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张良与素书>第六章 足寒伤心,人怨伤国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足寒伤心,人怨伤国

小说:张良与素书 作者:煮史问道 更新时间:2013/11/3 23:28:38

第六章 足寒伤心,人怨伤国

张良刺秦九年之后,也就是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七月,秦始皇在出巡返程途中的沙丘平台(今河北邢台)驾崩。

应该说秦始皇还是非常热爱大秦帝国这片土地的,自从横扫六国一统天下之后,秦始皇就不知疲倦地干那么一件事:巡行。

帝国的江山是自己打下来的,所以应该出去好好游览一下这片土地,去细细品味一下内心的那份豪迈与空前的自信。

所以,秦始皇选择了驾崩于巡行的途中,这是他自己所选择的归宿,无怨无悔。

但是,秦始皇一定不曾料到,自己所倚重的宦官赵高以及丞相李斯却在他死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舞起锄头,开始挖大秦帝国的墙角,在赵高的不懈努力之下,这个已经千疮百孔的帝国崩盘在即。

秦始皇驾崩之后,在赵高与李斯的策划下,秦二世胡亥被拥立为帝,为了铺平胡亥登基的路,赵高与李斯同时以假传圣旨的形式赐死了秦始皇册封的接班人——秦太子扶苏以及大秦帝国的杰出将领蒙恬。

秦始皇的驾崩对于张良而言,一定是个好消息,这倒不是因为曾经的仇人死去,而是因为秦始皇的驾崩势必带来大秦帝国政权更迭,由此将带来变化,变化也就能带来其个人命运的转机。

所以,当秦二世胡亥登基、名将蒙恬和扶苏被逼死的消息传来时,张良则更是倍感时机来临,大秦帝国已经步步接近崩溃的边缘。

已经为此等候了近十年的张良,第一次领悟到了《素书》的强大,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潜居抱道,待机而动”这一处世哲学的奇妙。

当机会似乎已经出现在眼前之际,这对于当事人而言是一种折磨,更是一种考验。

说折磨是因为当事人要抑制住那一颗蠢蠢欲动之心,进一步去认清时机,瞅准了方才亮剑,一剑封喉;说考验则表现为金灿灿的珠宝就在眼前,伸手即可拿下,但当事人却能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动手,不妨等明天再来取。

近十年的修炼,让张良看清了一点:随着扶苏、蒙恬的死去,秦二世的登基与宦官赵高的掌权,反秦势力必然会出现。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等待,等着各种反秦势力坐实,然后方可伺机而动。

一切都如张良所料,问题就出在了蒙恬与扶苏被害这里。

扶苏和蒙恬之死将成为一个爆破点,大秦帝国将从这个点开始被快速撕裂,并最终被撕得粉碎……

名将蒙恬被秦二世赐死,这将导致帝国北面边疆出事,而出事的边疆是需要人去灭火的,在赵高的“谋划”之下秦二世的手法是抽调平民去北部戍边,他的这一“英明”决策加速了大秦帝国的灭亡。

因为一代名将蒙恬被赐死了,帝国西北面的边疆将发生巨变,那里潜伏着一个几乎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游牧民族——匈奴。

当初大秦帝国建立之后,顽强的匈奴人就遇到了克星——蒙恬。

当年,秦灭亡了六国一统天下之后,战争机器并未就此停歇,政治抱负堪比天高的秦始皇令名将蒙恬领十万大军开向了北疆攻打匈奴,一举收复了被胡人所吞并的河套平原黄河南岸地区,并开始在此驻军防备匈奴、大面积移民。

蒙恬自此成为了匈奴人挥之不去的噩梦!

现在,匈奴的噩梦醒了,美梦诞生了,风吹草低见牛羊一般的肥美的河套平原勾起了匈奴人温馨美丽的回忆,应该可以驾马、应该可以操起弯刀、应该可以拉满弓弩搭上利箭,去骚扰一下秦国的边疆并伺机夺回肥美的河套南岸!

因为,大秦帝国的名将蒙恬被赵高、李斯以假传圣旨的方式赐死了!

大秦帝国北面的边疆频繁被骚扰,所以北疆重镇渔阳(今北京密云西南)需要增强防务。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远在千里之外的大泽乡(今安徽省宿州市南蕲县镇的小刘村)九百多名平民百姓被征调北去防守渔阳。

在这一批九百多人的队伍中,有两个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他俩就是陈胜和吴广,这哥俩同时被任命为屯长,负责带队将这九百人送到渔阳去戍边。

被盛夏烈日酷烤过的土地迎来了雨季,大雨一直在下,天地之间一片苍凉。

秦帝国所修建的道路如同帝国一般,被冲刷得面目模糊,路旁的绿化树一半没在了浑浊的水中,一半无力地摇晃于风雨中,那是路的唯一标志,偶尔间有迷路的鱼儿在水面扑腾挣扎一下,那似乎是帝国唯一的生机……

雨越下越大!

