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步兵攻击>第五节 渡过默兹河,在蒙特与杜尔贡树林的战斗 3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节 渡过默兹河,在蒙特与杜尔贡树林的战斗 3

小说:步兵攻击 作者:埃尔温.隆美尔 更新时间:2013/12/18 13:47:26

我决定不再等待,而是寄希望于连队的其他人能在我们采取行动的时候及时跟进。我们急行军到了布里埃农场西面大约600米处的一块洼地,然后开始朝法军炮兵连的方向匍匐前进。从炮声判断,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100米。在我们的左翼,第127步兵团的前锋部队正逼近农场。天渐渐黑了,突然,我们遭到了自己人来自农场方向的火力袭击,第127步兵团的战友们肯定是把我们当成法国人了。

射击火力越来越密集,我们被迫卧倒,挥动头盔和手帕,企图让他们意识到我们的身份,可是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在我们附近没有任何掩蔽物,步枪子弹打在周围的草地里,逼得我们只能紧紧地贴在地上,乖乖地被自己人当成靶子练习。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已经是第二次被自己人误击了!这时的感受真是度日如年。当子弹从头顶飞过的时候,我可以听到部下们的抱怨和诅咒。我们祈祷着天快点儿黑,因为这是我们得救的唯一机会。终于,他们停火了。为了不招来更多的子弹,我们暂时继续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之后,才小心翼翼地爬回后方的洼地,好在12个人都毫发无损。

现在再去攻击法军的炮兵为时已晚,而且我的胃也不允许我这么做了。当我们返回下午的战场(杜尔贡树林)时,晦暗的月光从稀疏的云彩中穿透出来。我们并没有找到连队的任何踪迹。后来我才得知,原来是有一位士兵跑去报告连里的军士长,说我已经在树林的战斗中阵亡了。于是,军士长就集合队伍,退回了本营在蒙特附近的阵地。

穿过杜尔贡树林的时候,我听到伤员们绝望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这样的“招魂曲”实在令人心酸。这时,附近的灌木丛中传来了低沉的声音:“兄弟,兄弟……”我走过去一看,发现是第127步兵团一位胸部受伤的年轻小伙子,他正躺在满是石头的冰冷地面上。当我们弯下腰为他查看伤情的时候,这位可怜的小伙子啜泣起来,因为他实在不想就此死去。我们用他自己的外套把他裹了起来,还给了他一些水,尽可能想让他舒服一点。突然,四面八方都传来了伤员们的惨叫声。有一个人正在用令人心碎的声音叫着妈妈,有一个人正在祈祷,还有很多人正在痛苦地叫喊,其中还夹杂着法语。“主啊,保佑这些弟兄,保佑这些弟兄……”听着这些受尽折磨、很可能就要死去的人所发出的凄惨叫声实在太令人难受了!我们竭尽所能帮助他们,而且一视同仁,并没有自己人和敌人的区别。由于没有担架,我们无法把这些重伤员带走。如果改用背负的方式,那只会对伤员造成更严重的伤害。所以,我们还是把他们都留在了那里。

我们又累又饿,临近午夜时分才到达蒙特。这个村庄已经遭受了严重破坏,有几幢房子被完全摧毁,不少死去的马匹躺在狭窄的街道上。在一栋房子里,我恰好碰到了卫生连,于是就向该连的连长报告了杜尔贡树林里伤员的情况。连长同意去救援他们,我的一名部下自愿担任向导。这之后,我试着为大家寻找今晚的栖身之地。我们和营部联系仍然中断。

走着走着,我们发现有灯光正从一幢房子的百叶窗透射出来,于是就走了进去。房子里大约有十多个女人和女孩,她们对我们的到来显得很害怕。我用法语问候她们,并请求她们为我和我的部下提供一些食物,还有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我们的要求很快得到了满足。躺在干净的床上,我很快就酣然入梦。天亮之后,我们继续寻找第2营的踪迹,最终在蒙特的东边遇到了他们。

大家对我们的归来普遍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他们原本都认为我们肯定凶多吉少。由于连长负伤,营里指定由艾科尔兹中尉负责指挥第7连。当天晚上,我们在蒙特宿营,连队在村子的入口处安排了哨兵。我从法国人的商店为自己和汉勒弄了两瓶酒后,就在一张颇具皇家气派的床上睡着了,可是这张豪华大床却为我们留下了纪念品——跳蚤的叮咬。

战场观察

大部队中途休息时工兵连遭受的袭击给了我们一个教训,那就是:团队中的任何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安全负责,不能过分依赖别人,尤其是在面对复杂地形和具有高度机动能力的敌人的时候。

第7连在丹村东面树林里的时候,遭受了法军炮火相当长时间的轰击。如果有一发炮弹落在我们中间,那至少会有两个班的损失。随着现代武器杀伤力的增强,保持分散队形和及时挖掘散兵坑的意义显得至关重要。无论敌人是否发动炮火袭击,部队都应该及时挖好散兵坑。宁可备而不用,也不能用而不备,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蒙特的战例说明,对敌人曾经到过的地方都进行仔细搜索很有必要。我们俘虏的那26名法军也许只是战场上的逃兵,但也有可能是敌军预留的部队,就等我们穿过镇子时执行伏击的任务。

骑兵侦察组半小时前关于他们曾经遭到来自蒙特方向炮击的报告,导致我们自己的炮兵在第124步兵团占领蒙特后,仍在向那里实施不必要的炮击,而且还造成了自己人的伤亡。有鉴于此,步兵和炮兵之间保持良好的通信联系很有必要,而且炮兵也有必要对战场态势保持不间断的侦察。

我们连在杜尔贡树林所遭受的法军炮击,说明了在敌火射程内采取密集队形行军或驻止是个愚蠢的决定,很可能会在现代炮兵的火力袭击下造成惨重的伤亡。

杜尔贡树林的战斗突显了进行丛林战的复杂性和困难性。在丛林战的情况下,一个人可能根本看不到任何敌人。因为子弹打中树木所发出的响声,还有无数在空中乱飞的跳弹都可能让人无法准确判断敌人的方位。除此之外,在丛林战的情况下,辨别方位以及保持部队上下的联系畅通都很困难,指挥官常常会顾此失彼。掘壕据守在丛林战中也很困难,因为地下有大量的树根盘根错节。杜尔贡树林的战例充分说明了以上几点。在那次战斗中,我们根本无法构筑阵地,自己人还在我们屁股后面开火,让我们陷于进退两难的险境之中。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不论在行进中还是丛林战中,部队前锋都应该尽可能多地部署一些机枪火力。要知道,不论在遭遇战还是进攻战当中,机枪都是绝对不可或缺的角色。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522/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临死的士兵

祖国统一

vip图标
军号:65349

加好友发短信

主角面对着战场上那些敌我双方临死士兵的叫喊,内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同情之心,也没有对战争的目的进行思考吗?  详细>

最后回复:2013-12-28 20:42点击:5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