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中国不怕>15.休想在中国面前耍花招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5.休想在中国面前耍花招

小说:中国不怕 作者:张民 更新时间:2013/11/17 21:39:51

15.休想在中国面前耍花招

为了挽救败局,美国一方面命令麦克阿瑟在“三八线”进行新的防御部署,阻止志愿军继续进攻,另一方面向朝鲜战场增派新的力量,企图再次发动攻势。

这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实行经济动员。

经济动员曾经是美国参加两次世界大战前的一个重要步骤。这一举动说明,美国看到了朝鲜战争的严重性,依靠现有力量想在短时间内结束战争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美国害怕在完成新的部署之前,中国志愿军再次发动进攻,那他们可就顶不住了。

于是,美国阴谋策划了一个缓兵之计。

12月7日,印度驻华大使奉命向中国外交部转达信息:印度等13个国家,在数日内将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一个议案,即“交战双方先在‘三八线’停战,以便能进行协商。如中国宣布不越过‘三八线’,则可以得到这些国家的支持。”

毛泽东对周恩来说,很明显,这是美英等国在背后搞的一个小动作,没有什么诚意可言,把它顶回去!

战场打了胜仗,在外交上当然就更加硬气、自信了。

12月11日,周恩来针对13国提案表明了中国的立场:美军既然已经越过了“三八线”,因此“三八线”已被麦克阿瑟破坏而不复存在。

周恩来的言外之意很清楚:你美国休想在中国面前耍花招。既然你们挑起了战争,我们就要打下去,打到何时何地为止,那就由不得你们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不能承诺不越过“三八线”。

美国见小动作不起作用,接着,又搞了一个大动作。

12月14日,第五届联合国大会在美国操纵下,通过决议:成立“朝鲜停火三人委员会”,用它来“确定满意的停火基础”,企图用这个办法强迫中国接受停火。

12月22日,周恩来就此发表声明指出:“美国在侵略失败以后,赞成停战。远在朝鲜战事初起,中国政府就再三提议,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然而美国政府不但拒绝了这种提议,而且悍然不顾任何警告,趾高气扬地越过‘三八线’。既然如此,为什么美国政府又表示愿意举行谈判解决朝鲜战事呢?不难了解,当美军登陆仁川港、越过‘三八线’逼近鸭绿江的时候,他们不会赞成停战,只有在美国侵略军失败的今天,他们才会要求停战,这是为了使美国可以取得喘息时间,准备再战,至少可以保持现有侵略阵地,准备再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郑重声明:中国人民亟望朝鲜战事能得到和平解决。我们坚持以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及朝鲜内政由朝鲜人民自己解决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谈判基础。美国侵略军必须退出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必须取得联合国的合法地位。这几点不但是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合理要求,也是全世界一切进步舆论的迫切愿望。朝鲜问题和亚洲重要问题的和平解决,离开这几点是不可能的。”①

美国政府万万没有想到,它本来是想用一个小小的“停火”饵料,诱使中国上钩,结果不但被中国揭露其阴谋诡计,反而使中国得到一个机会,向全世界宣示,他们对于全面解决朝鲜、中国台湾乃至亚洲问题的一大堆条件。

美国自找没趣,花招没耍成,反倒被中国扯掉了遮羞布,只好缩了回去。

毛泽东深深懂得,和美国这样的对手打交道,光靠打嘴仗不行,必须真正打痛了它,它才会老实一些。

于是,毛泽东命令志愿军继续向南进攻。

毛泽东在发给彭德怀的电报中说:“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此次南进,希望在开城南北地区,即离汉城不远的一带地区,寻歼几部分敌人。”②

彭德怀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一时陷入两难之中:从前线的实际情况考虑,不应该马上打第三次战役,因为志愿军入朝一个多月,已经连续打了两个战役,打到了“三八线”,战局发展之快,出乎所料。但是后勤保障等许多工作一时难以跟上,部队连续行军作战,严重减员,也很疲劳,需要经过休整补充后再战。从军事上讲,马上打不利。但是,从政治上考虑,需要马上再打一仗,把战线推到“三八线”以南更为有利。

怎么办?彭德怀经过反复思考,权衡利弊,认为军事要服从政治。应当动员各部队克服一切困难,咬咬牙再打一仗。

彭德怀向其他几位领导人说,既然毛主席下了命令要我们打,政治形势需要我们打,那我们就坚决打。但是,困难确实很多,所以一要打好,二要特别慎重,适可而止。

志愿军几位副司令员都同意彭德怀的意见。于是决定,放弃原来的休整过冬计划,立即发动第三次战役,打过“三八线”去。

彭德怀立即致电毛泽东,向他报告举行第三次战役的作战计划。彭德怀在电报中说,朝鲜战争仍然是相当长期的、艰苦的。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战线缩短,兵力集中。我军目前仍应采取稳进的方针。为此建议:以4个军首先歼灭南朝鲜第一师,并相机打第六师,如果战役发展顺利,再打春川之南朝鲜第三军团。如不顺畅即适时收兵。