启程出发已经好几天了,天气丝毫没有放晴的迹象,按照眼下的行程走下去,势必延误官方指定的日程。按照帝国的法律,延误到岗将只有一种结局:全部砍头。

自从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后,前后颁布了诸多繁琐而苛刻的法律,虽然法律涉及的面很宽广、条文很是繁琐,但却也很是简单,违背法律的惩罚方式基本上就是一个字:杀。其区别无非就是怎么杀(砍头、车裂、腰斩)以及杀多少(灭门、灭族、连坐)的问题。

陈胜、吴广真的没路了。

走下去,延误日程按律当斩,九百多人全部处斩,难道跋涉近千里去渔阳就是为了挨那一刀?!

不走下去,解散这九百人逃命去,按律当斩,那是灭族之祸,被处斩的将不仅仅是九百人,而是九百户。

活下去,如此简单的诉求成了天底下最艰难的事情了,怎么办?

造反!

所有的后路都没了,如同这个雨季时节帝国的道路一样,全没在了水中。唯有反了这个暴虐的秦王朝,似乎才能活下去!

是的,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

我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农民起义大幕就此拉开,此后两千多年接连不断。

造反的理由已经是大把大把的,因为大秦有太多的苛政,有太多的人被逼到了墙角,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但是,造反依旧需要一杆大旗,因为大秦的暴政催生了太多的陈胜和吴广。

你大泽乡的陈胜和吴广说造反就造反,我们凭什么提着人头跟着你俩玩命?!要扩大“革命队伍”,必须得有一杆大旗,让天下苍生能提着人头跟着你玩造反游戏才行,否则这支九百号人的起义大军是绝无可能玩转反秦这盘大棋的!

陈胜、吴广虽然不曾读书,但却也被他们竖起来了一杆极具影响力的大旗。

陈胜、吴广紧紧抓住了两点:

其一,其时天下人都很是缅怀的秦太子扶苏,天下人都认为如果是扶苏即位一定会念及天下苍生,一定会废了诸多的苛政,于是陈胜、吴广打起了这杆大旗——扶苏其实并没死,我们义军就是扶苏的部属;

其二,被秦所灭亡的六个诸侯国都很缅怀当年的辉煌,于是陈胜、吴广竖起了第二杆大旗——楚国名将项燕并未曾战死,而是隐匿于乡间了,我们义军就是项燕的楚国部队。

陈胜、吴广所竖起的第一杆大旗(太子扶苏),广泛地号召并影响了天下平民,第二杆旗帜(楚国名将项燕)则直接点燃了诸侯反秦的“革命火焰”……

第一批聚集在了陈胜、吴广身边的一定都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苦难流民,由于这个阶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陈胜、吴广的势力迅速扩张。

此外,相信项燕还活着的楚人也一定会积极向陈胜、吴广靠拢,在他们看来复兴楚国的梦想仿佛很快就能实现,因为陈胜、吴广说了,项燕还活着,正在领导着他们抗秦!

大秦帝国的统治者慌了……

此时,无数原本就与大秦王朝有着血海深仇的、蠢蠢欲动的人以及那些原来的六国贵族后裔也心动了,并纷纷采取了行动,反秦的火焰就这样被点燃了!

“令与心乖者废,后令缪前者毁。”

这话出自《素书·遵义章第五》,意思是:政令与思想矛盾,一定会坏事。政令前后不一,一定会失败。

大秦帝国已经将天下苍生逼到绝路上了。

“足寒伤心,人怨伤国。”

这句出自《素书·安礼章第六》,意思是:脚下受寒,心肺受损;人心怀恨,国家衰亡。

造反的星星之火必然燎原!

但是,潜居于下邳的张良却依旧“潜居抱道”。

天下反秦大势的确已经非常明朗了,但是却还不到亮剑时分,此刻的义军队伍一定有做嫁衣的,一定有鱼目混珠于乱中取利的,应该继续淡定,应该继续看清局势。

此时,距离张良在博浪沙刺秦已经整整十年了;此时,距离张良眼睁睁地看着故国——韩国被秦国吞并已经整整22年了!

这22年所换来绝世良机,应该珍视,必须借此机会开启自己的梦想,以实现自己的使命,不为逝去的双亲、不为曾经的韩王、也不为曾经的故国——韩国,而为天下苍生,而为“帝王师”与“圣贤”的青史之梦!

张良在煎熬中等待,在等待中紧盯天下形势!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