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中国不怕>2.“崩溃论”该收场了——第三只眼看中国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崩溃论”该收场了——第三只眼看中国

小说:中国不怕 作者:张民 更新时间:2013/11/17 21:12:28

2.“崩溃论”该收场了——第三只眼看中国

“中国10年内将要崩溃!”这是某些外国“预言家”们预言了几十年也无效的预言,结果预言成了“寓言”。为什么?一个关键性因素就是有中国共产党。这里不妨借用一个“第三只眼睛”观察中国的感悟,一位外国评论家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社会稳定的最大保障,它重建了中国的统一,结束了外国侵略和受凌辱的历史;在多年的改革过程中,中国的个人自由得到了大幅度提高,政治色彩淡化 ,政府对社会生活的干预也减少了,他们从社会氛围的放松中获益匪浅。

有那么一些外国人,他们总是喋喋不休地说什么“中国10年内将要崩溃”!

这些预言家们的类似预言,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了许多年,结果呢?中国不仅没有像那些预言家们所说的“崩溃”掉,反而更加稳固了,各族人民更加团结了,民族的凝聚力更强了。

其结果是:预言家们的预言成了“寓言”。

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得非常好,过去20年中,西方主流学者对中国作了无数悲观的预测,今天这种西方的“中国崩溃论”已经崩溃。张维为教授又说,一定要加强中国人的自信,沿着自己的成功道路继续往前走。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某些发达国家的舆论媒体又再次鼓噪中国崩溃论,掀起新一轮唱衰中国的声浪,特别是美国和日本的一些媒体,连续发表文章,预言中国未来10年将要“一败涂地”。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抵消和抹杀我国人民的团结、爱党、爱国的坚定信念。

2011年7月6日,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发表文章,标题是《中国将如何一败涂地》。文章说:“中国官员现在陷入了国际象棋棋手很怕出现的一种局面:‘迫移’,无论走哪一步,都会让自己处于不利境地。在中国,无论是采取行动还是不作为,可能付出的代价都是崩溃。”

文章耸人听闻地说:“中国通货膨胀的问题正迅速加剧,中国政府正拼命给经济踩刹车,但食品价格仍然不断上涨。在美国,食品价格的上涨,可能意味着少去几次餐馆,但中国的食品价格的上涨,会导致人们挨饿!”

文章恶毒地煽动说:“随着中国开始控制经济增长的速度,不只一代人的财富和辛劳将付诸东流,这种痛苦会导致动荡。”

美国这篇文章出笼的第二天,日本《读卖新闻》发表文章说:“中国的不确定性将进一步加剧,今后20年与过去的10年相当不同,崛起的中国正面临重大问题。”

日本《读卖新闻》的文章以轻蔑的语言攻击说:“中国政府和国内经济决策人缺乏牵引力,这必将加剧政策和管理措施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现在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虽然中国政府宣称进一步加快推进改革,但事实上这5年时间并未发生改变。”

不管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如何唱衰中国,无论中国的问题多么严重,但是有一个事实是任何人也抹杀不了的,那就是新中国诞生至今,60多年过去了,中国并没有崩溃!

2012年1月2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文章,题目是《中国经济崩溃论可以休矣》!文章指出,这帮人叫唤了至少20年,却也落空了20年。他们越说中国崩溃,结果中国反而发展得更好。眼下,“中国熊”的观点非常时髦,他们绞尽脑汁做空中国,预测中国经济要“硬着陆”,可是,这次中国根本不着陆。那些做空中国的人,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中国为什么没有像那些“预言家们”说的那样“崩溃”了呢?

其中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

这里不妨引用“第三只眼”对这个问题的观察和分析。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网站发表文章,标题是《了解中国共产党的8个关键问题》,作者是西班牙驻华使馆前商务参赞、西中企业家委员会前主席恩里克·凡胡尔。

现摘要如下,以飨读者:

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社会稳定的最大保障,中国共产党重建了中国的统一,结束了外国侵略和中国受凌辱的历史;中国共产党使中国变成一个在国际社会不容忽视、备受尊重的大国;中国共产党是改革和对外开放的党。

文章说,中国共产党与其他国家的政党有许多不同,它是在中国社会中行使政府职能的党。关于“政治演变”的一些常规理论,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很多分析家曾经预言,中国经济现代化,一定会带来政治体制的演变。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中国的经济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政治体制却仍然保留着重要的基础,共产党始终是执政的中心。

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夺取了政权,其主要目的是,重建中国的国家主权,重建中国的统一,结束外国侵略和中国受凌辱的历史。这个共产党是一个“特殊”的政党,不同于其他国家政党。中国的共产主义包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变革和社会革命的发动机。中国共产党拥有一个钢铁般的、集中领导的组织。他们有着不同政绩、教育水平和经验,负有治理国家的责任。

