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中国不怕>13.艰难的抉择 3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3.艰难的抉择 3

小说:中国不怕 作者:张民 更新时间:2013/11/17 21:36:10

彭德怀在回忆录中说,他们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害怕失败,说在朝鲜我们打不赢怎么办?我说,就是我们打输了,可是美国欠了债。我们准备好了时,就可以随时打过鸭绿江,如果让美国军队占了北朝鲜,我们又没有出兵,那时再打过去,世界舆论会责备我们发动战争。现在美国发动了战争,他输了理。他们又问,美国打到东北来了怎么办?我说,那当然不好,破坏了我们东北,应当尽力把它阻止在北朝鲜山区。万一打得不好,被美国打过鸭绿江,那我们把美国长期拖在中国,削弱它,对美国来说,是最不利的,也是他们最怕的。

从彭德怀回忆的这些情况可以看出,当时志愿军不仅武器装备差,而且思想上的弯子还没有转过来,“怕”的问题没有解决,有多方面的顾虑。

但是,尽管如此,中国人民的军队还是听党指挥的。只要一声令下,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他们会毫不迟疑地抛头颅,洒热血,勇往直前,去争取胜利。这是为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了的。

从彭德怀的这些话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彭德怀他们出兵朝鲜的决心是相当坚定的,他们有“四不怕”:一不怕打不赢被赶回来;二不怕美国宣布同中国进入全面战争;三不怕打烂了;四不怕苏联不援助,不依赖于苏联的空军和武器,横下一条心,定要同美国人较量一番。这充分体现了伟大战略家和伟大统帅的非凡胆略和气魄。

从彭德怀的这些话中还可以看得出来,毛泽东、彭德怀这些老一辈革命家有两大突出的特点:一是,过人的胆识,不怕困难,不怕强敌;二是,对近邻国家人民的深情厚谊,为了援助朝鲜人民,宁可自己吃亏受难在所不辞。

人们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到苏联去谈判的周恩来遇到了麻烦。

周恩来从莫斯科发急电向毛泽东报告,斯大林开始虽然答应可以向中国提供武器装备援助,但是,他在关于出动空军支援这个关键问题上,却退缩了,推托说苏联方面尚未准备好,无法出动。而实际上,飞机调动转场并不需要多长时间,斯大林其实是害怕苏联空军在中、朝边境地区参战,会把苏联引进战争的漩涡,并由此诱发世界大战。在这种情况下,中苏会谈达成暂不出兵的初步意见。请中央对出兵问题再作考虑。

毛泽东接到周恩来的电报后,感到事关重大,应该慎重对待。他随即决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讨论是否出兵的问题。鉴于志愿军已如箭在弦上,毛泽东于10月12日紧急致电彭德怀和高岗:(一)10月9日命令暂不实行,十三兵团各部仍旧原地进行训练,不要出动。(二)请高岗、德怀二同志明日或后日来京一谈。

10月13日下午,毛泽东主持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讨论在无苏联空军支援的情况下是否出兵的问题。经过长时间的反复讨论,权衡利弊,会议逐步统一了思想,认为不能再变。

这时,毛泽东拍板定案:即使没有苏联空军支援,也必须立即出兵援助朝鲜。要发扬我军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敌人的优良传统,不怕强敌,克服各种困难,战胜敌人。

据时任解放军代总参谋长的聂荣臻回忆,对于打不打的问题,毛泽东同志也是左思右想,想了很久。那时部队已经开到鸭绿江边,邓华的先遣队已经做好过江的准备,毛泽东又让我给邓华发电报,让他慢一点,再停一下,还要再三斟酌斟酌,最后才下了决心。毛泽东对这件事确实是思之再三,煞费心血的。

10月13日夜,中央政治局会议刚一结束,毛泽东立即给仍然在莫斯科等待消息的周恩来发出急电,告诉他中央的最新、最后决定:坚决出兵!

毛泽东在电报中说:“(一)与政治局同志商量结果,一致认为我军还是出动到朝鲜为有利。在第一时期可以专打伪军,我军对付伪军是有把握的,可以在元山、平壤线以北大块山区打开朝鲜的根据地,可以振奋朝鲜人民重组人民军。在第一时期,只要能歼灭几个伪军的师团,朝鲜局势即可起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变化。(二)我们采取上述积极政策,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都极为有利,而我们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面都不利,首先是对东北更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将被吸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①

至此,毛泽东关于出兵朝鲜的战略抉择,才最后成为定局。

10月14日,毛泽东和彭德怀仔细研究了志愿军过江的具体时间安排,并且商讨了进入朝鲜境内第一步作战方案,确定志愿军于10月19日开动,全军12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共26万人,于10月28日渡江完毕;并在德川、宁远线以南地区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准备在11月,当敌人进攻德川时打一个胜仗。

次日,彭德怀飞回沈阳,紧急部署志愿军入朝前的临战准备。并与金日成派来的副首相兼外相朴宪永会面,告之中国方面已最后决定志愿军自10月19日开始进入朝鲜作战。

10月16日,彭德怀在安东召开志愿军师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出兵援朝的决策,部署渡江后的作战任务。18日,彭德怀赶到北京,参加中央会议,听取刚从苏联回国的周恩来汇报和斯大林会谈情况,并对入朝作战有关事项再做进一步安排。

没想到,这时准备入朝的部队又出现了新的情况,许多中高级干部对装备不足,又无空军支援很有顾虑,提出推迟入朝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第十三兵团司令员邓华、副司令员洪学智等兵团领导干部致电彭德怀。他们在电报中说,昨日渡江部署会议结束后,经过讨论,许多同志表示,现在部队高射炮太少,又无空军支援,敌人可集中大量飞机、大炮、坦克,毫无顾虑地向我阵地进行大规模攻击。而朝鲜多为山地水田,天寒地冻,工事不好挖,如敌大举进攻则很难坚持。大家认为我军各项准备工作也不充分,政治思想未普遍深入动员,建议待度过冬季,于明春再出动为宜。

由此可见,直到临战之前,在部队干部中仍然存在对美国军队“怕”的问题。

这怎么能行!彭德怀把电报转给毛泽东,同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要怕这怕那,横下一条心来——打!

毛泽东作出最后决断:志愿军出兵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

10月18日21时,毛泽东直接给第十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邓华、副司令员洪学智、韩先楚、参谋长解方发出特急绝密电报:4个军及3个炮师决按预定计划进入朝北作战,自明19日晚从安东和辑安线开始渡鸭绿江。为严格保守秘密,渡江部队每日黄昏开始至翌晨4时即停止,5时以前隐蔽完毕并须切实检查。为取得经验,第一晚(19日晚)准备渡2个至3个师,第二晚再增加或减少,再行斟酌情形。

1950年10月19日晚8时,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旗帜,兵分四路,从安东、长甸、河口、辑安,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

彭德怀于当晚8时20分随渡江部队进入朝鲜。

从毛泽东决策的过程来看,最后定下出兵朝鲜的决心确实很不容易啊!这可能是毛泽东在他指导战争中最艰难的一次战略抉择。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4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