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张良与素书>第十三章 西征之道:衣不举领者倒 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西征之道:衣不举领者倒 1

小说:张良与素书 作者:煮史问道 更新时间:2013/11/3 23:35:55

第十三章 西征之道:衣不举领者倒

与刘邦的重逢绝对是属于张良一场耀眼的华丽转身。

张良给出了自己对西征伐秦方面的战略部署意见。

从颍阳入关杀进咸阳有两条路: 一条是自颍阳杀向西北方向的重镇洛阳,然后自洛阳向西破函谷关,进关中直取咸阳,这条进军路线是最近的,当然也是有秦军重兵把守的,如果函谷关被攻破,那么也就意味着咸阳无险可守,这也就象征着大秦帝国灭亡在即。

另外一条路则是放弃函谷关,取道西南,走武关——峣关,破关杀进关中,直取大秦帝国都城咸阳,这一条路线比取道函谷关要远很多。

刘邦原计划就是取道西北,破函谷关,杀进关中,“先入关者王之”就能得以实现。

在打下了颍阳之后,刘邦再一次召开了军事会议,准备在会议上听听张良的意见,并进一步优化一下西征的军事部署。

在军事会议上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如何攻打函谷关,采取哪种战法方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尽快杀到函谷关,并顺利打下函谷关。

刘邦和张良都只是静静地看着、听着……没有表态的刘邦是想要听听张良的高见;而张良沉默着是因为想要了解众将领都在想什么。

张良得到了明确的答案:全军上下无一例外都直奔一点而去,尽快杀到函谷关下面,尽快破关,尽快掀翻咸阳,尽快灭了大秦帝国。

讨论的声音与氛围逐渐消停下来了,刘邦侧过头将目光投向了张良:“先生,你看呢?”

张良看了刘邦一眼,然后缓缓地起身:“首先,我不反对以最快的速度向西推进;其次,我不认为攻破函谷关是杀进关中的最优方案,相反,我倒是认为我们应该避开函谷关,取道武关杀进关中,直指咸阳。”

张良此言一出,包括刘邦在内的众人都一片哗然,但是刘邦很快就示意大家静下来。

张良继续为大家详细解析局势:“我们放弃函谷关只有一个理由,眼下的秦军还很强大,而我们只有区区两万人马,是万无可能一城一池地拼到函谷关下,并顺利破关入关的,但是项羽在巨鹿之战大获全胜之后,有数十倍于我们的兵力,他已经在西征的路上,如果我们破函谷关遇阻延误了时间,那么项羽势必出现在我们身后,届时的局面就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了。

“武关、峣关方面的秦军防守一定远远弱于函谷关,因为无论是从常识还是从我们已经获得的军事情报来判断,秦军都会将最后一搏放在函谷关,而非武关!”

在张良的这番分析下,刘邦、萧何、曹参都点头称是,只是部分武将还不服,一路大大小小的胜仗已经让他们热血沸腾,所以他们依旧不认可这一方案。

但是,这也没有关系,因为刘邦开口了:“哈哈!子房就是子房啊,总能一针见血,这一方案甚妙,我们进军路线就此敲定,大家不得多言!”

张良顺势接过话:“如果不出我所料,项羽的先头前锋部队距离我们已经不远了,所以即便我们决定了取道西南走武关,也需要暂时分兵打下颍阳西北方向的重镇洛阳,并切断洛阳北面的黄河渡口,因为那是项羽西征的必经之路,切断渡口至少可以拖延一阵子项羽的先锋部队。”

在张良的这番筹划下,所有人都服了!而且几乎是五体投地地服了,这才是军师,这才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事情果然未出张良所料,就在刘邦攻打洛阳之际,他们遇到了赵国的一个副将——司马昂(司马迁的先祖),受项羽之命,他率军已经前进至洛阳附近了,并也准备攻取洛阳。

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刘邦果断派人在攻占咸阳之前,就在黄河岸边切断了司马昂的“前路”,然后轻松地拿下了洛阳。

