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中国不怕>17.究竟谁怕原子弹? 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7.究竟谁怕原子弹? 2

小说:中国不怕 作者:张民 更新时间:2013/11/17 21:41:32

这个李承晚也算得上一个吹牛大王了。就在他讲话的前不久,美军第二师的指挥官还指责韩国军队一个整团从前线溃退下来,穿过美军阵地而制止不住的惨况。至于李承晚说的那自杀的6名上校,天晓得是自杀还是在逃跑时被追击的志愿军打死的。

这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进退两难,被弄得里外不是人。朝鲜战场上不断传来的坏消息,使他心惊肉跳;更糟糕的是后院起火,使他日夜不得安宁。

杜鲁门领导的美国政府处于两派内讧状态,国内的反对派势不可挡。共和党在国会选举中的胜利,使他失去了执政的根基。落选的参议员包括他在国会中3名最有力的支持者。而与之相反的是,共和党在国会中增加了一些强硬反共派和支持蒋介石的人物。理查德·尼克松便是其中之一。他们把1949年的所谓“丢失”中国的责任归罪于杜鲁门,要对美国国务院进行大扫除。这些人极力支持麦克阿瑟关于扩大朝鲜战争的主张。

由于朝鲜战争屡战屡败,由于国内政坛和社会舆论对朝鲜战争政策的不一致,杜鲁门政府也遭到民主党内许多人的非议和反对。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杜鲁门只能沿着既不扩大对中国的战争,又要在朝鲜争取胜利,以谋求体面停战的路线走下去。

美国政府为了贯彻上述政策,在其国内积极扩大军事力量,扩大征兵范围,延长服役期限,增编现役部队,加紧向朝鲜增兵和运送各种作战物资。新上任的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在加紧布置纵深防线,以作退守之计的同时,积极整顿组织,调整部署,加强侦察,准备一旦有适当时机便立即发动攻势。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以部分兵力在汉城以南地区组织防御,掩护主力在“三八线”附近地域集结休整。

但是,仅休整一个星期,即从1月15日起,“联合国”军便开始进行试探性进攻,而且逐步扩大进攻的范围。经过不断侦察和反复试探,他们发现志愿军由于运输线延长,粮弹补给困难,已经到了不能有效作战的地步。按照这个判断,麦克阿瑟眼睛一亮:哈哈机会来了!感谢上帝,总算找到了挽救败局的出路,乘志愿军疲劳、补给困难之际,杀他一个回马枪,重新打回“三八线”,说不定这回可以捡个大便宜呢!

于是,从1月25日开始,“联合国”军在全线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

根据这个情况变化,彭德怀决定停止休整,进行第四次战役。

“联合国”军这次进攻,集中了5个军共16个师、3个旅、1个空降团,并集中了全部炮兵、坦克兵、航空兵,仅地面部队就有23万人的兵力。这次进攻的特点是:为了防止志愿军和人民军实施反击,造成被分割包围的状态,采取各部队互相靠拢,齐头并进,稳扎稳打的战法,力求东西呼应,互相支援,保持一条连续、完整的战线。针对中朝军队装备劣势和后方保障困难的情况,采取“磁性战术”“火海战术”,始终与志愿军和人民军保持接触和猛烈的火力高压,以增加中朝军队的消耗。同时,加紧对朝鲜北方的交通运输线进行空中封锁和破坏。

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连续进行三次战役后的疲劳状况尚未得到改善,损失的大量兵员还没来得及补充。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指示彭德怀,第四次战役应采取力争阻止敌人前进,稳步打开战局,一切作长期、艰苦打算的方针。

根据这一方针,彭德怀决定,采取“西顶东放”的作战方针,即以一部兵力在西线组织防御,牵制敌人主要进攻集团;在东线(南汉江以东)则让敌人深入,然后,集中主力进行反击,争取歼敌1至2个师,进而向敌纵深发展突击,从翼侧威胁西线敌人主要进攻集团,动摇其部署,制止其进攻。