文章强调,尽管执政60余年中犯了一些错误,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仍然是举足轻重的。这是因为它是建立在两个因素的基础上的:一个是“历史”因素。中国共产党实现了国家统一,使中国摆脱了19世纪中叶以来的长期危机状态,变成一个在国际社会不容忽视、备受尊重的大国。第二个因素,与30年来的改革有关。中国共产党正在领导的巨大经济变革进程,使人民生活条件大大改善,扩大了个人自由,摆在公民面前的机遇也成倍增加。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改革和对外开放的党。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末,选择的这个新方向,使共产党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经济革命的主角,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如此庞大的民族,在这么短时间内,实现物质生活条件如此根本性的改善。

文章说,一些分析家认为,很多中国领导人把新加坡模式看作未来中国的理想目标。这里我们需要提一提中国大陆的3个邻居: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都是在外部压力下走向“民主”的,并且都受到美国的深刻影响。很多人简单地认为,中国在经济大变样的同时,政治体制和自由程度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实际上,在多年的改革过程中,中国人民的个人自由条件,得到了大幅度提高。如今,除了政治色彩淡化以外,政府对社会生活的干预也减少了。中国人民从社会氛围的放松中获益匪浅。

文章指出,现在我们没有看到中国演变为另一种政治体制,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中国没有一个具有一定重要性的、可以取代中国共产党的政党。

文章说,有人发表文章指出,中国已经涌现出新的专业人士和企业家阶层,这些经济精英支持政治变革。可是,如果你同中国新兴的企业家和专业人士交谈后就会发现,他们普遍对政治体制和中国共产党的地位抱支持态度。这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专业人士和企业家认为,中国共产党是稳定的最大保障。中国面临诸多压力和冲突,如果没有强大的共产党政府,不稳定和混乱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文章说,在中国,当人们谈及民主和民主改革等概念时,人民指的是深化对法律的尊重,执政者对公民的责任心,以及采取措施遏制滥用职权和腐败等现象。实际上,大部分中国人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民主的,中国人对此持乐观态度。

中国共产党确立了一个重要的权力岗位轮换制度。他们将最有能力的干部提拔上来。几十年来中国的经济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领导人的能力。几十年来,集体执政的形式不断加强。从某种角度来说,中国的民主过渡已经开始了。但与过去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不同的是,中国的民主过渡不会出现明显的断裂点,它是一个渐进式的、缓慢的、并且仍然是有自身特点的过渡。

文章最后说,中国的经济改革开始于30年前,是一个渐进式的、缓慢的、没有中断的过程。没有出现东欧国家改革过程中的“大爆炸”。中国逐步实现经济制度自由化。中国经济已经从社会主义经济变成了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尽管政府干预仍很强大。

恩里克·凡胡尔先生的文章,真是一篇全面而论述深刻的好文章啊!

这篇文章刊载于2011年2月9日的《参考消息》上。

无独有偶,23天后,又一个“第三只眼睛”发出同样的感叹。这个“第三只眼睛”是世界知名度颇高的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其网站于2011年3月2日发表了一篇文章。3月4日《参考消息》以《顺应民意 ,中共执政根基稳固》为题转载了这篇文章。

文章说,阿拉伯的混乱浪潮不会波及中国的三个原因:西方满怀激动地想象着阿拉伯世界的民众抗议波及中国的景象,但那只是它们一厢情愿。但是,首先也是最明显的原因是,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实现了长达30年不间断的经济发展。过去25年GDP以年均10%的速度增长。孩子们的生活条件比父母优越得多,而他们父母的生活条件又比祖父母优越得多。在埃及20%的人口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中国的这一比例只有3%。

文章指出,同样很明智的是,中国政府把大量新积累的财富,用来建设该国的基础设施。比如,通过人力物力财力投在公路、铁路、电网、电信、教育以及供水设施上,设法改善了人民生活。在这些项目上,中国人看到了一些实实在在的迹象表明,政府正在回馈人民。

文章说,第二个原因是,2011年的中国,已经跻身世界大国行列这一事实——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令中国人感到极度自豪(想想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记住,就在三十多年前,这个国家还将自己——并被世界很多地方——视为落后国家。人民见证自己的国家成功回到世界舞台,而深深感到的自豪是不能忽视的,这种自豪感可以巩固政府的合法地位,因为毕竟是共产党引导中国走上大国的道路。

文章说,第三个原因是,中国执政党的领导层至少会每隔10年换届。而有的国家政府领导人,完全体现为一个“铁腕人物”,整整30年都是如此。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是美国著名的媒体之一,向来注重客观、现实的报道,但是过去它对中国的负面报道也相当多。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422/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