毛泽东复电同意彭德怀的意见,并指出,你对敌情的估计是正确的,必须作长期打算,速胜的观点是有害的。但是此时越过“三八线”再打一仗,然后进行休整是必要的。在战役发起前,只要有可能,即应休息几天,恢复疲劳(体力),然后投入战斗。总之,主动权在我们手里,不顺利则适时收兵,到适当地点休整,然后再战。

12月26日,毛泽东再次致电彭德怀,指出,南朝鲜军和美军一部已在北纬37度线至“三八线”之间站住脚,组成防线,我们不用走很远便能寻敌作战,这就应该改变原定朝鲜人民军两个军团深入敌后,分散敌人兵力的计划。因为南朝鲜军集中对我有利,分散则于我不利。如果人民军插入敌后,使敌人变更部署,不敢在37度线以北建立防线,而美军则可能放弃汉城,集中大田、大丘一带。那样,将使我作战发生很大困难,不易各个歼灭敌人。因此,不但人民军不要深入南部,而且志愿军主力也应当后退几十公里进行休整,以使敌人感到安全,以利尔后作战。

彭德怀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定下战役决心:集中志愿军6个军实施进攻,并建议人民军以3个军团同时进攻,击破敌人在“三八线”的防御阵地,歼灭临津江东岸至北汉江西岸地区南朝鲜3个师,如发展顺利,占领汉城。

12月31日17时,志愿军和人民军共27个步兵师、2个炮兵师共30万人,在约200公里的正面上发起全线进攻,迅速突破了“三八线”敌之防御阵地,在歼灭南朝鲜军数千人之后,继续向敌纵深进攻。右翼集团第三十九军、第五十军、第三十八军、人民军第一军团正面的敌人纷纷向南撤退,志愿军展开全线追击。

左翼突击集团第四十二军不顾敌机轰炸,白天继续进攻。于1951年1月1日中午迂回到敌人战线纵深,切断了南朝鲜军第二师退路,协同第六十六军歼灭了南朝鲜军第二师和第五师共3个团。

敌人溃不成军,一片混乱。

时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的李奇微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元旦上午,我驱车由北面出了汉城,结果见到了一幅令人沮丧的景象。韩国士兵乘着一辆辆卡车,正川流不息地向南涌去,他们没有秩序,没有武器,没有领导,完全是在全面败退。有些士兵是依靠步行或者乘着各种征用的车辆逃到这里来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得离中国军队愈远愈好。他们扔掉了自己的步枪和手枪,丢弃了所有的火炮、迫击炮、机枪以及数人操作的武器。我知道,要想制止这些连我的话都听不懂的、吓破了胆的士兵大规模溃逃,那是枉费心机。

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还说,美军第十九步兵团的一个营,在其友邻韩国部队崩溃之后,也被卷入了无秩序的退却,我找这个营的伤员谈了话,发觉他们的情绪十分低落,没有美国士兵在伤势不太严重时通常所表现的那种重返部队的迫切心情。

李奇微心有余悸地回忆说,我当时的处境非常危险,在我的背后,是无法徒涉的汉江。我们有10多万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连同他们的全部装备拥挤在汉江北岸的一个狭小的桥头堡内。我感到压力很大的问题是,有可能很快出现这种情况,即数千名惊惶失措的难民会冲倒我们守桥的警卫部队,令人绝望地将桥梁阻塞。

无须多说,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已经为我们勾画了当时敌人悲惨、混乱的景象。

中朝军队战斗至1月2日,向南推进数十公里,将敌人的防御部署全部打乱,敌人全线撤退,志愿军和人民军立即展开追击。

志愿军右翼集团在向汉城方向追击中,第五十军全歼英军第二十九旅1个营及1个坦克中队。第三十九军歼灭英军第二十九旅两个连。

1月4日,志愿军占领汉城,5日渡过汉江,继续追击逃敌。

志愿军左翼集团第四十二军于横城西北歼灭美军第二师1个连。第六十六军占领洪川,朝鲜人民军占领横城。

1月7日,敌人退至37度线南北地区。志愿军和人民军占领仁川、水源、骊川、原州一线。

这时,彭德怀觉察到敌人似乎是在有计划地撤退,以诱使我军深入其纵深,然后实施侧后登陆,南北夹击。

为了避免因南进太远而陷入不利地位,彭德怀当即决定停止追击。同时彭德怀也考虑到我军连续作战,部队极度疲劳,极需休整补充。如果再继续南进,使后方运输线进一步延长,可能要遇到更大的困难。

于是,彭德怀命令于1月8日结束战役。

第三次战役共歼敌1.9万人,其中俘虏敌人6334人(其中美军366人),缴获坦克25辆、汽车190辆,各种炮398门、各种枪6670支(挺)。

通过这次战役,在政治上,打破了敌人策划停火喘息、防止我军打过“三八线”的阴谋诡计;在军事上,粉碎了敌人固守“三八线”,调整部署,然后继续北进,挽回败局的企图。同时进一步扩大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连续进行了3次进攻战役,歼敌7万余人,把“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退到北纬37度线附近,并且攻占了汉城(今首尔)。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4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