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大国与将军>坚持自我,拒绝绝对服从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坚持自我,拒绝绝对服从

小说:大国与将军 作者:托马斯. E. 里克斯 更新时间:2013/11/3 23:14:24

坚持自我,拒绝绝对服从

在美国的体系中,每一名将军都有一位上级,这个上级可以是总统、国务卿或者另一位将军。了解你的上级,是为将之道中极少被注意的一个方面。你的上级关心什么,能力还是缺点?很显然,麦克阿瑟不擅长这一点,无论是理解罗斯福在政治上的统治欲,还是试探杜鲁门脾气的极限,他都不擅长。相比之下,史密斯却能在长津湖战役中冷静地评估战场并准确定位他上级阿尔蒙德将军,这对这场战役至关重要。

阿尔蒙德的履历可能会让所有人望而却步。1 1 年,他毕业于弗吉尼亚州军事学院。一战中,他很快得到了晋升。一战后期,他曾指挥过一个机枪营。二战中,他的战绩并不像一战那么辉煌。乔治·马歇尔曾犯过一个大错,这源于他在二战时对种族的错误理解。马歇尔相信来自南方的白人能很好地与黑人士兵共事,所以他将南方的白人军官派往遭到种族隔离的黑人陆军部队。其中一位被提拔的军官就是阿尔蒙德,一个为南部邦联传统感到骄傲的弗吉尼亚人。他被授予了第92师的指挥权,并在二战时带领着他的部队进入了意大利,而糟糕的结局也很容易预测。马歇尔曾致信艾森豪威尔,在提到第 师时,他表示:“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师的步兵就是一盘散沙,武器装备丢了,有时连衣服也丢了。”当陆军用“不尽人意”来总结第 师的表现时,

阿尔蒙德指责他的黑人士兵们不愿为国牺牲。

他声称自己的背景赋予他对种族问题的独特洞察力:“人们以为我们来自南方,我们就把黑人看得一无是处。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的。我们了解他们的能力,虽然我们不想跟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旁。”阿尔蒙德麾下的黑人士兵也同样不满,还一度想赶走他们的师长。该师一位匿名士兵公开批评说,他们就像“白人主人的奴隶军队”。尽管第师在二战中的战斗记录如此不堪,阿尔蒙德仍然安插了 名该师的老兵在朝鲜的司令部参谋里。

李奇微,这位将接手麦克阿瑟指挥权的将军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看待黑人士兵,他后来评论道:“黑人士兵本身没什么问题,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环境,合适的军官,受到合适的训练和正确的领导。”

据说,阿尔蒙德将军在“应该进攻时进攻,应该谨慎时仍然进攻”,长津湖属于后一种情况。当阿尔蒙德参观完史密斯的总部后,他告诉史密斯和士兵们:“我们必须立刻从这条路出发。”史密斯强忍着没有出声,直到阿尔蒙德走后,他才对士兵们说:“在整合这个师,建好机场之前,我们哪里也不去。”在战争开始之前,史密斯也向海军陆战队司令写了一封私人信件,表述了他的不安:“我们的左翼大开,我对第10 军的战术判断以及他们计划的可行性不抱任何信心。分配的任务使部队持续分散,这让他们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我试图说服海军陆战队司令官,海军陆战师是他手中强大的武器,但如果将它分散开来,不仅不会提升它的战斗力,反而会失去它的作战效率。”1 0 年11 月中旬的一天,阿尔蒙德将他手中的3 个美国师和 个韩国师部署在一条长达 00 英里的防线上。史密斯的海军陆战师的左翼有一条 0 英里的空隙,右翼有一条1 0 英里的空隙。“我们一直都很谨慎,”他随后说,“巡逻队从未超出过炮兵的射程,这意味着他们最多能走出去6~7英里。”

史密斯不相信阿尔蒙德的判断,甚至预言阿尔蒙德的部队最终会被迫撤退。史密斯沿着通往海边的公路建了三个加固过的基地,三者距离大约是军队一天的行程,基地里堆满了物资,并有步兵部队把守。“实际上,海军陆战队第1 师被分散部署在朝鲜境内的一连串据点上,”陆军历史学家S.L.A. 马歇尔在1 1 年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份报告被认定为机密,30 年后才能发表。当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攻击时,他继续写道,志愿军“便会被这一连串的据点牵制住”。史密斯将军告诉这位历史学家,他认为自己在这场战役中“占了上风”。

