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政治>监视帝国>临时工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临时工

小说:监视帝国 作者:东鸟 更新时间:2013/10/18 21:55:33

临时工

“临时工”在中国是一个争议较多的名词。近年来,中国某些政府部门每次出现重大责任事件,就会把责任者推到几个“临时工”身上。这次,曝光“棱镜”也是美国情报部门的“临时工”(如图1-11)。

爱德华·斯诺登并非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特工,也不是联邦政府的雇员。准确地说,他是美国国家安全局情报承包商的雇员。也就是说,他只是美国的一个情报“临时工”。2013年5月,斯诺登在国家安全局夏威夷一个监视站,将机密文件复制到一个U盘后,前往香港将文件向世界公开,搅得世界一片混乱。有人称斯诺登为英雄,也有人视其为叛徒。

30岁的斯诺登,1983年6月21日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伊丽莎白市。父亲为宾夕法尼亚州人,是美国海岸警卫队军官,母亲在巴尔的摩的马里兰州美国地方法院担任办公室副主任。他还有一个姐姐,是华盛顿联邦司法中心的律师。童年时的斯诺登是一个腼腆、瘦弱的男孩,很少说话。1997年他就读马里兰州的一所中学,国家安全局会定期派员教授数学。

1999年,斯诺登举家搬迁到马里兰州安妮·阿伦德尔县。全县仅有50万居民,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在它边上的茂密森林里,重装卫兵和森严围墙层层守卫着米德堡的美国国家安全局总部。与国家安全局合作的私营承包商就近设置了办公场所,他们成为这里的常住居民。对于安妮·阿伦德尔县人来说,这是一个事实:超过3万人在周边工作,攫取和分析来自全世界的海量电子信息、卫星信息和广播信息。

斯诺登在当地社区学校上十年级时,相当于我国的高中二年级,就因病从高中退学。2000年,17岁的斯诺登成为日本卡通网站Ryuhana Press在线编辑。辍学后不久,斯诺登的父母离婚,父亲搬离了马里兰,尚未成年的斯诺登与母亲分居。他开始参加一些培训课程,拿到了微软认证的解决方案专家资质。

2004年,斯诺登加入美国陆军,同时希望能参加特种部队。在参军前,21岁的斯诺登用“Chishinken”的网名,曾在网上兴致勃勃地谈到自己将要开始入伍训练,并提到打算买一支步枪。他在参军文件中写了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佛教,但仅仅是因为“无神论者”不受军方欢迎。他内心反感宗教,因为宗教会令人“盲目”。

仅仅几个月,斯诺登的参军梦想就破灭了,他在佐治亚州的本宁堡训练时摔断了双腿,不得不提前退役。2005年,他在国家安全局位于马里兰大学的高级语言研究中心担任保安,每天晚18点到早6点值班。研究中心隶属于国防部,在“9·11”事件后,承担了改善情报员语言能力等秘密项目。2006年,斯诺登实现“惊人的跳跃”,从一名保安成为拥有保密安全许可的安全员,负责技术支持与故障排除,并在中央情报局(CIA)担任信息安全职务。2007年,中央情报局派其驻瑞士日内瓦,负责维持计算机网络安全,对外身份是美国驻联合国使团专员。

但是很快,他就对这份工作失去了兴趣。他在瑞士经历了一件事情。中央情报局特工试图招募一名瑞士银行家,从他身上获取秘密银行信息。为实现这一目的,特工们不择手段。他们故意让银行家喝醉,并怂恿他驾车回家。然后他们又向警方举报,当银行家因醉驾被捕后,一名卧底特工就以交个朋友名义替他摆平。最终,成功招募了这名银行家。

2009年,斯诺登离开了中央情报局,为戴尔计算机公司,以及在瑞士、日本和驻日美军的私营承包商工作。他的职位是信息安全工程师,为美国情报部门进行外围的信息分析。但就是这位“临时工”,捅的娄子却震惊世界。

2013年2月,他正式加入美国国家安全局最大情报承包商博思艾伦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职位是夏威夷一处国家安全局设施的系统管理员。他有权限查看国家安全局所有工作人员的执勤表、整个情报圈、世界各地卧底干员、美国拥有的工作站位置、目前有哪些具体行动计划等。他说换这份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收集国家安全局监视全球通讯的证据。

