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张良与素书>第二章 博浪沙名扬天下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博浪沙名扬天下

小说:张良与素书 作者:煮史问道 更新时间:2013/11/3 23:26:34

第二章 博浪沙名扬天下

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大秦帝国值得记载的大事只有一件:秦始皇沿着黄河流域一路东巡,目的地是山东半岛。

就在这一年,秦始皇巡幸至阳武县(今河南原阳县)的博浪沙附近。

时值春暖花开的仲春时节,博浪沙附近河岸上的柳枝早已“万条垂下绿丝绦”,河畔的杜鹃迎着春日朝阳灿烂绽放,离河畔不远的绵延不绝的山坡上也披上了一层淡淡的生命之绿。

穿过山间的驰道(秦始皇车马专用车道)则别有一番景象。

数十万杆象征大秦帝国皇权的黑色旌旗遮天蔽日,在一望无际的旌旗中,藏着大量随行秦军军士,他们手执大刀与长戈,雪亮刀刃在春日朝阳下寒光闪闪,尽数抹去了春的气息与味道。

驰道上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车驾与全副武装的骑兵卫士,在无边无际的车驾队伍中,中间那几部车架格外显眼,它们车身高大而修长,拉车的是八匹健壮的高头大马。这就是秦始皇的专用车驾——辒辌车,所谓的辒辌车从字面来理解就是可以躺卧、可以办公、冬暖夏凉的大马车。

但问题是,中间那数部车看上去都是辒辌车,那么到底哪一部才是秦始皇的龙辇呢?

其实,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复杂,因为这些车都是秦始皇的专用车驾。屡次遭遇刺客行刺的秦始皇外出巡幸时,提高了安全保卫措施,故此为之。

当辒辌车中的秦始皇起身站立,打开车窗,露出龙颜,眺望车轮之下属于他的这一片大秦帝国的土地时,他再一次陶醉了。

秦始皇并非陶醉于春色,而是陶醉于车轮下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的臣民:这是我大秦帝国的土地,这是我大秦帝国的臣民。十二年前(公元前230年),这里还是韩国的土地,这里的臣民还是韩国的臣民,但是就在那时,我大秦帝国正是拿韩国开刀,一统山河,创建了属于我的大秦帝国!

这一切得来相当不容易,这一切都成为了大秦帝国永恒的、辉煌而灿烂的历史!

就在秦始皇站立于辒辌车窗前自我陶醉的那一刻,在博浪沙附近山坡上的丛林中,有两双眼睛也紧紧地聚焦于辒辌车上了。

“你看到没有?中间那一部车窗开启,有人站立于车中的那部辒辌车,就是嬴政的龙辇。”潜伏于灌木中、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轻声提醒着身旁壮实的大胡子莽汉,说话时并不曾转过头,而是目光持续聚焦于秦始皇的车驾。

这人就是张良,在刺探到秦始皇行踪之后,他与身旁的大胡子莽汉已经在此埋伏了整整两天两夜,等的就是这一天的这一刻,只为行刺秦始皇。

“看到了,就是中间第五部辒辌车,可以动手了吗?”尽管大胡子莽汉极力压低了声音,却丝毫掩饰不了他苍劲有力的声音,只是话语中带着一丝简单粗糙与慌张之感。

说话的大胡子莽汉是张良花重金请来的杀手,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大力士。为了远距离行刺秦始皇,张良刻意为大力士准备了一件独一无二的兵器——一个大约现在60斤重的流星大锤,让大力士远距离投射它,砸碎秦始皇的御驾,砸死秦始皇。

为了这一天,大力士已经无数次练习过这一重器,只为这次刺杀成功。

藏身于灌木丛中的大力士,一手紧握着流星大锤冰冷而粗大的铁链,一手紧紧抓住前面的一棵灌木,侧过头静候张良的指示。

张良没有立即回应大力士,只是目不转睛地继续盯着秦始皇的辒辌车,他似乎是在等辒辌车再靠近一点。

四周突然变得出奇的静,静得反常,让人下意识地觉得会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发生,在那么一瞬间,张良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会搞砸,不过,这只是一闪念间的事情,张良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就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让自己的内心有任何波动,更不能有任何不安。

大力士和张良两个人像两具趴在地上的石雕,一动不动,屏住呼吸紧盯着山丘下的官道。

在他们藏身的灌木丛左侧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张良和大力士浑身一颤,以为有人来了。他俩更是一动也不敢动,直到看见一只松鼠从他们眼皮底下跑过,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这只松鼠叼走了他们眼皮底下的一颗松果,拖着蓬松的尾巴跑走了。四周又突然静了下来。

“马车再前进十步就可以动手了,你做好准备,我从十倒数到一时,你就起身动手,成败在此一举,壮士请淡定!”张良死死地盯着秦始皇的辒辌车,悄声下令。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大力士猛然起身,应该是由于起身时动作过于猛烈,或者是因为此刻的流星大锤过于沉重,以至于大力士起身的那一刻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但是,他很快站稳了脚跟,流星大锤载着张良多年的夙愿砸向了秦始皇的御驾。

大力士手法果然够狠,几百米开外的辒辌车被砸碎,庞大的辒辌车被砸成了两截,受惊的马匹拖着半截辒辌车狂奔而去,辒辌车后半截则歪倒在泥地,鲜血迅速顺着车轮流下……

但是,非常遗憾,被砸中的并不是秦始皇所在的车驾,而是紧跟其后的一部副车,大力士扔出流星大锤的力量倒是到位了,但是命中率却差了好大一截。

秦始皇的龙辇受惊,拉车的战马仰头长嘶,好在驾车的车夫技艺高超,车辆才没有失控。

片刻骚乱之后,车队立即恢复了镇定:有刺客!这是大家一致的本能反应。

当秦军组织搜山时,张良和大力士已经按照既定路线逃跑了,消失于仲春朝阳下的博浪沙大地。

张良与大力士的成功脱身令秦始皇暴怒,他随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为期十天的大搜捕,当然最终结果也是一无所获。事实上张良与大力士也于慌乱之中失散了,张良终生都没能再见到该大力士。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秦始皇挥挥衣袖继续向东,取道东南方向的吴中(今江苏苏州)沿海北上,前往博浪沙东北方向的山东半岛芝罘。在这一东巡路上,秦始皇还将遇到他的另一宿敌——原楚国贵族后裔项梁与项羽叔侄俩。

只不过是项梁与项羽叔侄俩并不曾采取过任何行动,只是远远地眺望了一下秦始皇的豪华东巡阵容,默默地在心中种了一粒仇恨的种子,并开始萌发……

而张良离开大力士之后则选择向东逃亡到了下邳(今江苏徐州市睢宁县古邳镇),隐姓埋名,伺机而动……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我们摊开地图就会发现,下邳这个地方距离沛县的直线距离才仅仅只有大概100公里,其时的沛县也出现了一位大秦帝国的终结者——刘邦。只不过眼下的刘邦还是大秦帝国泗水亭的亭长,他一定不曾想到在博浪沙搞得风生水起的人是何许人,他更不曾料到过,张良将是他冥冥之中注定的左右手之一。

这些人都还需要十来年的时间方才一一出场,现在让我们继续向前穿越,看看张良为何对秦始皇以及大秦帝国充满着如此大的仇与恨。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