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二(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23:57

张学良参加了这次东北历史上涉及地域最广、动用兵力最多的剿匪战役。

此时,张学良在讲武堂还没有毕业,却已经当上了卫队旅的团长。入学三个月后,张作霖对张学良搞了一次突然袭击。原因是他听说张学良各个科目的考试都名列全校第一,他不相信,妈拉巴子的,见了鬼了,就他,能考第一?准是那些个马屁精教官捧臭脚,事先把考题透给了他。所以,张作霖把这事搞得很诡秘,连张作相都没告诉,让杨宇霆拟了一份考卷,带着就来到了讲武堂。他亲自担任张学良所在班的监考,就坐在张学良的身边,像看贼似的看着张学良。没想到,成绩一公布,张学良还是考了个全校第一。

张作霖无话可讲了,兑现了自己当初的诺言,给张学良任了个营长。下任命时,张作相自作主张把营长改成了团长。张作霖也没追究,只是说,你们就惯吧,等哪天发现他是个扶不起的秧子,你们吃后悔药都没地方吃去。

其实,张学良能考第一是因为对手太弱。他小时候读过私塾,进城后,又师从白永贞、金梁这样一些名家大儒。后来在基督教青年会,又学了数理化,这样的底子自是那些连字都不识的大兵所无法相比的。特别是,因与郭松龄的关系,他吃了不少小灶。只要有时间,他就去郭松龄家。在那充满火药味的作战室里,郭松龄尽其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张学良。所以,短短几个月的工夫,张学良的军事素养和军事技术水平突飞猛进,不要说是讲武堂,就是在整个的奉军中,已经没有多少人能超过他了。

张学良是主动要求参加剿匪的,写了封请战书,满纸的热血豪情。张作霖看了看,说,去磨炼磨炼也行,一会儿我给吴俊升打个电话,你就去他那里,没事帮你吴大爷看看地图,接接电话。张学良生气了,爸,我是认真的,我要参战,我要率领部队跟土匪面对面地交战。张作霖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张学良,问,你知道我为啥走道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张学良不懂张作霖为什么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张作霖拿过卫兵扛的长枪,把枪带挎在肩上,枪口朝前,像轿夫扶着轿杆。看见没,挎枪挎的,当年在辽西,不管是土匪还是保险队,都这么挎枪。你知道这样挎枪有啥好处?张学良故意说,看着挺威风,有点横行霸道的样子。张作霖又问,看见有人这样拿枪,你咋办?张学良说,过去我不知道,现在经您老一教诲,我知道了,这是土匪,只有土匪才这么挎枪。张作霖问,还有呢?张学良说,还有什么?不过就是个吊儿郎当的土匪,抓起来就是了。张作霖说,小子,你要是真这么想,你小命也就玩完了。张作霖说着,身子一转,没见手动,砰的一声,桌上的一个花瓶被打得粉碎。

张学良吓了一跳,暗想,老家伙厉害,声色不动,枪就响了。

张作霖说,土匪这么挎枪,子弹都是上膛的,想打,手一动,对面的人就完犊子了。你小子连这个都不懂,还想打土匪?张学良嘿嘿一笑,土匪哪有爸这两下子,再说了,咱们现在是大部队剿匪,几百上千人围上去打,管他怎么拿枪,不投降就打,哪个会吃这种暗亏。张作霖说,我给你讲这个,就是要你知道,土匪不是正规军,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所以,你得把讲武堂里学的东西用得活泛点,挖土用铁锹,起粪就得用粪叉子。这是你第一次带兵,又是头一次打仗,脑子得多转几个弯才行。张学良喜出望外,爸,你同意让我带兵剿匪了?张作霖说,我想让你上吴俊升司令部里当参谋,你不干,非要逞能自己干,那就干吧,干不好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张学良一个立正,我保证不会给爸爸丢脸!

张作霖把张学良领到地图前,说,这里有几个地方,你自己选一下:一个是佳木斯,有上千个土匪,城墙又高又厚,还有护城河;一个是一面坡,有四五百土匪;还有一个是吉林老山炮匪帮,就是杀了俄国督办的那伙人,有四五十。你想选哪一伙?张学良毫不犹豫,手一指佳木斯,就这儿,要干就干个大的。张作霖说,这样吧,你头一次打仗,能不能行,我心里没底,看看天意吧。张作霖撕了三个纸条,分别在上边写了几个字,说,抓阄吧,抓着哪个算哪个。

张作霖把纸条团起,在手里摇了摇,像扔色子一样扔在桌子上。张学良瞅准一个,抓起,打开一看,喜得手都颤抖了,大喊一声,佳木斯!

张作霖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老天宠着你,没办法,也只好这样了。儿子,你挑了块最硬的骨头,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张学良似乎想都没想,说,我想要郭松龄当我的参谋长,另外,我吴大爷的部队里有一个姓钱的排长,在讲武堂跟我是同桌,黑龙江人,把他也给我调来。

张作霖点点头,可以,你想带多少人马去?张学良说,一个团足矣。张作霖说,不行,土匪有一千多人,一个团哪行?这样吧,我把卫队旅给你,再给你调十挺重机枪,十门重炮,你小子好好给我干,一仗打出威风来!

其实,张学良不知道,自从决定剿匪,张作霖就想让儿子独当一面,在实战中历练历练。说什么给吴俊升看看地图,接接电话,就是想试探试探张学良。他希望张学良第一次出战就能打一个漂亮仗,所以,他玩了个小把戏,三个纸条上写的都是佳木斯。

张学良要带卫队旅出征,张作相趁机把兼任的旅长职务让给了张学良。张作霖本欲阻止,想了想,在委任书上添了代理二字,说,你小子连讲武堂都没念完,先代理着吧。打完这一仗回来,要是胜了,这事好研究;要是败了,你还是老实儿地给我回讲武堂坐板凳去吧。

此时,张学良还不满二十岁,在讲武堂一年,身子壮实了,脸晒黑了,一身将校级的军装,武装带一扎,盒子炮一挎,也是气概非凡。只是脸上看着还是有些青涩,下巴光光的,唇边的胡须也茸茸软软,怎么看也不像是身经百战、杀伐决断的旅长。卫队旅下辖三个团,一团长祁老号,二团长郭松龄(兼旅参谋长),三团长邱宗浚,都已是奔四十岁的年龄,一个个虎威虎势,老成持重,看着就让人想起沧海桑田、霜重色浓之类的词。张学良与他们在一起,就像老树杈上的一条嫩枝,越发显得皮青杆绿。

张学良对自己第一次在全旅士兵面前亮相心里没底,便带了于凤至来到城北的昭陵,练一练讲话和喊口令。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