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八(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31:01

北市场三畬粮栈旧址上建起一座二层小楼,小楼墙体是清一色的红砖,在一片青砖青瓦的建筑群中很是惹眼。从秦皇汉武,到宋元明清,奉天人盖房子用的都是青砖。这种红砖,奉天人只是听说,从没见过。有在国外喝过几天洋墨水的人解释,外国人不会烧青砖,所以只能烧红砖。要说这外国佬也真是他妈的死笨,这有什么难的呢?坯子烧好了,捂着,就出红砖,往窑里洒水,就出青砖嘛。

红砖是日本人生产的,砖厂就建在奉天驿西南向的艳粉屯。日本人的厂子不叫厂,叫会社,奉天窑业株式会社。那几年间,日本人的附属地里抽冷子冒出许多家会社。

艳粉屯原名胭粉屯,这个花里胡哨的名字与一个传说有关,也与一段历史有关。老人讲,许多年前,有一个叫胭脂的美丽姑娘,被当地一个恶霸相中,欲强娶进门。姑娘不甘心受辱,便与心上人杀了那个老恶霸,逃到这里定居下来。于是,就像李家住的村子叫李家窝棚,苏家住的屯子叫苏家屯一样,胭脂姑娘住的地方,就叫了胭脂屯。后来,叫来叫去又叫成了胭粉屯。当然,这只是传说,真正有历史记载的是这样一件事。天命十年(1625年)三月,努尔哈赤从辽阳迁都盛京。分封八旗属地时,把城西一块地分给了侄子济尔哈朗。济尔哈朗是舒尔哈齐的第六个儿子,其父和两个哥哥因背叛努尔哈赤被处死。济尔哈朗分封了属地后,便让人在地里种了大片的胭粉豆。胭粉豆是草本植物,开着一种粉红色的喇叭花,样子很似牵牛花,但比牵牛花要小。白天里,阳光普照的时候,胭粉花便敛息静气,垂首合目,一副羞答答的样子;等到太阳落山,暑气褪尽,胭粉花便活泛起来,花色也变成了紫红,散发出一种浓浓的香气。胭粉花谢了后,结成如黄豆一般大小的豆豆,这豆豆就是胭粉豆,掰开豆,里边是白白的香粉。过去东北没有化妆品,姑娘们就用胭粉豆里的香粉化妆,轻轻淡淡地抹一层,小脸立时粉粉嫩嫩,心上人见了,顿有国色天香的感觉。

胭粉豆收成之后,济尔哈朗留下一部分给家眷使用,其余的都拿到集上去卖。济尔哈朗这样做是有深意的,胭粉是女人所用之物,堂堂悍将着意于胭粉,显然是为了表明自己胸无大志,以免努尔哈赤猜疑。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大片胭粉豆,这个地方遂得名胭粉屯。济尔哈朗去世后,天下太平,后人觉得这胭粉二字太过妩媚,便改成了艳粉屯。有人分析,日本人选中这里建红砖厂,大概就是相中了胭粉屯这个老地名,胭粉屯里烧红砖,听着就挺有来历。

这个用红砖建成的小楼就是张作霖新设立的三畬堂总号。

三畬堂是张家的品牌,早在新民府时,张作霖就开了第一家买卖,是家油坊,商号的名字就是三畬堂。这三畬堂的名号是晚清一个秀才给起的。秀才说,畬者,畬田也,盖自家肥养自家地也。张作霖聪明,一点就透,问,是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意思?秀才说,然也。于是,张作霖把买来的地都种上大豆,再开个油坊,用地里产的大豆榨油,再把豆秸烧了当肥料,养地待明年再种。至于为什么叫三畬堂而不叫四畬堂五畬堂,秀才的解释是,三者,多也,而且雨亭兄行三,恰合其意。既然三者为多,张作霖随后在新民、黑山、北镇、郑家屯、奉天又开了一些粮栈、当铺、票号,一律以三畬堂冠名。张作霖当上东三省巡阅使后,三畬堂也随跟着他的势力,遍及全东北,买卖做得很是红火。

生意做大了,麻烦事也来了。张作霖忙于收拢东三省,腾不出精力来管理三畬堂。家里人老的老,小的小,横看竖看也都不是做买卖的料。几十家门面都依靠别人来打理,挣多挣少都是个良心账,一年到头挣的钱,能拿到手六成就不错了。所以,张作霖就想成立三畬堂总号,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统筹,改变这种狼掏一把、狗抓一下的局面。

关于谁将出任三畬堂总号的总经理,各分号掌柜的有个猜测。他们认为,这总经理不外乎三个人:一是现任帅府大管家彭贤,二是帅府内账房总管栾贵田,再一个就是兴业银行总经理姜雨田。而这三个人中,姜雨田的可能性最大。

这个姜雨田原本是新民商会会长,1907年,张作霖出剿田玉中匪帮,缺少经费,便向新民商会借了三千大洋,姜雨田是经手人。事后,张作霖被调到洮南剿匪,渐渐地便把借钱的事忘了。1913年,张作霖在驿马坊为母亲守灵期间,姜雨田冒着生命危险,闯进禁区,拦住张作霖的马头,脸红脖子粗地索要欠款。张作霖没有怪罪姜雨田,还了钱后,又把姜雨田带进奉天,任命姜雨田为兴业银行总经理。姜雨田任职期间,经营有道,公私分明,而且对张作霖忠心耿耿,钱款账目一清二楚。张作霖不止一次与人说,姜雨田为我打理钱财,我一百二十个放心,谁糊弄我,他也不能糊弄我。

所以,分号掌柜们认定,既然张作霖想加强三畬堂的管理,无论从能力,还是从品质、忠诚度来说,姜雨田都应该是最佳人选。那段日子里,姜雨田家门前车水马龙,各分号掌柜的纷纷登门拜访。认识不认识的都如老朋友一般,出口恭维,满脸媚笑,啊呀,姜总经理,啊呀,姜大经理,啊呀呀,姜老太爷……叫得年仅四十岁的姜雨田后脊骨直冒冷风。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最终上任的三畬堂总号总经理,既不是彭贤、栾贵田,也不是呼声最高的姜雨田,而是张家大少奶奶、刚刚二十出头的于凤至。

于凤至出任这个总经理是毛遂自荐。

于凤至的父亲于文斗天生就是个经营奇才,少年时就介入商界,未及弱冠,已在郑家屯一带小有声名。于凤至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耳濡目染,虽无心插柳,却也对经营之道早有心得。嫁到张家后,隔三岔五,总能听说些三畬堂的经营状况,有心出来打理,替张作霖分忧。却因为年复一年地怀孕生子,再加上后来又得了重病,差点丢了性命,只好把想法深藏在心中。张学良去黑龙江剿匪期间,于凤至闲着无事,身体又恢复得很好,便正式向张作霖提出,愿意出面经营三畬堂。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