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大国与将军>踏雪之歌与天空之桥,突围长津湖! 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踏雪之歌与天空之桥,突围长津湖! 2

小说:大国与将军 作者:托马斯. E. 里克斯 更新时间:2013/11/3 23:15:25

一天晚上,史密斯和他的作战指挥官阿尔法·鲍泽上校在下碣隅里一顶帐篷中,研究如何处理撤退路线上一座被炸毁的桥梁。他们突然听到一阵陌生的噪音。鲍泽走出帐篷,发现上百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从长津湖西北岸行军至营地。“他们在飘舞的雪花中放声高歌,”他说,“如果有那么一刻,你把一切都抛到脑后,看着这个画面,你会发现它就像仙境一般……美,看上去真的很美。”歌声引领着两个团进入了营地,他们高歌着海军陆战队军歌和其他熟悉的歌曲。鲍泽看着史密斯将军说:“我们的麻烦结束了!我们会成功突围的!”医疗帐篷里的士气似没那么高昂,刚抵达的伤员们都在那里包扎伤口。第1 海军陆战师的外科医师小查尔斯·霍洛威回忆道:“如此多的伤患躺着、坐着或站着,我们几乎看不见地板。伤员们像沙丁鱼一样堆在征用来的锥形帐篷里, 名伤员围着中间的火炉坐成一圈。火焰的热浪让他们免于受冻,直到我们把他们送上飞机。”

然而,下碣隅里正在遭受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另一个师的袭击。史密斯用了两天时间整顿了刚抵达的两个团,用飞机先运走了所有伤员,再运走部分尸体。空中补给和疏散工作由空军少将威廉·特纳将军监管,他在两年前成为柏林空运行动的负责人。步兵的数量增加了,空军又为地面部队补给了弹药,尽管中国人的数量远超过他们,但史密斯认为他们有充足的战斗力和资源,可以长期坚守住下碣隅里地区。“我认为我们已经完成了这次行动的关键部分,”史密斯在战争后写道,“就算只有两个筋疲力尽的团级战斗部队,我也坚信我们能一路打到古土里。在那里,我们的力量将得到补充。”然而,刚抵达的两个团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海军陆战队一等兵弗雷德·艾伦回忆说,他们刚抵达便被推上了下碣隅里的战线,并被要求“挖好战壕准备战斗”。凌晨时分,一枚照明弹点亮了他们周遭的黑暗,那是一幅让他们永生难忘的画面:半个中国从山坡上冲了下来!

中方的 个师占据了从“Y”字形的交汇点向南通往海边的唯一道路。1 月 日,史密斯指挥麾下10 000 人的海军陆战队向海边进军。他们的计划十分缜密,海军陆战队沿着山脊线侧翼移动来保护纵队。纵队里有1 000 辆卡车、坦克和其他车辆。

史密斯规定只有司机、无线电人员、医护人员和伤员可以乘车,其他人都要步行,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持身体热度, 并灵活应对敌人的袭击。“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史密斯后来写道,“我们拥有充足的弹药、燃料和口粮,还拥有海军陆战队和舰载空军的有力支持,拥有各种口径的火炮、坦克以及种类完备的步兵武器,还有英勇坚强、不畏死亡的指挥官和士兵们。”即使如此,突破了超过 个路障,向南推进了11 英里,最终抵达另一个要塞古土里的过程中仍花费了3 个小时,伤亡 00 多人。阿尔蒙德乘飞机从车队上空经过时,看见队伍走走停停十分气愤。他降落在古土里,斥责史密斯,督促他们加快行军速度。

当海军陆战队最终进驻古土里后,第1 海军陆战师侦察连一等兵保罗·马丁准备前去看望自己在第 团和第 团的朋友们。“我发现他们大多数人已经阵亡了。”马丁说。

从古土里南面一直到海岸平原,戴维斯中校手下的一位军官,约瑟夫·欧文在暴风雪中遭遇了一场战斗。“子弹在空中划过诡异的橘色轨迹,从白茫茫的雪云中朝我们飞来。”他写道。许多衣着破烂、远离补给线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被发现冻死在他们的单人战壕中。中国人的迫击炮集中瞄准了公路与火车轨道的交叉点,几个月前刚入役的海军预备役队伍军医查尔斯·霍洛威被吓得魂飞魄散。但他依然清醒地观察到迫击炮弹爆炸产生的碎片撞在冰封的峡谷壁上,发出“砂砾扔在玻璃上的响声”。

最后的障碍是一处很深的V 字形峡谷,公路沿着 00 英尺高的悬崖向前延伸。而峡谷上的桥已经被中国人民志愿军彻底摧毁了。没有了桥,虽然步兵能够通过,但那1 00 辆汽车(史密斯又从古土里多调来了 00 辆)就被堵住了,这些车上装着不能自由行动的伤员。“把他们抛下是不可能的,”第 海军陆战团的威廉·戴维斯中校说。师里的工程师约翰·帕特里奇中校想到了一个新奇的点子来解决这个问题:把一座桥拆分成部件从空中放下。

帕特里奇是长津湖战役的无名英雄之一,他曾管理过北部简易机场的紧急建设,这个机场帮助运送了超过 000 名伤员。机场跑道的尽头离基地防线只有不到300 米,工程师们不时地放下手中的建筑工具,拿起武器,帮助士兵打退进攻的敌人。然而史密斯对这个史无前例的建桥计划持怀疑态度,并就此仔细询问了帕特里奇。

“他是那种爱闹脾气的人,”史密斯回忆道,“他承认空军从未通过空降桥的车行板部件来筑桥。”史密斯追问他,如何判断这个计划是否可行,是否做过测试,如果部件在空降过程中损坏了怎么办,是否有备用计划等。

帕特里奇被这些问题搅得精疲力竭,他大喊:“我会送你们渡过汉江的!我为你修过机场,现在我送你一座桥!”史密斯放声大笑,让他着手去办。这一造桥计划成功了,海军陆战队成功走出了群山。出人意料的是,虽然帕特里奇有着英雄般的贡献和史密斯的帮助,官职却只能止步于中校。

在极端的压力中保持冷静是一项重要的领导技能。乔治·马歇尔和O.P. 史密斯都认同这一点,而雷·戴维斯中校在长津湖战役的数星期里也表现出了这一才能。据第 海军陆战团第1 营的一位军官回忆,在整场战役中,戴维斯只有一次高声说话,那是当他听说自己的连队从山上被轰下来的时候。撤退行动快结束时,雷·珀尔下士听见冰冷的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那是戴维斯的声音:“是你吗,珀尔?”

“最近过得怎么样,上校?”珀尔回答。

“还行。你呢?”戴维斯说。

“很好,长官,我过得很好。”

“那就好,万事当心,珀尔。”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对话了,之所以被人记住,是因为它发生在最紧张的环境下。

当戴维斯最终撤退至海边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他先是吃了“五六个巨大无比的土特希卷(一种耐嚼的可可软糖。——译者注)”,然后“又在两小时之内吃了1 块烙饼”。戴维斯的部下查尔斯·麦克凯勒报告说,戴维斯在仁川登陆时,体重是1 0 磅(1 磅约合0. 3 公斤。——译者注),而在离开长津湖时瘦到了1 0 磅。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