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八(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31:18

于凤至是拿了一双自己设计的牛皮鞋去找张作霖的,还带了一把乌拉草。张作霖拿起鞋,前后左右看了看,说,这是给我做的吗?

于凤至说,这是给咱们的军队设计的,爸你一定看出来了,这鞋其实就是咱东北农村人穿的乌拉,只不过我做了些改动,更适合今天穿。

乌拉是东北地区特有的一种防寒鞋,以牛、马、猪、鱼等动物的皮做帮底,布做靿,鞋帮上有六只皮耳,内絮捶软的乌拉草。穿时用绳套进皮耳里,连小腿一块绑上。这种乌拉最适合在山地和雪地行走,结实、实用。千百年来,乌拉在东北农村最受青睐。

张作霖说,我年轻时就穿过乌拉,我那双乌拉是马皮的,大冬天穿上,再絮上乌拉草,又轻,又跟脚,又暖和。

于凤至说,我听王永江说,这乌拉是女真人发明的。乌拉就是女真语,皮鞋的意思。我去图书馆查了查,关于乌拉,有不少记载呢。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欲起兵反辽,苦于士兵无鞋,便求教好朋友北海王子。北海王子教给了他做这种皮鞋子的方法。金兵穿上这种既耐寒又耐磨的鞋,如虎添翼,生生把大辽给灭了。后来,努尔哈赤起兵,也学来祖先的招法,穿着乌拉,在冰天雪地里,打得明军溃不成军。

张作霖听明白了,你是说,让我的兵也穿乌拉?

于凤至说,我听说爸要去日本买关东军穿的皮鞋,装备咱们的军队。爸,我说句本不该我这小辈说的话,那会花咱们很多钱呢。不如我们自己做乌拉,又省钱,又实用。最重要的是,穿乌拉得絮乌拉草,乌拉草就长在咱们东北的山里,满山遍野,随处可见。爸,关里关外的人都说,关东山,三件宝,人参、貂皮、乌拉草。小时候,我问过父亲,那乌拉草普普通通,满地都是,一文钱都不值,它怎么能成为三宝之一呢?父亲也没说清楚。现在,看了有关乌拉草的记载,我终于明白了,这乌拉草是东北的山精地血养育,带着咱们东北的地气,展示着咱东北人的精气神。金兵穿着它,灭了大辽;清兵穿着它,灭了大明。咱们的士兵穿上它,也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

一番话说得张作霖兴奋不已,他现在本已有了对关内用兵的打算,于凤至讲的金兵、清兵、乌拉、地气使他心里豁然一亮,说,好,太好了,咱们就用这乌拉,穿着它像清兵一样打遍全国。

于凤至说,爸,冯大爷管的三陵衙门里有一双努尔哈赤留下的乌拉,我比照着改做了一双。努尔哈赤那双乌拉系鞋带麻烦,咱们行军打仗,要的是兵贵神速,所以,我把鞋耳和鞋带改了,用起来更方便。

张作霖说,咱们现在有十多万士兵了,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找谁做这么多乌拉呢?

于凤至说,爸,我听卢妈妈说,咱家三畬堂的那个畬字,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咱们的军队,每年要用那么多的物品,衣服啦,鞋啦,皮带啦,粮草啦,为什么要去别人家的商号买呢?咱们的三畬堂完全可以把这生意都拿过来。就像这乌拉,我们发一个样子下去,发动老百姓做,连乌拉草一块儿收购。军队要多少,咱们供应多少。

张作霖说,这主意好是好,可别人会不会说咱们假公济私啊。

于凤至说,别人卖一元,我们也卖一元,别人的东西好,我们的更好,买谁的不是买,不坑不拐不骗,怕谁说什么呢?

张作霖说,这事你得让我想想,好好想想。

于凤至说,爸,这可是个利己又利民的好事啊!你想啊,老百姓日子过得艰难,一年到头就靠养些鸡养头猪卖些粮换点油盐钱。我都打听清楚了,过去给咱们军队供应粮草和用品的商家,到农村巧取豪夺,使劲压价,而且打着你的旗号,说是为你收购军品。弄得乡村里苦不堪言,怨声载道,脏水脏话可都是冲着爸爸你来的。爸,这种事情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咱们三畬堂若是把这个军品经营权拿过来,便可以统一到农村去收购,价出一门,公平公正,也避免了奸商投机取巧,坑农害农。就拿乌拉来说,咱们等于给农民找了一条挣钱的路,而且连满山遍野的乌拉草都能拿来换钱,老百姓怕是要给爸送万民伞呢,哪还会有人说闲话。

张作霖面带惊喜地看着于凤至,没想到啊,你还有这样的买卖脑瓜儿,不愧是于文斗的女儿,行,这算盘让你打得也够精的了。

于凤至说,我现在身体都好了,又闲着没事,爸和汉卿都是做大事的人,我就来给爸经营三畬堂,把买卖做好、做活、做大。

张作霖高兴地说,你来做真是太好不过了,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有几个人,信得过,又都腾不开身;有些人闲着,又像饿猫饿虎似的,眼珠子都他妈的是蓝的,交给这样的人我不放心。你能来做太好了,行,行,一准行!

于凤至说,爸,我出去只是给你打理生意,钱账往来应该单成立个机构,这个机构就由爸亲自掌握。名字我初步想了一个,能不能就叫“张三义堂”。钱挣多了,咱们可以拿出一些,赈灾啦,济贫啦,办学啦,资助留学生出国啦。这不是沽名钓誉,而是取之于民,还之于民,这样一来,爸这个父母官可就当得万民称颂了。

从于凤至嫁到张家,张作霖对于凤至始终是另眼相看,甚至多少有些偏心眼。有一次,于凤至与张怀英出去看戏,走得急,没有吃晚饭。看戏回来后,饿得受不了了,便吩咐伙房给做点夜宵。厨师做了两碗鸡丝馄饨,正端着给于凤至送去,刚进三进院,就碰上了张作霖。张作霖早就有话,晚上过了十点,任何人不许去伙房点餐。张作霖当时就拉下脸,说,不是吩咐过你们吗,过了十点,谁点餐也不给做。这是谁,小六子吗?厨师回答,不是大少爷,是大少奶奶。张作霖一听是于凤至,马上变了口吻,啊,是大少奶奶啊,大少奶奶身子弱,例外,赶紧送去,送去。王雅君听说后,说,我刚过门时就听说,这个院子里,你最偏心大少奶奶,看来果然不假啊。张作霖说,凤至这孩子,爹妈死得早,我那老哥老嫂把孩子托付给我,我哪会让她受半点委屈啊。

如果说,张作霖是因着老把兄于文斗的关系对于凤至另眼相看,那么,现在听了于凤至一番精明的筹算,则是对这个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儿媳妇刮目相看了。张作霖当即表态,从今天起,你就是三畬堂的总经理,买卖的事就全交给你了,我不再管,小六子也不再管,全凭你做主,你说买马就买马,你说买牛就买牛,一言顶九鼎,吐口吐沫就是钉!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