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一(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一(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22:58

有关东北土匪的文字史料,最早见于黑龙江的地方志。说北宋末年,金兵入侵中原,攻破北宋都城,将徽、钦二帝掠往东北。宋朝一个姓唐的将军,率领十几个亲兵,追随囚车北下,欲救二帝。无奈金兵看守严密,无机下手。唐姓将军便带着这十几个部众,抢掠了依兰、宾州附近的几个村庄,带着粮食、耕牛和女人来到一处山林隐居下来。后来,徽钦二帝死去,这些北宋人不愿再回关内,便在黑龙江一面坡定居,靠打家劫舍为生。

东北的土匪何时泛滥成灾,史书中却没有准确记载。老百姓印象中,好像这事跟俄国人有关。1900年,俄国政府以保护侨民为借口,出兵东北,清朝督府衙门各级官员望风而逃,把偌大的东北撂成了一个无人管辖的地界。土匪就像五黄六月天的蝗虫一样,得天时地利,眨眼间就铺展成灾。冯德麟、张作霖、汤二虎的匪史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其实,造成东北匪患遍地的真正罪魁并不是俄国人,而是早就对中国东北怀有野心的日本人。乘着东北乱成一锅粥的当口,一万多个日本现役军人脱下军装,扮成朝鲜人,三五十人一伙,越境进入白山黑水,占山为王。一方面打家劫舍,把东北这锅粥搅得越发乱;另一方面,拉拢地面上的中国土匪,为日后占领东北积蓄力量。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就是在这个时候潜入东北的,专门从事培植、豢养中国政治土匪的任务,因此得一外号“土匪源”。

1920年春节,张学良奉张作霖之命,北上给吉林督军鲍贵卿拜年。张学良到吉林时,正是大年初一,鲍贵卿却不在家。大姐张冠英说,孩子他爷爷三十晚上就走了,年夜饭也没吃。铁路那边出事了,有一伙土匪把中东路的一个俄国人督办给抓了,索要二百万大洋。俄国人不给,土匪就把那个俄国督办给“看天”了。张学良没听明白,看天?什么意思?张冠英说,“看天”是土匪用的最残忍的刑罚,就是找一棵碗口粗的树,弯下来,把树梢削得尖尖的,然后,把那树梢插到人的屁眼里,一松手,树就带着人上天了。那个俄国人就是这么死的,血顺着树干流下来,把地上的雪都融化了。张学良听了,目瞪口呆,这帮土匪简直就是一群恶魔,你公爹为什么不派兵剿了他们?张冠英说,这些土匪城里都有根儿,有的是日本人给撑腰,有的是咱们的人。这边没等出兵,那边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鲍贵卿回来时已是大年初二,满身疲惫,哈欠连连。正好张冠英要回家给张作霖拜年,鲍贵卿顾不上休息,便与张学良、张冠英一起来到奉天。

鲍贵卿向张作霖汇报了吉林的匪情,最后说,亲家,土匪不治不行了,听说黑龙江那边的土匪把佳木斯都给占了。土匪的头目都当上了市长、副市长,还任命匪窝里的账房先生当税捐局长,定了一百多个税捐,娶媳妇得上税,嫁女儿也得上税,连上街里的厕所拉屎撒尿都得上税了。

张作霖的前半生,当过土匪,打过土匪,对东北的匪情一清二楚。只是近几年忙于收拢地方,分不开身去对付房前屋后这些小猫小狗。现在,三省大权在握,军队实力大增,而且,北京城头王旗频换,引逗得张作霖有了欲望,也想进关蹚蹚浑水。这样,治理匪患、安定后方就成了当务之急。即使没有小葫芦籽陈情、常则春的儿子和俄国督办被杀这些事,张作霖也准备对土匪用兵了。

张作霖对鲍贵卿说,你来得正好,孙烈臣也从黑龙江回来了,咱们马上开个会,定个章程,把这些无法无天的虾皮蟹盖一勺都给烩了!

张作霖给这次围剿土匪行动起了个名——“大烟炮战役”。东北人管暴风雪叫“大烟炮”,“大烟炮”一起,横扫千里,遮天蔽地。张作霖亲自担任前敌总指挥,任命杨宇霆为参谋长,制订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什么步炮协同、分割穿插、爆破攻坚、后勤保障等等,都搞得如同一场正规的战役。

张作霖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清剿土匪,二是搞一次实战演习。自从1911年年底进入奉天城,张作霖的部队已经七八年没有打仗了。随着部队扩编,当年在漠北拼杀的弟兄们,最次的也已经当上了营长。现在军里的中下级军官没有一个人经历过真正的战事,士兵更不用说了,有的连实弹射击都没有参加过。杨宇霆主抓训练时,曾讲过这样一件事,在一百米以外立一木杆,杆上挂一个陶制的尿罐子,如人头般大。调一个连的士兵,每人三发子弹,逐个射击,一百多人三百多发子弹都打完了,尿罐子还是完好无损。所以,张作霖想通过这次剿匪,让部队得到一次战火的历练。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