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七(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七(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30:07

琴声响起,曲子舒缓、抒情,还带有淡淡的忧伤。

张作霖说,小玉,告诉大少爷,这叫啥曲子。

小玉回答,夫人说,叫《荒城之月》,是日本人的曲子。

张作霖说,你五妈跟本庄繁的家庭教师学的,刚学了没几天。

菊池武夫回国,本庄繁出任张作霖的顾问。上任那天,张作霖搞了一个大型的酒会,把东三省有身份的日本人都请到了场。宴会上,王雅君就演奏了这首《荒城之月》,赢得日本人一片欢呼。

张学良没有参加宴会,事后听祁老号说,寿夫人演奏了一支曲子,把日本人都给砸蒙了,想必就是这首《荒城之月》。

张作霖说,儿子,我在郑家屯听过一个俄罗斯人用洋喇叭吹曲子,吹得老好听了。那老毛子告诉我,这曲子是他们的民歌,叫《北方的星》。你说,你五妈要是在酒会上弹这个俄罗斯的曲子,日本人会咋样?

张学良不明白张作霖怎么从《荒城之月》又扯到了《北方的星》,看着张作霖没有回答。

张作霖又说,还记得国际马路那家面包房吧,那里有一个俄国老娘们,你们叫她安娜大婶的?

张学良当然记得这个奶牛一样的俄国女人,他第一次买牛奶面包,就是在她的店里。

张作霖说,三天前,她让人打死了,是日本浪人干的,把面包房都给烧了。

张学良大吃一惊,那俄国大婶人挺好啊,日本人为什么杀她?

张作霖说,日本人与俄国人已经打出血仇来了,啥叫不共戴天,日本人与俄国人就是不共戴天。我刚才问你,你五妈要是在欢迎本庄繁的酒会上弹俄国人的曲子,日本人会咋样?你没有回答我,我告诉你,日本人能把桌子掀了,能把你五妈的琴砸了!话说到这儿,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了。爸不是不让你纳妾,娶小老婆,问题是你不能娶俄国女人。你那个姓谷的女人,是俄国人的种,我的儿子要是娶了这样一个蓝眼睛的女人进家门,跟你五妈在日本人的酒会上弹俄国人的曲子没啥两样!儿子,像咱这样的家庭,随便有点啥动静,人们都会注意,都会往别的地方想。你还年轻,这样的事情慢慢你就会懂了。

张学良接了一句话,话题与张作霖南辕北辙,差了十万八千里,爸,你知不知道,咱家里也发现了臭虫,闾琪身上被咬了七八个大包。房里的刘妈一边抓一边骂,这可真是邪了,这东西打哪儿生出来的呢,咱中国的地界从来没见过这玩意啊。我说,刘妈,你可千万不能乱骂,小心让人割了舌头。

张作霖干笑一声,你小子有话就直说,别跟我夹枪带箭的。

张作霖当然清楚张学良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前些天,萃升书院的墙上出现一张帖子,写了一首打油诗:中国人养的老疙瘩,搂着鬼子叫爹妈,山林矿产拱手送,换来臭虫满街爬。这张帖子表述得太明白了,一看就知道骂的是谁,暗指的是什么。

东北天气寒冷,家家都睡火炕,火炕生跳蚤、生潮虫,却从来不生臭虫。而日本人睡板床,睡那种被中国人称作“榻榻米”的稻草垫子,板缝里、垫子中最适宜臭虫生长。自从日本人在奉天驿铁路两侧盘下附属地后,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涌进奉天,臭虫也就随跟着进了春日町(今太原街),进了浪速广场(今中山广场)。许是住久了,也想换个环境,臭虫见城东也有人家,便浩浩荡荡地越过国际马路,进了奉天砖城,进了中国老百姓的家中。那些个日本臭虫体大嘴狠,贪得无厌,咬人,一咬一个大包,比中国的跳蚤狠上十倍,而且繁殖极快,没多少天就是一窝。中国人挨了臭虫咬,就骂日本人,就骂与日本人打得火热的张作霖。那张帖子中的第一句话,指的就是张作霖,张作霖小名就叫老疙瘩。

张学良说,爸,你让我有话直说,我就直说了,你现在跟日本人走得越来越近,日本人要开矿,你就签合同,日本人要办厂,你就开绿灯。这么长久下去,祖宗留下的宝藏都成日本人的了,你就不怕被后人掘了咱家的祖坟啊!

张作霖说,儿子,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咱办兵工厂的事我跟你说了吧?你要是能给我变出钢管来,我立马把小日本从辽南赶出去,你能吗?

奉军所用的枪支大部分是中国的“汉阳造”,这种枪与日本人的“三八大盖”相比,各方面性能都差得太多。最重要的是,生产这种步枪的汉阳兵工厂在直系的势力范围,一旦直奉开战,奉系将再也得不到一枪一弹。这种结果,让已准备与直系动武的张作霖不寒而栗。所以,张作霖未雨绸缪,决定自己研制枪炮,造出比“汉阳造”更好的步枪。奉天原有个机器局,张作霖将其改名为奉天军械厂,任命日本留学回来的丁超为厂长,正式开始制造枪炮。

步枪有个最重要的部件——枪管,能制造枪管的钢材中国没有,得从国外进口。当时,国际社会对中国武器禁运,钢管也属于禁运物资。所以,张作霖动了个小心眼,让王永江拟了一个奉天城供水系统近期规划,与日本人谈判,从日本进口自来水钢管。日本人当然清楚张作霖的真正目的,便也装糊涂,趁机向张作霖索要辽南铁矿开发权。为了得到钢管,张作霖便与日本人签了开发辽南铁矿的合同,这就是萃升书院那张帖子的由来。

张作霖说,现在正是要紧的关口,咱们合同签了,钱付了,钢管已经在日本装船,很快就会运到奉天来。这个当口,咱们做啥事都得加小心,断不能刺激日本人,毁了我的大事。

张学良说,看样子,爸是肯定不会让谷瑞玉进家门了,是不是?

张作霖说,你要是娶个小日本婆子,我就同意。

张学良抬起头,冲着太阳狠狠地“呸”了一口,转身就走。

张作霖放声大笑。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