打下了洛阳之后的刘邦继续依计行事取道西南,直奔武关而去。

司马昂的出现不仅验证了张良的分析推断,而且也给予了刘邦巨大的压力:时间不等人,项羽已经在西征路上,而且其核心主力大部队距离自己并不十分遥远。

在这种作战方针下,刘邦、张良很快推进至距离武关(今陕西丹凤县武关镇)很近的一座城池——宛县(今河南南阳市)下面。

宛县距离刘邦直奔而去的武关,大约200公里(武关距离咸阳则大约为150公里),也就是说如果打下了宛县,那么骑兵自宛县出发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可抵达武关。

这样的距离让刘邦兴奋了,刘邦的兴奋点在于“先入关者王之”,当然张良也一定跟着兴奋的,只不过张良的兴奋点更多的还在于灭秦以拯救天下苍生这一心愿在一步步地接近中。

宛县也是大秦帝国的一个重镇,防护工事和城池都非常牢固,因为这是武关东面的重要据点,所以秦军在宛县驻军也相对强大,绝对不是刘邦轻轻松松挥挥手就能打下的。

除了大秦帝国有意识地在宛县加强城防,增强兵力这一因素之外,还有另一个因素也让宛县在不经意之间防守能力大大增强,那是因为在刘邦西征过程中,宛县东南面的秦军,一部分战败丢了城池之后,也逃到了宛县。

如果攻打宛县,那么将会耗时费事,延误了西征的进程,项羽的大部队就在身后,随时可能攻破函谷关杀进关中,这是刘邦的困惑与忧虑所在。

有时候,困难和困惑是那么棘手,但是其背后的道理却也那么简单,当事人往往不是不懂如何决策,而是被那些枝枝叶叶所牵挂着,一时间内不愿意面对局面,不愿意决策。

张良看在了眼里,他深知刘邦皱起眉头背后的原因所在,但是他却不愿意多说些什么,因为他深知当事人不是不懂,而是尚未排除心中杂念,尚未克服内心对宛县秦军的恐惧感。

片刻犹豫之后,刘邦作出了决定,刘邦伸出了宽厚的手向前挥了挥,示意大部队继续前进,这意味着刘邦放弃了宛县,绕开宛县直奔武关而去。或者更为准确的表达是,刘邦决定绕开宛县,直奔“先入关者王之”而去……

张良不动声色地刻意拉开了与刘邦的距离,他几乎是本能地意识到,这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但是在这一刻不能去阻止刘邦,因为这一刻的刘邦是听不进任何建议和意见的。

在张良看来,如果刘邦在攻打宛县还是绕开宛县这件事上征询过自己的意见,那么自己的意见是一定会被采纳的,但是他没有,所以张良刻意拉开了与刘邦的距离,让他自己在西进的路上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去思考,去判断。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张良就此放弃组织刘邦绕开宛县西进,张良刻意拉开距离就是为了给足刘邦时间和空间,然后在恰当的时刻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在继续西进的路上,刘邦似乎也感觉到好像是缺了点什么东西一样,但是缺了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是每每侧过身想要跟张良说点什么的时候,发现张良与自己有着那么一段距离,无法对话。

而刘邦的这些举动则完全被张良看在了眼里,几个时辰之后,张良认为该赶上去直谏刘邦了。

张良策马上前,在刘邦尚未开口之前,张良就说话了:“沛公虽欲急入关,秦兵尚众,距险。今不下宛,宛从后击,强秦在前,此危道也。”

张良一句废话都没有,直奔主题而去:

“沛公,我知道你急于入关,但是现在的秦兵力量依旧很强大,并且据守着关中诸多的险要关口,如今我们绕开宛城西进,如果宛城的秦军从我们屁股后面掩杀过来,那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将是非常危险的,前面是强大的秦军,后面是宛城的追兵,我们岂不是腹背受敌!”

张良的话很难听,毫不留情地单刀直入,这看上去是很不给刘邦面子,一针见血地、毫不隐讳地批评着刘邦的错误决策。

刘邦双眼看着张良,双手本能地勒住了缰绳:“先生所言极是!”

刘邦也没有一句废话,当即下令部队放慢行军速度,下达了军令之后,方才转回头以咨询意见的态度征询着张良:“子房,我们先缓缓向西推进,天黑之后立即调转马头,返回去打宛县,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先生您看如何!”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