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大国与将军>踏雪之歌与天空之桥,突围长津湖! 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踏雪之歌与天空之桥,突围长津湖! 1

小说:大国与将军 作者:托马斯. E. 里克斯 更新时间:2013/11/3 23:15:22

踏雪之歌与天空之桥,突围长津湖!

驻朝鲜的中国指挥官们曾明确指出:“要在包围长津湖的过程中消灭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史密斯计划“放缓前进的步伐,拖延时间,直到将海军陆战队第1 师整合完毕,并把物资汇聚起来”。这一切直到11 月 日才完成。

海军陆战队合兵一处恰逢其时。11 月 ~ 日晚,位于海军陆战队防线西北面的两个孤立的海军陆战团受到了两个中国师的袭击,第三个中国师则绕到他们身后,试图切断他们向长津湖南面撤退的道路。一等兵彼得·豪格润的评论概括了这场战役的情况,他说:“我们整晚都在射击那些向我们靠近的东方人,人海随着军号声像浪潮般一浪接一浪。那是真正的战争,你根本不知道谁输谁赢,谁生谁死。”指挥第 海军陆战团其中一个营的雷·戴维斯上校被中弹的志愿军号手吹出的一种奇怪的号声惊呆了,他说:“他们的号手吹着某种冲锋号,号声吹了一半就被拦腰斩断,接着声音慢慢消失了。”

海军陆战队知道自己拥有充足的物资和强大的空中火力支援,所以他们的抵抗意志是惊人的,这也影响了其他部队。长津地区的陆军士兵和海军陆战队士兵都记得,自己向下方山谷里飞行的“海盗”战斗机飞行员们招手的情景。夜幕降临时,飞机无法提供支援,海军陆战队各炮组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向预设坐标处的树林和沟壑开火——中国人最有可能从这些地方匍匐进入美军防线。当史密斯问刘易斯·伯韦尔·普勒上校感觉怎么样时,他说:“四面受敌,但我们

感觉很好!”普勒的回答并非讽刺,威廉·霍普金斯上尉的报告中写道,到第二天早晨就有 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兴致勃勃地向他重复普勒的这句话。

随后,当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进攻时,史密斯将军也发现了这点。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拉德利将军得出结论,海军陆战队的命运将和长津湖东岸的陆军部队一样悲惨。“陆军认为我们会把命丢在那里,”史密斯回忆,“我后来才知道布拉德利在和当时还是联席会议成员的麦克吉谈话时,告诉他第1 海军陆战师战败了。”

然而,与陆军第31 团不同的是,他们有一位知道如何利用通信、物流、策略和火力支援的指挥官。这两个海军陆战团在西岸作战,第三个团则试图保持南向道路的畅通。正因为如此,他们能撤出所有的伤员和大多数的车辆、火炮,以及许多在路上遇到的散乱的陆军士兵。当步兵开始进攻时,通常能得到迫击炮、大炮和飞机迅速有效的火力支援。无论是士兵还是指挥官,都在二战中累积了无数经验。

比如当敌人们进行声势浩大的试探性攻击时,很有可能是在定位

防线的机枪位置,所以最好只用手榴弹和步枪来抵挡这波试探。若要撤退,须在离开时燃起大火,并往火中扔一些子弹以争取额外的时间。因为当子弹受热爆炸时,发出的声音会让敌人误以为对方仍在坚守阵地。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士兵和医护人员会将吗啡注射器塞进嘴里,

这样当有人急需吗啡时,止痛剂就不会因为冰冻而无法使用。

海军陆战队出现了一个问题。第 海军陆战团的F 连被遗留在一个小山丘顶部的关键隘口上,他们正努力保持长津湖南向的道路畅通。在空中补给的支持下,F 连坚持了 天,最后不得不在中国人冻僵的尸体筑成的临时掩体后作战。“他们说,要杀掉所有受伤的敌人。”F 连一等兵欧内斯特·冈萨雷斯回忆说。

隘口的狂风冰冷刺骨,另一位一等兵罗伯特·埃泽尔回忆说,那天早晨,他把温牛奶倒进燕麦,等他坐到树桩上准备饮用时,牛奶已经结冰了。下士罗伯特·凯利感觉太冷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右腿被步枪打中,直到战斗结束,一位医生注意到他一瘸一拐,并检查他的脚时,枪伤才被发现。那个医生抬头看着他大笑道:“你这个蠢家伙,你中枪了。”

要将两个海军陆战团从长津湖西边的前哨基地移动至下碣隅里的交汇处,也就是史密斯和补给所在的位置,关键是要突破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路障。两次突破的尝试都失败了,第 海军陆战团团长雷蒙德·默里中校和第 海军陆战团团长霍默·利兹伯格上校意识到他们需要彻底改变作战方法。

默里和利兹伯格命令雷·戴维斯带领他的第 海军陆战团第1 营从陆地上穿越敌占区,这可能是整场战役最关键的战术。根据炮兵部队从山谷里发回的汇报,当时的温度为零下 度。在这种气温下,没什么比翻越冰雪覆盖的山丘更能令身体脱水的了,但戴维斯的营还要行军 英里,穿越腰深的积雪和三座冰封的山脊。戴维斯说他们爬至最陡峭的部分时,“不得不用手脚并用,抓住树根和树枝以防滑下来”。“有时离中国人十分近,”查尔斯·麦凯乐中士回忆说,“我们都能闻到大蒜味,听见他们说话。”

恶劣的环境虽对生命造成了威胁,但也为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呼啸而过的风声让敌人捂紧了他们的耳朵,这样就听不到上百个重装士兵在雪中移动和攀爬的声音。虽然天气寒冷,士兵们又疲惫不堪,但队伍不能停下,所以他们持续跋涉了 小时之久。然后,他们遭遇并伏击了本来打算进行伏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解救了被包围的F 连。

当戴维斯营到达时,他们见到 0 具中国人的尸体散落在F 连周围。在过去的 天里,这支由 0 人组成的海军陆战队加强连共有 人丧生, 人受伤,3 人失踪。尸体被堆放在F 连的援助站外,麦凯乐回忆道:“尸体堆起来大概有 0 英尺高。”最上面的尸体是早上被击落的直升机飞行员,他还穿着皮革飞行夹克。“当时的场景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麦凯乐说。F 连的幸存者们都被冻伤或患上了痢疾,戴维斯和F 连连长威廉·巴伯上尉获得了荣誉勋章,在长津湖战役中共有1 名海军陆战队队员获得了这一荣誉。戴维斯营向南进军并保持了道路的畅通,直到海军陆战队部队向南进军。

史诗般的进军持续了四天三夜,第 海军陆战团和第 海军陆战团在“Y”字形区域的左翼向下碣隅里推进了1 英里之多。期间,他们不仅要与中国人作战,还要长时间抵抗严寒。他们攻击并清除了个中国人设下的路障。这两个团小心地缓慢移动,因为他们还运送着大量伤员和阵亡人员的尸体,其中还有 00 名重伤人员。第 海军陆战团的一等兵道格·米肖回忆说:“尸体堆放在卡车上,就像一捆捆木材。当卡车上再也没有多余空间时,他们就把尸体放在挡泥板上、引擎盖上,或者绑在火炮的炮管上。上帝啊,那么多的尸体!”负责殿后的营里有一位叫帕特里克·罗伊的情报军官,他后来写道:“没有人会怀疑柳潭里部队的战斗力,但有多少人能活下来却是个大问题。”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