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一(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一(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23:12

张作霖深知自家的队伍中有人通匪,二十七师也好,二十八师也好,都是土匪武装的底子,一明一暗,狗打连环。有的哥哥当兵,弟弟当土匪;有的老子是军中的营长,儿子是匪伙中的老大。而且,哪个绺子有俄国人的背景,哪伙土匪是日本人豢养的,张作霖都一清二楚。所以,张作霖打出演习的旗号,就是想出其不意地灭了这些心头大患,让俄国人、日本人有苦说不出。

张作霖有个习惯,凡行动之前,必拜关公关老爷。这一点跟东北的土匪有些相似,土匪崇尚关公的勇和义,匪巢里都立有关羽的铜像或牌位。出去砸窑、新人入伙,都要焚香叩拜。上次老萨满给于凤至治病,临走前提醒张作霖,宅子里阴气重,盖个家庙镇一下。老萨满虽然没治好于凤至的病,但这话却让张作霖上了心。随后,张作霖在后花园的东北角起了一个家庙,庙里不供佛也不供菩萨,供的是武圣关公,所以又叫关帝庙。

出兵那天,张作霖率东三省所有的文武大员齐聚帅府关帝庙前。张作霖一身新做的军礼服,跪在高大威武的关帝像前,两旁是从慈恩寺请来的和尚。和尚们敲着木鱼,击打着铜磬,念的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佛告诉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

几个夫人都在寿夫人住的小楼二楼后窗前看热闹,听和尚念经,许澍旸笑了,咱家这老头子可真有意思,要去杀人了,请和尚来叨咕佛的教诲,敢不成佛会教咱们怎么去杀人吗?卢寿萱说,出去打仗总是要死人的,这是请和尚在超度亡灵,你没看和尚们都是一脸庄重,也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吗。许澍旸说,萧不萧寒不寒的我倒没看出来,只是瞅着有点滑稽。

夫人们正在议论间,张作霖已完成了祷告,站起身,冲远处一挥手,带上来!

祁老号推揉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来到关帝庙前。此人是二十七师骑兵团团长,外号周大铲子,当年在八角台干保险队时,他就是张作霖的得力干将。这个人打仗勇猛,敢玩命,枪法超群,马上本领高超。就是有两个改不了的毛病:爱财,爱色。本来已当上了团长,在地面上威风得不可一世,却时常派亲兵出去,冒充土匪劫财劫色。吴妈的丈夫就是被他手下人绑了,钱到手又撕了票。周大铲子只要绑票必撕票,有时甚至连送钱来的人都杀死,就为的是不留活口。张作霖得知吴妈是常则春的儿媳后,立刻就想到周大铲子,营口高坎一带正是周大铲子的驻地。

张作霖派几个士兵,充作南方来的客商,赶着一挂马车,拉着满车的毛皮,从周大铲子的驻地旁经过。周大铲子果然上了钩,派人扮成土匪,把一车毛皮都抢了。马车刚赶进周大铲子的营地,张作霖的“奉天一号”也到了。

周大铲子是要用来祭旗的,这招法,是张作霖在朝鲜学的。甲午战争期间,张作霖参加了宋庆的“毅军”,赴朝对日作战。宋庆抓了日本俘虏先不杀,等下一次战事开始前,再杀了祭旗。

祭旗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能用枪,得用刀砍。当人头被砍下的一瞬间,腔子里的血冲天而起,激射如箭,灿若红花,人的血性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所以,祭旗与其说是祈求上天保佑,倒不如说是激发斗志更为准确。

既是出兵剿匪,用周大铲子来祭旗再合适不过了。周大铲子可说是张作霖的患难伙伴,跟随张作霖鞍前马后将近二十年,立下战功无数。张作霖就是要用周大铲子的命告诉所有人,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好虐,上天难欺,谁再敢吃着老百姓的饭,去祸害老百姓,就是我的亲爹我也饶不过他!

周大铲子跪在关帝庙前的空地上,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既不讨饶,也不畏惧,只是对祁老号说,兄弟,手法利索点儿。

卢寿萱、许澍旸和王雅君没有想到张作霖竟在自己家院子里杀人,一个个不知所措。静默片刻,王雅君喊了一声,别在这里,吓着孩子!

话音没落,祁老号已经手起刀落,夫人们一声惊叫,全都捂上了眼睛。

从大帅府建成,到“九一八”事变张家人仓皇离家,大帅府院内一共杀死过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这周大铲子,另两个是当时在现场的杨宇霆、常荫槐。杀周大铲子的是老子张作霖,杀杨、常的是儿子张学良。

张作霖亲自把周大铲子的人头带到常则春的坟前,上了一炷香,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说,恩人,你可以闭上眼睛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的孙子抚养成人,让他长大了为常家争气,为您老争气。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