由于情况异常复杂,随时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变化,为保证部队的稳定性,彭德怀和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商定,把志愿军与人民军组成西、中、东三个集团。

中部和东部集团首先采取机动防御,诱使敌人冒进突出。然后,以中部集团在横城地区进行反突击,歼敌一部后,在东部集团配合下,向敌纵深发展,从翼侧威胁西线进攻之敌。

在东线,美军第二师、第七师、空降第一八七团及5个南朝鲜师分别向砥平里、横城、襄阳方向突击。志愿军第四十二军第一二五师及人民军第五军团节节阻击,且战且退。

2月9日,敌人进到砥平里、横城、乌项里、广川一线,其中进至横城以北的南朝鲜军第八师、第五师态势突出,兵力分散,利于我志愿军实施反突击。

于是,彭德怀决定向冒进突出之敌发起反击。

2月11日17时,志愿军第四十二军第一二四师迅速打开了反击突破口,向敌人纵深发展进攻。配属该军的第三十九军第一一七师,从第一二四师打开的突破口突入敌人纵深,然后,从西向东横插进去,截断了南朝鲜第八师的退路,对该敌形成包围。

2月12日,志愿军第四十二军、第四十军、第六十六军和第三十九军的第一一七师向被围敌军发起猛烈攻击,一举全歼了南朝鲜军第八师3个团,并歼灭了美军第二师和南朝鲜军第三、第五师各一部,另外还歼灭了4个炮兵营,共1.2万余人,其中俘虏7800余人。

这次反击的辉煌战果,可以从李奇微的回忆录中得到证实。李奇微说,中共军队发起了第四阶段的攻势,企图把我们撵入大海,我们被迫又放弃一些地区。在中共军队的进攻面前,美军第二师又一次首当其冲,遭受重大损失,尤其是火炮的损失更为严重。这些损失主要是由于韩国第八师仓皇撤退所造成的。该师在敌人的一次夜间进攻面前彻底崩溃,致使美军第二师的翼侧暴露无遗。韩国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他们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中共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韩国军队阵地上,总是把许多韩国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

李奇微承认美军“遭受重大损失”,还算是说了老实话。但是,作为一个美国堂堂高级将领,也有不诚实的地方,他三番五次地把美军的失败归罪于韩国军队的仓皇撤退,不免给人一种推卸责任的感觉,此其一;其二,美国高级指挥官为什么总是叫韩国军队打头阵,把它们部署在一线或翼侧,来保护美军的安全呢?这一点美国人心里明白。

3月31日,中朝军队逐步转移至三八线附近地区,坚决抗击敌人继续前进。战至4月21日,最后将敌人阻止在开城、高浪浦里、三串里、文惠里、华川、杨口、元通里、杆城一线。

这时,敌人发觉志愿军第三兵团、第九兵团、第十九兵团已经到达“三八线”以北地区,他们随即停止进攻。

4月21日,第四次战役结束。

从1月25日开始到4月21日止,中朝军队在历时87天的防御作战中,共歼敌7.8万余人,其中俘虏敌人8984人(其中美军1214人),缴获坦克13辆,汽车619辆、各种炮288门、各种枪6799支(挺)。

在近3个月的时间里,敌人只前进不足100公里,平均每天要付出900人的伤亡代价,才前进1.3公里。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志愿军向南进攻时,同样的距离,只用8天就打过去了。

在这次防御作战中,由于敌人采取“磁性战术”和“火海战术”,紧紧地同中朝军队保持接触,空中大量的飞机轮番轰炸、扫射,地面大量坦克掩护步兵连续攻击,进行没完没了的消耗战,使中朝军队的防御战打得十分艰苦,伤亡也较大(全战役共伤亡4.2万人)。但是由于中朝军队发扬了勇敢顽强的战斗作风,硬是和敌人顶了近3个月的时间,以较小的空间换取了较多的时间,掩护新入朝的志愿军各部队在“三八线”以北完成了集结和临战准备,为进行下一次战役创造了有利条件。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4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