苦的。日落时分,两位士兵用简易担架把我后送到了5公里外的蒙特巴兰维尔。一路上,我并没感到疼痛,因为失血过多,我早就昏死过去了。

当我在蒙特巴兰维尔的一个谷仓里重新苏醒过来的时候,我们营的军医施尼策尔正在我身上忙碌着,是汉勒在我昏迷时把他请来的。我的伤口又被清理了一遍,然后我就被抬进了救护马车。车里面还躺着三位负伤的战友,他们痛苦不堪地呻吟着。我们从野战救护站出发,前往战地医院。救护马车在被炮弹反复蹂躏的路上颠簸奔驰着,剧烈的震动让我们饱受折磨。当我们在午夜时分抵达战地医院时,一位战友已经撒手归西了。

战地医院已经拥挤不堪,裹着毯子的伤员干脆被露天放在公路两侧躺着。全医院只有两名军医,他们重新检查了我的伤势,并给我找了一间铺着稻草的病房。

天亮的时候,一辆救护马车把我送到了位于斯特奈(Stenay)的后方医院。在那儿住了几天之后,我获得了一枚2级铁十字勋章。后来,我又经历了一次手术,然后就在10月中旬乘坐一辆被军队医院征用的私人马车回家休养。

战场观察

沿巴黎—瓦雷纳公路据守的敌军迫使第2营历尽艰辛才完成任务。在3个营同时加入攻击并承受可观损失之后,才将敌人赶出茂密的树林。

此次战斗一开始,伤亡率就居高不下。我们总共损失了3名军官,这似乎是法军隐藏在树上的狙击手干的,不过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在伤亡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我们很难要求士兵冒着炮火奋不顾身地前进。这时,只有指挥官身先士卒,才能对部队起到激励作用。

在近距白刃战中,胜利永远属于弹夹里多一颗子弹的人。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5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