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政治>监视帝国>序言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序言

小说:监视帝国 作者:东鸟 更新时间:2013/10/18 21:51:58

序言

美国公民斯诺登曝光“棱镜”网络监视项目,不仅在美国国内激起轩然大波,而且在国际社会掀起舆论风暴,甚至在美国与中国、俄罗斯、拉美、欧洲等国际关系间暗涌政治风浪。

说到“棱镜”和斯诺登,就不得不提到维基解密和阿桑奇。两年前,阿桑奇和他的维基解密网站曝光美国政府大量机密文件,至今阿桑奇仍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避难,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向阿桑奇泄露美国政府机密文件的“深喉”,25岁的美国陆军情报分析员曼宁,也深陷牢狱之灾,被法院判定间谍罪、盗窃罪和计算机诈骗罪等20项罪名,最高有可能面临140年的刑罚。

如今身处俄罗斯避难的斯诺登,也面临阿桑奇的困境和曼宁的刑罚。不过,这次如鲠在喉的美国政府,对斯诺登的痛恨远远要超过阿桑奇和曼宁,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因为斯诺登打到了美国政府的“七寸”,“毁三观”地颠覆了美国政府的形象,使美国政府成为“全民公敌”,被称为“老大哥”。

对于全球情报界来说,“棱镜”不算是什么秘密。如果算是秘密,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早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情报部门的电话和网络监视技术就取得突飞猛进的进展,可以将实时监视的速度提升到惊人的10的10次幂。当时,这种技术被称为“实时区域之门”,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将所有数据自动存储,并分发给情报分析师。利用“实时区域之门”,情报分析师可以截取电子邮件、监听他人电话,并对各类电子数据进行筛选和分类。美国情报部门甚至可借助这些监视数据,对其他国家计算机网络系统和电话通讯系统发动攻击。

“9·11”事件后,美国情报部门的监视行为更加肆无忌惮。恐怖袭击发生不到1个月,10月4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就批准了“恐怖分子监视计划”,授权美国国家安全局不必申请法庭授权,就可监视“基地”组织的通话。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大量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和姓名地址。由此,美国政府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复活了美国冷战期间滥用监视的幽灵。2005年12月,《纽约时报》不知从何处搞到了美国监视项目的材料,并对外公开了一些行动信息,引起舆论和民间团体的激烈抨击。但是小布什辩称监视行动对预防恐怖袭击非常必要,从而有惊无险地化解了这次危机。

但是,这次曝光“棱镜”不同,其所引发的舆论反响和政治风波,是此类事件前所未有的。因为美国政府“窃听美国”、“窃听欧盟”、“窃听亚洲”、“窃听世界”,涉及美国和全球互联网用户的隐私问题,牵涉到俄罗斯、欧洲、拉美、中国内地和香港,舆论的焦点不仅有隐私保护、网络安全问题,还涉及中国、俄罗斯等世界主要大国的国家利益和政治博弈以及国际互联网治理问题。从事件性质演变看,“棱镜门”逐渐偏离美国网络监视这个舆论焦点,演变为一起涉及世界主要大国的政治性事件。虽然从目前发展态势看,“棱镜门”不可能对美中、美俄关系产生大的影响,但是其毕竟在这些大国之间产生了小的波浪,对大国关系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影响。而且,斯诺登掌握了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大量重要情报,不可避免成为一些国家政府和组织重要的政治筹码。从国际互联网治理看,“棱镜门”凸显出美国政府和企业对全球网络空间的控制力和垄断性,而中国、俄罗斯等发展中国家则处于被动地位。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可能会借机参与国际互联网治理,推动制定更加公平、安全、合理的国际互联网治理规则。

目前,美国政府及其互联网企业,已经建立了一个可以偷窥一切的监视帝国,知道我们的一切,操控我们的一切。早在2002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就开始在追踪犯罪嫌疑人时使用麦克风窃听技术。2004年,又推出一个名为“流动漏洞”的项目,专门在案件调查中使用以进行窃听。2007年,谷歌公开承认,它们一直存储着每一位用户曾经键入的每一次搜索请求,以及每一位用户随后点击访问的每一条搜索结果。我们在网上每一句言论、每一个访问,都会被互联网企业及其美国情报部门存储,永久记录在案。

《大数据》一书的作者舍恩伯格,在他的另一本书《删除》中,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位60多岁的加拿大心理学家费尔马德,计划穿过美国和加拿大的边境去接一个朋友,这类事情他已经做过上百次。但是这一次,美国边境守卫突发奇想,“谷歌”了一下他的情况,结果发现费尔马德5年前发表在一个小众杂志上的文章,提到自己在30多年前曾经服用过致幻剂。因此,费尔马德不仅被扣留4小时,还不被允许入境,甚至被迫签署声明表示自己服用过致幻剂,所以再也不被允许入境美国。谷歌记住了我们希望忘记可能已经忘记的一切。美国政府凭借全球垄断的互联网企业,把全球民众的一举一动全部存档,毫无删除的可能性,随时可能成为对我们“不利的证据”。

2013年7月,波士顿爆炸案发生后几个月,纽约萨克福马县一对夫妻因为妻子用谷歌搜索了“高压锅”,丈夫同一时段用谷歌搜索了“背包”,就遭到一个六人组成的联合反恐部队,以“查水表”为名的上门盘问。联合反恐部队盘问他们:你们有炸弹吗?你们有高压锅吗?什么只有电饭煲?能拿来做炸弹吗?为什么美国政府知道这对夫妻用谷歌搜索“高压锅”和“背包”的情况?这自然要归功于“棱镜”和谷歌的监视。类似的上门“查水表”,联合反恐部队竟然每周要有100次。

可叹的是,虽然“棱镜”违背美国标榜的“自由”价值观,揭穿了“网络自由”的虚伪,完全使美国失去以往的道义制高点,但是美国两党和议会甚至媒体,都力挺美国政府的监视行为。除了少数发展中国家外,欧洲、日韩都没有出现集中质疑和反制行动,各国民间要求建立公正合理网络秩序的声音也被西方压制,一些西方政客和媒体甚至把脏水泼向“棱镜”的受害国中国。这无疑又是一个“毁三观”的事情。

目前,斯诺登事件还在发酵之中,有关国家围绕斯诺登何去何从问题还将进行艰苦博弈,俄罗斯显然不会把斯诺登引渡回美国,但允许斯诺登政治避难一年也会让美俄关系横生枝节。光明磊落的斯诺登,却要面临像阿桑奇一样的命运,永远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入于市井,只能藏匿于不见阳光的暗处。本是“全民公敌”的美国情报部门,本是见不得光的“棱镜”,却可以堂而皇之地监视着我们的一切。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3320/

全屏阅读

[置顶][精华]所谓的民主国家

祖国统一

vip图标
军号:65349

加好友发短信

米国是向全世界标榜自己是最民主的国家,其实生活在这个民主之下的是政府对于全民的监视,基本上是没有私人隐私的国家也是民主国家吗?  详细>

最后回复:2013-11-25 17:04点击:0回复:0
回复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