据点和其他警戒部队的战术布置也很独特,反映出史密斯对整场战役的宏观把控能力。只要能守住阵地,他们就可以不断用炮火轰击敌人,这也意味着海军陆战队可以一直保持战斗,甚至在寡不敌众之时也能坚持下去。史密斯认为, 近距离射杀敌人比在远处攻击效果更好。史密斯想尽可能地阻止视死如归的中国士兵成群成群地潜入这条防线袭击机枪手、炮兵和迫击炮组。于是,史密斯将部队汇聚起来,牺牲了山顶上一些重要的战术位置,建立了一条紧密的防御带。“海军陆战队第1 师没有在那些利于远距离攻击的位置部署人员,反而加强了自身防御,以确保能在近距离阻止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进攻。”S.L.A. 马歇尔解释说。

阿尔蒙德对长津湖战役的描述通常是错误的。证据表明,阿尔蒙德在他的官方口述记录中撒了谎,他一再声称是他命令史密斯修筑对战役起重要作用的飞机着陆跑道的。“那条飞机跑道是第10 军要求准备的。为了保证修筑速度,反复监督很有必要。”在他的口述记录中这样写着,“海军陆战队的司令官要么不赞成,要么认为它的优势不大。”几十年来,阿尔蒙德都如此解释。1 年,他在寄给陆军官方历史学家罗伊·阿普尔曼的信中断言:“是的,我的确曾要求修筑这条飞机跑道。”

但阿尔蒙德的断言并不符合逻辑和文献记载。他督促海军陆战队继续北进100 英里,那又怎么会希望他们停下来在离海边不远处修筑一个飞机场呢?如李奇微后来所写:“阿尔蒙德似乎仍然那么乐观,但史密斯和海军陆战队第1 师却预见了麻烦,并采取了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弥补了阿尔蒙德大部分的指挥失误。”史密斯恰好在数星期前写给妻子的信中提及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修筑飞机跑道对长津地区发生的任何战役都极为有利。并且,当史密斯要求陆军工程师修筑这条飞机跑道时,第10 军的士兵拒绝了他的要求。

几十年后,史密斯接受采访时曾说:“11 月上旬时,第10 军对在那里建造机场毫无兴趣。我告诉阿尔蒙德我们必须建造一个场地供运输机补给物资并撤离伤员。他说,‘什么伤员?’这令我很反感,他不认为那里会出现任何伤员,而我们最后从那里撤离了4500名伤员。”

在海军陆战队中,史密斯与自己的上级同样有矛盾。他违背了海军陆战队指挥层的意愿,坚持巩固自己的部队并谨慎地向北前进。在11 月上旬,史密斯会见了太平洋海军陆战队总司令莱缪尔·谢泼德中将,并向他表达了自己对阿尔蒙德的担忧。谢泼德告诉史密斯按照程序办事即可。

“我与他谈论了此事并告诉他,奥利弗,按游戏规则玩吧,不要为阿尔蒙德这么生气,他只是在尝试做正确的事情。”谢泼德后来在海军陆战队的官方记录中这么口述道,“我试图督促史密斯加快他的步伐,因为朝鲜军正在溃退。但史密斯,你知道的,他希望任何事情都循序渐进。

但是,在战争中,你不能总是慢吞吞的。你必须获得主动权,当有可能赢得胜利时,你必须去尝试。”谢泼德相信自己会成为海军陆战队的总司令,所以他并不希望破坏现在良好的状况,他需要体现出自己与陆军之间的良好关系。对待阿尔蒙德,谢泼德同样友好,他说:“我们曾是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校友,我经常受到他的盛情款待,他总是彬彬有礼。”阿尔蒙德的参谋长,克拉克·拉夫纳少校,同样是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学员。

但史密斯十分谨慎地看待这些层出不穷的理由。甚至当阿尔蒙德催促他尽快向鸭绿江地区北进时,史密斯和他的海军陆战队依然注意到了周遭的异常。常常向他们讨要糖果的朝鲜儿童现在都不知去向;小鹿从山脊上跑下来,似乎是被迫离开家园。当史密斯得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一道裂谷上留下了一座完整的桥时,他警惕了起来。他相信,那是对方故意留下的诱饵,意在引诱海军陆战队北进。历史证实了史密斯的怀疑,驻朝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元帅曾在11 月13 日的作战计划会议上对他的下属说:“我们会采用诱敌深入的策略,把敌人引入我们的内部防线,然后将他们逐个击破。”由于阿尔蒙德十分冒进又很轻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诱敌策略正是针对他的好战术。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74/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