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张良与素书>第十章 借力 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借力 2

小说:张良与素书 作者:煮史问道 更新时间:2013/11/3 23:32:17

  张良能在此时提出这样的告诫和提示,这让刘邦再一次强化了自己的自信:张良果然厉害,我刘邦果然没有看错人。

六月的薛县,蓝蓝的天空,绵绵的白云,骄阳似火,微风裹着热浪肆意地炙烤着这片土地,却又意外地为这片土地带来了无限活力与激情:草长莺飞,蝉鸣阵阵。

刘邦与张良抵达了项梁所在的薛县,那是极有历史意义的一次会面。

张良、刘邦第一次见到了项梁、项羽、范增,那一刻他们同属于一个阵营,他们将并肩战斗,但在很快的将来,他们将拔刀相向……

在张良的眼中,项梁、项羽叔侄俩基本跟自己想象的没有太大的差异,身材魁梧的叔侄俩都是满身霸气,一身杀气,俨然一副灭秦英雄的形象。

一个须发银白的长者引起了张良的注意,在目光交汇的那一刻,直觉告诉张良:这位长者才是这场会议的策划人与掌舵人,果然不出所料,项将军身边有高人在指点与谋划,看样子行事务必小心翼翼,他势必能看透自己所有的行为目的和意图,这不禁让张良在六月天打了一个寒噤。

这位长者正是范增,年近七旬,在那个遥远的年代,能活到七十岁是需要一些修炼和功底的,而能在七十岁依然可以思维清晰地谋划天下大事,堪称神仙了。

范增也注意到了刘邦身旁面容清秀、神色严肃的张良,他落眼就意识到,这人一定不简单。当他再度悄悄细细地打量着刘邦和张良之后,一种不祥的感觉浑然而生:这个沛公刘邦我早有耳闻,在外面是很能吃得开的人,能当圣人,也能成流氓,还很善于网罗人才;而刘邦身旁的那人自始至终都不言不笑,作为深藏不露一族,一定有着过人的修为与学问,这种组合让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在薛县会议上,张良还见到了一个故人:项伯。

在与故人叙旧中,张良获悉了关于范增的一切,果然不出所料,范增绝对是顶尖的谋臣,在薛县这场会议上的一切都是范增所谋划的。

在会议上,项梁和范增抛出了原先拟定的核心的两条(前文的“其一”和“其二”),张良则按照事前与刘邦所谋划的那样,也直接于会上提出了请求帮助韩国复国的想法,甚至都指出了希望立韩王后裔韩成为韩王(这自然是张良给物色出的人选),并明确表示张良身为韩国国相后裔,可以前去辅佐韩王复国,在韩地展开反秦斗争。

当然,刘邦也在会议上附和着张良的提议:张良这个建议是可以增加反秦同盟的实力的,是可以拉拢韩地人积极反秦,进一步增强反秦义军的实力,扩大反秦战果。

项梁很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范增听了刘邦的一番发言之后,他沉思了片刻立即意识到:这一定是源自张良和刘邦事前的策划,其核心目的是要壮大刘邦自身实力。

但是,范增脸上却很快又泛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因为范增想到了一点:暂时若能将张良从刘邦身边支开,这不一定是坏事,没有了张良的刘邦,相当于折断了一条臂膀。

想到这些,范增立即接过了话题:“沛公所言极是,我们绝对支持韩国复国,在贴近秦国心脏的地方给秦国插上一刀,这绝对利于我们迅速瓦解秦国。但是,目前秦国已经对各个诸侯国发起了猛烈的反扑,各地用兵都非常紧张,所以我们无法派出太多的将领和兵马交给张良,大概也只能拨出一千左右的人马,其余诸多困难还需要张良自己去克服啊!”

话毕,范增给了身旁项梁一个眼神,项梁虽然没明白范增为何这么小家子气,居然只承诺给予张良一千人马,但也不便多问,立即表态支持范增的意见。

至此,会议大功告成,皆大欢喜。

在范增看来,不仅成功地将楚怀王端上台面来,而且还竖起了项梁这杆大旗,并且还成功地抑制了刘邦、张良在外围增强实力的想法。

刘邦与张良则成功地确定了在外围增强实力的据点,至于能在韩地走多远、走多久,其实张良自己也没数,但是这一步必须走出去。

会议也让刘邦进一步认识了张良:子房果然厉害,他的谋划竟然与项将军下面的谋臣范增不谋而合,范增竖起了楚怀王熊心,而子房则竖起了韩王成,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六月薛县的夜晚,萤火虫飞舞于薛县的夜空,漫天的繁星与肆意飞舞的萤火虫在天地之间构筑出了一道夏夜的风景线,显露出一丝烦躁和不安。

星空下的屋内,一盏随风摇曳着的烛火,一块厚实的木桌,木桌两旁两张草席,木桌上两只酒樽,一块烤肉,一壶烈酒,刘邦与张良把酒言别。

刘邦:“子房此去才一千人马,一路上要多多留神,注意安全啊!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去吃这种苦,去干这种鞍前马后、打打杀杀的事情,我很担心你的安危!要不你看,将樊哙或曹参带在身边行吗?”

张良:“沛公,谢谢您的好意,樊哙和曹参只能待在你身边,因为这些人都是你的嫡系,只有在你身边才能发挥出最大的能量,如果跟着我去韩地,他们会与我格格不入。此外,您要理解一点,我在韩地所开展的复国行动,那只是第二战场,只是起到一个辅助作用,沛公您核心的发展方向还在于在项将军的营下相机行事,抓住一切机遇去扩大影响力。”

刘邦端起酒樽,仰起脖子一樽烈酒又下肚了:“明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子房啊!”

张良没动酒樽,也没有接刘邦的话,而是迅速地调转了话题:“沛公,从各方面所反映的情况来看,项将军要拥立的这位楚怀王还是有才、有德的,虽然他时刻受制于项将军他们,但是事情是发展和变化的,希望沛公在拥立楚怀王这件事上多参与,以后也多接触。想必楚怀王也一定不甘心只是在前台当傀儡,一定也会有自己的想法,这一点还请沛公留意。”

张良的这席话让刘邦顿然兴奋,是啊!幸亏张良的提醒,关于拥立楚怀王这件事是有戏的……

张良端起了酒樽:“沛公,来,我敬你一杯,喝下这杯酒之后,他日我们再聚之时,大概也就是大功即将告成之际了,韩地可是西征灭秦进军咸阳的路径之一啊!”

张良的话意味深长,刘邦立刻听懂了,酒樽交响、酒香弥漫,漫天繁星将见证他们的梦想……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