此时,斯诺登拥有12万美元的年薪,与女友一起过着舒适生活,住在夏威夷欧胡岛怀帕胡(Waipahu)。这座蓝色的木屋临近一个高尔夫球场,坐落于整齐的草坪和篱笆之间,距离博思艾伦公司只有30英里远。为保险起见,他们将搬家用的纸箱子全部留了下来,在车库门口,从地板到天花板堆成了一堵墙,人为设置了一道保密屏障。这座蓝色木屋的上一位主人是位军人。斯诺登还喜欢巴尔的摩棒球队、武术、女孩、枪支、紫色的太阳镜,以及日本格斗游戏《铁拳》(Tekken)。

斯诺登的女友米尔斯28岁,以前是芭蕾舞演员,现在是一名钢管舞者。斯诺登和米尔斯2012年曾前往香港度假,不少亲友还以为他们会在那里结婚。但斯诺登愿意牺牲这一切,因为他对美国的秘密监视工程感到良心不安。他上网从来没有用过真名,要用代理服务器来掩盖自己的痕迹。逃亡到香港,每次使用计算机前,都要用一个红色的罩子罩在他的头和笔记本计算机上,然后才输入自己的密码,以防有隐藏摄像头的监测。他的笔记本计算机上贴有支持互联网自由组织的标签,包括电子前哨基金会和“托尔”(Tor)。

从斯诺登的经历可以看出,他一开始并不是间谍,而是一步一步自学成才,最后被情报承包商博思艾伦招募的。美国情报界人员一般会把情报外包工作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机密性最低且卑微的工作,如割草、清理垃圾和分拣邮件。在情报部门,即使是清洁工也需要保密安全权限,因为其垃圾桶里可能有国家机密;第二类就是类似于斯诺登这样,懂得计算机技术,拥有专门技能的中间级别。在越战期间,美军开始大量外包业务,因为国防部急需维修人员负责日益复杂的武器与运输系统。翻译、审讯及安全授权背景调查人员也属于中间层。CSC和L3等公司就是专注中间级别业务;第三类工作就是做间谍,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一般都曾是间谍头头。斯诺登最后找到的“新东家”博思艾伦,专注的是最高级别的情报工作。从开发打败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战略到软件设计,再到为情报部门高官撰写讲稿,都是博思艾伦的工作范畴。

为了揭露“棱镜”,斯诺登也经过了一番谋划。他选择了英国《卫报》作为曝光媒体,《卫报》评论员格伦·格林沃尔德在专栏中常常不畏政府大胆直言,因而深得斯诺登的信任。2013年2月中旬,他给住在巴西的格林沃尔德发了一封邮件,甚至还制作了一个视频,教他一步一步加密电子邮件。他自己深知,除非建立安全的通信渠道,否则他很快就会被逮捕。然而,格林沃尔德无法辨别斯诺登的真实身份,因而迟迟没有采取行动。此前,斯诺登还找过美国纪录片女导演劳拉·普瓦特拉斯。

普瓦特拉斯2006年时在伊拉克待了8个月,拍摄了纪录片《我的祖国,我的祖国》,描绘美国占领下的伊拉克。她在伊拉克拍摄了一段美军遭遇埋伏的画面。美国军方指责她对伏击情况十分了解,但没有对美军进行任何提醒和警告。此后,她就登上了国家安全局的监视名单。这部片子是普瓦特拉斯的“后9·11”三部曲之一。第二部《誓约》的主角是本·拉登的司机;第三部是关于“吹哨者”的。斯诺登在发给她的邮件中说,他有情报部门的一些消息,“不会让你失望”。

经过两个月的联系,普瓦特拉斯对斯诺登有了基本信任。3月,格林沃尔德在纽约接到普瓦特拉斯的电话。普瓦特拉斯说服格林沃尔德要更加严肃地对待斯诺登。于是,格林沃尔德和斯诺登启用一种安全通信系统,斯诺登慢慢地给格林沃尔德讲述关于“棱镜”和其他更多监视计划的概况。2013年5月20日,斯诺登带着4台存储有机密文件的笔记本电脑,登上了飞往香港的客机。普瓦特拉斯拍摄了这一历史性过程。

如今,斯诺登已将数千份文件交给媒体,何时公布记者说了算。这为美国政府埋下了一大堆随刻可能爆炸的重磅“地雷”。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20/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提前已经做出选择了

祖国统一

vip图标
军号:65349

加好友发短信

斯诺登已经提前很久就已经开始准备向外公布相关资料了,不知道他是想出名,还是真的想将米国的黑暗面暴露出来。  详细>

最后回复:2013-11-29 23:19点击:5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