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张良与素书>第三章 家仇国恨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家仇国恨

小说:张良与素书 作者:煮史问道 更新时间:2013/11/3 23:27:00

第三章 家仇国恨

张良,字子房,出生于战国时期韩国的相国世家,祖父张开曾经担任韩国三朝相国,其父亲张平也曾担任两任相国,如此算来张良的祖父与父亲累计当过五代韩国的相国,这一定是张良家族的荣耀。

非常遗憾的是,张良的父亲张平于韩惠王二十三年(公元前250年)不幸病逝,而那时候的张良才一岁光景,嗷嗷待哺的弟弟才刚刚出生不久。

父亲张平的病逝,对于张家是个致命的打击,张良和弟弟失去的不仅仅只是父亲,一并失去的还将有家族的荣耀和以后的仕途。

即便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家殷实的家底还是足以供养张良兄弟俩衣食无忧地成长。

随着张良兄弟俩一天天地长大,张良的母亲一次次地反复向两个孩子讲述张家当年的风光荣耀,以及历代韩王对张家的尊敬与呵护方面的往事。张良之母这么做只有一个动机:希望孩子们将来能复兴家族,报效国家,效忠于韩王。

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了,在母亲的悉心教导下,张良长大了,报效国家、效忠韩王、复兴家族的理想深深地刻印于他的心间,植入了他的骨髓,流淌于他的血脉之中。

但是,历史在公元前230年发生了翻天巨变,这一变化彻底摧毁了张良的一切梦想。

那一年,秦国拿最弱小的诸侯国韩国开刀祭旗,用十年的时间一口气先后吞下了韩国(公元前230年)、赵国(公元前228年)、魏国(公元前225年)、楚国(公元前223年)、燕国(公元前222年)、齐国(公元前221年)。

对于张良而言,韩国的灭亡简直就是抽干了他的骨髓与血液,并且还在他的心上钉入了一颗钢针,每时每刻都会刺痛他炽热的心灵。

张良的生活被彻底颠覆了。

其后不久,张良的母亲忧心忡忡地撒手而去,带着满怀遗憾与伤痛而走,留下了一双刚刚成年的儿子。

梦碎了,家道彻底衰落了,报国无门,梦碎了的张良只剩下了满腹的仇恨:恨透秦国,恨透了秦始皇。

张良决定这辈子一定要做一件事:行刺秦始皇、为韩国雪耻,伺机重振家族。

而干这样的大事一定离不开资金,为此张良大幅削减家庭开支,辞退了所有近三百名家童与仆人,转而出重金收买各方勇士,圈养于家中,伺机行刺秦始皇。

然而,张良的意图一时间无法实现,张良所接触到的任何勇士,只要听说是要行刺秦始皇,都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荆轲刺秦王的结果天下人皆知,鲜有勇士自命不凡认为自己能盖过荆轲。

就在张良为招纳勇士一事不胜纠结之际,命运再一次给予了张良血与火的考验,雪上加霜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张良的弟弟因自幼体弱多病,在接连失去祖国、梦想破碎、失去爱母的多重打击下重病卧床不起了,并且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多日滴水不下的弟弟瘦得只剩下一架皮包骨了,两个眼窝深深地陷下去,形成了两个鸡蛋大小的乌色的深窝,两条腿已经瘦成了两只竹竿。

张良坐在床边,陪护着随时可能撒手而去的弟弟,张良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交代些什么似的。

二十年来的手足情谊让兄弟俩之间有了一种默契的感应,张良深深地望着弟弟,却并没有将耳朵凑过去,因为无需弟弟开口,张良也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自打懂事起,兄弟二人就无数次在一起描述过属于他们的灿烂未来,当然更是属于家族的那种无限荣耀,弟弟在去世前想要说的一定是这些。

张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一次涉及这个话题,因为这势必将刺激已经万分脆弱的弟弟,此刻的张良只是盼着能让弟弟的生命延续,哪怕是多一分钟也好!这是他在这个世间唯一的亲人,失去了就不会再有了,从此他将不再有亲人,彻底成为孤家寡人。

弟弟似乎也看懂了张良的心思,最后一行略带体温的泪水溢出了他的眼眶,家仇国恨都只能交给哥哥一个人风雨一肩挑了。

在那个夏日的黄昏时刻,弟弟走了,永远地走了……

张良泪流满面、安安静静地坐在弟弟身边,一直坐到了次日清晨,整整一宿他一声没吭,纹丝不动。

在夏日清晨的朝阳之下,张良安静地料理着弟弟的后事:以最简朴的方式将弟弟埋葬于韩国故地,并刻意与祖坟保持着必要的距离。张良深知,如此简朴地料理弟弟的后事,甚至连墓碑都省去了,就不应该去打扰祖坟墓地,否则会让祖上蒙羞!

该上路了!

必须找到那个人——那个可以用其身家性命与自己一起去完成刺秦使命的勇士!

张良仅仅给自己留下了一匹马、一身行装,然后变卖了所有的剩余家产,骑马上路,一路向东。

因为地处韩国东面的淮阳(今河南淮阳市)是张良少年时代的求学地,所以那是张良唯一熟悉的地方,在那里一定可以找到可以帮助自己完成使命的勇士。

只要能找到这样的勇士,张良心甘情愿拿变卖家产所得的全部钱财献给勇士;只要能完成刺秦这一历史使命,即便自己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离开故地的那一年,张良才二十岁,二十岁的张良带走的不再是复兴家族的使命,因为在张良看来,这已经不再可行了,唯一可干的事情就是:行刺秦皇,为故国雪耻,用自己的行动去实践家族对韩王的忠诚,用生命去告慰祖上,张家传到我张良这一代,我张良不曾令家族蒙羞过!

坚定不移的使命能造就强大的意志,强大的意志能克服岁月的洗礼与打磨!

十年过去了,张良终于如愿以偿,重赏之下必有勇士现身。张良终于求得了一大力士,为其量身定制了一副流星大锤,并为了行刺秦始皇而苦练数年。

当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博浪沙一锤跑偏,行刺失败之后,张良陷入了空前的困顿。

狂奔到下邳的张良选择了归隐于林野,一方面是为了躲避秦军的追捕,另一方面也是无处可去,无事可干。

十二年磨一剑,这一剑现在废了,彻底地废了,毫无悬念地废了!

什么复兴家族!什么报效韩王!什么重整故国!什么行刺秦皇雪耻!这一切都成了一场噩梦,梦醒就彻底消失了,谁也没有办法让自己梦醒之后再重回梦境!

张良依偎着林间大树,安静地斜躺着,呆呆地望着林间的一草一木,夕阳的余晖穿透了树林,冷冷地洒在了他破衣烂衫的身上,一种从不曾有过的孤独感迎面袭来。

张良想起了记忆中印象模糊的父亲,想起了从不曾谋面过的祖父,想起了母亲讲故事时的模样,想起了弟弟去世前的那一窝眼泪……

天渐渐地黑了,林间的虫子开始集体鸣叫,林间的萤火虫开始飞舞,林间的蝙蝠也飞出了树洞,林间的蛇也像幽灵一般地爬出了洞穴……

张良突然感觉到,十二年前,自己离家时那个二十岁的张良已经死了,他跟弟弟一起死了;眼下,三十二岁的张良也死了,他死在了博浪沙;而二十岁、三十二岁张良报国、复国、雪耻的梦想却还活着……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