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政治>监视帝国>三叶草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叶草

小说:监视帝国 作者:东鸟 更新时间:2013/10/18 21:58:09

三叶草

1973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深陷“水门事件”无法自拔。他在白宫的重要助手约翰·迪安公然背叛,为检察官送去了一份大礼,关于对美国公民非法监听的秘密报告。这份报告揭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一项名为“光塔”(Minaret)的秘密监视计划。1970年,尼克松在椭圆形办公室召开过一次会议,国家安全局、国防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及联邦调查局的局长们全部到场。因为当时国内反对越南战争的呼声越来越高,尼克松要求四大情报机构紧密合作,暗中监视不同政见者。

在场的白宫律师汤姆·休斯顿负责提出可行性计划。国家安全局制作了会议备忘录,休斯顿草拟了一份建议,由尼克松总统批准。这个所谓“休斯顿计划”授权国家安全局在没有许可情况下,截取国际长途电话或电报内容。“休斯顿计划”的官方代号为“光塔”,这个计划远远超出当时国家安全局法律赋予的职权范围。按照计划,国家安全局在暗中监控美国持不同政见者的一举一动,包括歌手琼·贝兹、演员简·方达、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及医生本杰明·斯波克等知名人物。到1973年,国家安全局针对列入“黑名单”的美国公民撰写的报告约有4000份。

“光塔”计划并非当时国家安全局唯一的监视计划。面对焦头烂额的“水门事件”,尼克松又在加快另一项代号为“三叶草”(Shamrock)监视计划的进度。两年后,随着尼克松下台,参议院对情报部门的违法活动进行调查,“三叶草”于1975年被终止。“三叶草”始于1945年,由“黑屋子”(也称“黑色监听室”)负责实施,在未经法院授权的情况下,违法大规模监控进出美国的电报资料。

“黑屋子”成立于1920年,专门负责监听破译国际电报。由当时美国陆军部军事情报处第八科改编而成。有固定预算,但规模并不大,栖身在曼哈顿第37街东段一套狭窄的连排住宅中。一战后,1912年通过的无线电通信法令生效,该法令禁止通讯公司外泄电报内容。“黑屋子”的电报来源面临枯竭。掌门人亚德利找到当时承载全美国际电报业务总量90%的三大电信公司,要求他们将所有从美国发出和从境外传入的国际电报一式两份,一份交给原定的接受者,另一份交给“黑屋子”。

他首先建议军事情报处处长马尔巴勒·丘吉尔去会见当时美国最大的电报公司西部联合公司总经理卡尔顿。丘吉尔希望卡尔顿向“黑屋子”提供西部联合公司经手的所有电报的副本。卡尔顿明知这非法,但还是答应了请求。搞定了西部联合公司后,亚德利将目光转向邮政电报公司。他通过一个名叫贝茨的律师与邮政电报公司谈判,终于使邮政电报公司同意与“黑屋子”合作。主营北美洲与南美洲之间的电报业务的全美电报公司,不久也同意与“黑屋子”合作。

亚德利通过西部联合公司搞到日本电报副本,通过仔细筛选,找到大量往来日本的外交电文,包括很多密码文件。最终,“黑屋子”破解了日本外交电文所有秘密。日本来往美国的外交安全网被亚德利捅开了一个大洞。亚德利的努力没有白费。1921年,意在遏制日本海军实力的国际会议在华盛顿召开。美国希望将日本海军战舰总吨位限制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但日本想要更多的战舰,以满足在太平洋地区不断膨胀的野心。两者针锋相对,似乎根本没有调和的余地。但经过“黑屋子”努力,一份份精确破译的日本外交电文出现在美国外交官办公桌上。通过日本外交电文,美国政府了解到,实质上日本最想要的并不是花费更多的金钱在海军身上,而是保持乃至深化与美国的关系。掌握日本底牌之后,美方的谈判官员马上轻松了很多,通过努力的谈判和一系列将加强日美关系的暗示,使日本放弃了原本毫不妥协的立场。因为这次突出贡献,亚德利和他的同事获得了圣诞节奖金。亚德利本人也荣获了军队最高非战斗勋章——杰出服务奖章,授奖词称他们“在一个责任重大的岗位上取得了非比寻常的功勋”。

好日子未能持续多久。1929年3月,胡佛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史汀生被任命为国务卿。史汀生发表了堪称外交史上最好的声明:“君子不读他人的邮件。”当他得知“黑屋子”的存在拍案而起,宣布该机构完全非法,停发全部经费。1929年12月31日,“黑屋子”正式关门。不过亚德利的才能引起中国国民党“军统”的注意。1938年,戴笠邀请亚德利为“军统”工作。亚德利辗转来到重庆,为“军统”培养了一批电码破译人才。“黑屋子”在美国并没有消失,其职能转交给了一个名为“信号情报处”的新机构,后来就演变为现在的国家安全局,由其具体执行“三叶草”计划。

根据计划安排,国家安全局特工在午夜左右到每家电信公司纽约总部的后门领取当天电报内容的磁带,并送到一个伪装成电视录像带加工公司的办事处。在那里,特工会用机器对所有磁带进行复制,然后几小时内把原始磁带送还给电信公司。进入20世纪60年代,美国国防部额外交给国家安全局一些嫌疑人名单,包括著名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以及当时在美国积极从事反战运动的活跃分子,以确保他们不是拿了外国津贴特别是苏东阵营津贴而在美国从事反战运动或民权运动。当这份嫌疑名单上的名字出现在国际电报电文中时,专门设定的计算机程序会自动发现他们,并将电报内容挑出来进一步分析,然后发给有关政府部门。

据有关统计,1964年至1968年,总计有110万次谈话被窃听,有93080人受侦察,6131人被逮捕,并有1154人被判有罪——仅仅是超过1%的比例。可以看出,“三叶草”与“棱镜”非常相似,主要的区别在于技术手段,一个是监视电报,一个是监视互联网,但在工作原理、目标和机制上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进入20世纪70年代,“三叶草”被国会参议员弗兰克·丘奇所领导的一项调查发现,其非法且规模庞大的秘密监视让世界震惊,监视对象包括左翼和右翼、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于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起草新法律,以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1978年,国会制定《对外情报监控法》,禁止在缺少证据情况下对美国公民通讯活动进行监听。同时,成立外国情报监视法庭,对政府部门监视通讯的行为进行审查,以保证政府部门只有在有理由怀疑美国公民参与严重国家安全犯罪,例如间谍或恐怖活动,才能对他们进行窃听。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20/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米国的监控历史

祖国统一

vip图标
军号:65349

加好友发短信

看来米国加强监控的目的不是只针对自己的对手,而且对于自己国内的不同党派也会加强监控的,看来此种监控也是一个双面剑。  详细>

最后回复:2013-12-02 20:20点击:5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